第一百零二章 到底/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看了金大发一眼心里不禁有些无语,金大发每次都说要减肥,但是每次回去后都要大吃大喝,属于那种典型的嘴炮党。

想到这我摇了摇头,不打算再去管他,将目光放向第二层的石厅我发现,第二层的塔厅依旧空无一物,只有一些壁画雕刻在四面墙壁上。等我逛了一圈后发现这依旧是记录所发转世的生平。

金大发逛了一圈后,也挠头不解道:“袁继威,这里真的是个墓吗?怎么什么都没呀?”

袁继威这时也有点不确定了,他犹豫了半饷,说道:“现在说这些还为时过早,我们到下面再看看吧。”

接下来我们一直走到了第五层,才发现了些许不一样,因为第五层塔厅除了四面的壁画外,还有两具干尸,这两具干尸身穿皮甲,手里拿着一支长矛和一张盾牌站在一个铁座的上面,看起来阴森又可怖。不仅如此,第五层通往第六层的楼梯也被一些碎石给封住了,一时间我们都有些束手无策。

江夏走到楼梯口的旁边看向左右的那两具干尸,说道:“这两具尸骸应该是殉葬在此的,而且看这架势应该是守护楼梯口的卫兵。”

金大发点了点头,随后他蹲在一具干尸的面前打量了片刻后,回头说道:“你们看,这铁座上面有两根利刺。刺穿了这两具尸体的脚底板,让其死后能够固定起来。”

说着他把手伸到了干尸的胸前,把尸体穿着的盔甲解开后,指了指肚子说道:“这里是地下,所以气温不算很高,为了防腐他们把这人的内脏全都扒了出来,再加上一些药物的处理,就能千年不腐了。”

听到我不禁皱起了眉头,说道:“这些人也太残忍了吧,殉葬就殉葬,何必还要亵渎亡者的尸体呢?”

话刚一说完袁继威就摇了摇头,解释道:“这不是强迫的,西域人最惧怕的一是大漠,二是天上的神灵,三是亡者的幽魂,这几个人应该全都是自愿殉葬的狂信徒。”

“自愿?这些人也真够疯狂的。”江思越咂了咂嘴。说道。

“不”,听到江思越的话,袁继威摇了摇头,说道:“疯狂的不是这些人,是信仰。”

江思越耸了耸肩没有再说什么,倒是墨兰踩了踩面前楼梯口的碎石,说道:“现在不是讨论这些的时候,我们赶紧把这些碎石给搬开吧!”

接着我们开始清理楼梯口处的碎石,在搬运的过程中,我总是有意无意的看着门口处的两具尸骸,在它们空洞的眼眶下,我总感觉它们在默默的注视着我们,盯着久了,甚至连它们面部的表情在我眼里都像是带着诡异意味的笑容了。

这个感觉让我吓了一跳,连忙让自己不要多想,之后我一直搬着石头。再也不敢看那两具尸骸了,清理了将近一个小时,这个楼梯口才被我们七个人给清理出了一条通道。

等我们走到第六层的时候,石厅的中间有一个石台,上面放着一个木盒子,除此之外就别无它物了。

看到有东西,金大发那双眼睛瞬间迸发出一阵精光,随后连滚带爬的扑了过去,但是当他看清楚盒子内的东西后,突然大失所望的唾了一口,然后骂道:“什么jb玩意,欺骗老子感情。”

我好奇的凑上前瞄了一眼。发现盒子里面装着的是两只虫子,这两只虫子犹如天牛一般,躺在盒子里一动不动,我刚想伸手去摸一下。就被墨兰拍了一下。

“来历不明的东西不要碰!怎么连你也跟金大发一样变得毛毛糙糙的了?”墨兰不满的看了我一眼。

我揉了揉鼻子,和金大发对视一眼后苦笑不已。

“不过……这到底是什么呀?”江思越看了半饷后说道,众人你看我,我看你一时间也分辨不清。

“不对”袁继威指了指石台,说道:“你们看,这上面刻的有字。”

我连忙用手电灯光照了照,才发现石台的表面确实刻着两行字,只是上面的字扭扭曲曲的犹如蛇爬一样。根本就让人看不懂。

“袁继威,你能看懂吗?”金大发抬头看向袁继威,说道。

袁继威摇了摇头,叹道:“不认识。西域古国因为文化繁多,所以文字也有很多种,这上面的文字我也看不懂,可能只有请教专家后才能得知了。”

南宫小可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随后她从包里掏出一台相机,拍了两张后,她才说道:“回去之后我找人看一看,如果到时候知道其含义了。我再告诉你们。”

到最后这两只不知名的虫子我们还是没敢带走,本着谨慎的原则,我们拍了几张照后,就继续向下面走去,但是刚到第七层,当灯光照耀到大厅里的时候,我们忍不住被惊的浑身一僵。

因为面前的塔厅里,站着一支军队,它们右手持长矛横在胸前,左手拿着一张盾牌做防护状,只有那头盔下早已干瘪犹如木柴的脸,才显示出它们已经没有了生命。但是即便如此,这场景也非常震撼,就好比有一支亡灵军队在向我们准备冲锋一般。

“艹……”金大发涨红着脸,半饷才闷声道:“好大的一个下马威呀。”

墨兰撇了他一眼后。走到其中的一具干尸面前看了两眼,才神色一松的说道:“没有尸变的痕迹,应该是安全的。”

江思越听到安全,这才缓了口气,说道:“这个手笔有点大,西域古国因为地域环境的原因,所以人口比较少,那些古国一般都只有数百带甲之士。即便是那些强大点的国家,也不过数千士兵而已,这里一下子殉葬了上百具尸体,也着实有些可惜。”

江夏闻言笑了笑。看向江思越后,问道:“中世纪欧洲国王们以能亲吻教皇的脚引以为荣,但是教皇的兵力比那些国王强大吗?要知道,在以前还是神权凌驾于人权之上的。”

江思越干笑两声,随后没敢再说话。

过了一会儿。金大发拎着背包走进了尸群中,说道:“我们走吧,赶紧去下面看看,如果什么都没有的话就赶紧离开这鬼地方吧,万一这塔塌了,我们全都得被活埋。”

我咽了口水,随后硬着头皮走了进去,虽然想要强迫自己不去看,但是周围两侧全都面色狰狞可怖的干尸,你不知道它们什么时候就会突然‘复活’过来,然后用手里的长矛将你刺个稀巴烂。

当安全走到楼梯口后,我才松了一口气,回头看着身后心里庆幸不已,我擦了擦头上的冷汗,随后走进了第八层,但是当进去之后,我发现这个塔居然到底了。

面前的石厅和上面的七层不同,因为这里的墙壁上没有壁画,而塔厅中则孤零零的放着个石棺,除此之外什么殉葬品呀都是连个影子都没。

金大发看到这一幕把背包往地上一扔,随后坐在地上叹道:“你们去弄吧,我感觉身心俱疲了,自从西丘之后进的几个墓,规格是挺大,特么一个比一个穷,这吃力不讨好的事我已经干累了。”

然而他话刚说完,就抱着屁股猛地坐了起来,墨兰收回脚在后面冷冷的看着他,说道:“别废话,等下开棺还得你来。”

金大发揉了揉屁股,一脸委屈的说道:“有好处没我的份,有体力活就想起我了,那次翘棺材不是我出力?墨兰姐你还踢我。”

江思越藐视的看了金大发一眼,不屑道:“吃的一身肥肉,不让你干让谁干,让老黑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