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所发回来了/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金大发脸色瞬间红了起来,随后他看向江思越,骂道:“去你大爷的,等下你和我一起开棺,别想自己跑!”

随后我们确定石厅没别的东西了之后,金大发才从背包里掏出两根撬棍,随后一脸不开心的递给了江思越一根,两人接着把撬棍插在石棺里,随着一声喊后,金大发和江思越猛地一使劲,随着一声轰响声,石棺材板被掀翻在地。随后从里面冲出一股酸霉气,气味臭的让人闻一点就有股头脑发昏的感觉了。

金大发和江思越捂着鼻子冲出来后,就蹲在地上吐了起来,半饷。金大发吐的眼泪都出来了,说道:“呸,这什么玩意,臭的老子肠子都要翻出来了。”

“呕……”江思越蹲在地上摆了摆手。说道:“化粪池封一个月都没这样的味道。”

我们怕这棺中的空气密封太久有毒性,所以就退到七楼等了会,然后才拿出几块毛巾倒了点水,捂着鼻子后才敢进去。

等我们凑到棺旁的时候,才发现棺中居然没有尸体,只有一个泥塑的南无所发神像摆在了里面,就是这样一个东西,居然散发出了一股浓烈的剧臭。

江思越看了半天后惊异不定的说道:“这是什么?一个泥像?那刚刚的臭味是哪来的?所发的尸体呢!我们被逗了?”

江夏没有说话,凝神看了半饷后,他突然从身后抽出莫邪然后猛地向这尊泥像砸了过去,我们都被他的举动惊呆了,但是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随着泥像外衣的破碎,从里面居然露出了一具尸骸!可能在神像里封闭了太久,所以这具尸骸历经百年都还在散发出一股臭味,熏的让人有点作呕。

看到这副场景金大发张着嘴,有些不敢置信道:“这,这不会就是所发吧?为什么那些信徒要在她死后把她用泥塑起来呀!”

“应该是”袁继威指了指这具女性尸骸说道:“你们看看她的嘴。”

听他这样说我忍着臭气凑上前去看了看,发现这具所发的嘴唇居然好似被针线缝合了一样,而且不仅如此,这所发的脚也被砍掉了,看起来有些可怖。

“这所发传说中不会说话,也不会走路的原因难道不会是因为这个吧……”江思越指着断脚一脸无语的说道。

“有可能……”墨兰点了点头,说道:“我之前就一直对所谓的转世圣女法感到怀疑。如今一看说不定那所发身后站着某些幕后黑手,然后用所发的信仰来控制信徒。”

“那为什么要把她的腿砍掉呢?”金大发挠了挠头,问道。

墨兰笑了笑,解释道:“毕竟,你想要一个小女孩不走路不说话的最保险的办法就是砍掉她的脚,缝住她的口,不是吗?”

我一脸黑线的看了墨兰一眼,没想到这么渗人的话语从她嘴里居然还能如此轻描淡写的说出来。

“当然了……”墨兰顿了顿,说道:“这只是一个推测,算不得真的,事情的真相还要看以后的发现。”

我点了点头,随后想要看看棺材里还有没有其他东西,但是随后我发现,这所发的头底下还枕着一个陶枕。

“大发,这所发头底下好像枕着一个东西呀,你要不要来看看?”我看向金大发。说道。

话音刚落,刚刚躺在地上还一副死气沉沉的金大发瞬间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跳了起来,随后犹如嗅觉免疫了一般,飞扑到棺旁,然后就把所发头底下的瓷枕给抽了出来。

细细的用毛巾擦了一遍后,金大发瞄了一眼后抑制不住脸上的笑容,说道:“哈哈,这次没白跑!这陶枕的款式连我都没见过,拿出去绝对天价呀!上面还有字呢!哈哈!”

“有字?!”

“有字?!”

金大发笑容都还没收敛起来,墨兰和江夏就同时发出一声惊呼,随后金大发手上的陶枕就立马被抢走了,只留下一脸呆泄的金大发。

“墨兰姐!!!你这是干嘛!”金大发看着墨兰委屈的都快哭了。

墨兰瞪了金大发一眼后。没好气的说道:“别闹!我们这是办正事呢。”

说着她看了一眼陶枕,但是发现看不懂上面的字后眉头不由一皱,然后把陶枕递给了袁继威,问道:“你能看懂上面的字吗?”

袁继威一脸心虚的接过看了一眼。随后才眉头舒展的看了起来,半饷后,他抬起头说道:“这是龟兹语,我确实研究后。这上面的意思是这棺中是巫显国第32代国王,也是第32代南无所发菩萨,这上面说,这第32代南无所发临死前的预言是……所发回来了。”

“什么?”我下意识的问道,因为我有些搞不懂这个南无所发的预言是什么意思了,所发回来了?那不就指的是她自己吗。

袁继威挠了挠头,也有些疑惑的说道:“我也听不懂这话是什么意思,不过上面确实是这样写的。”

“我感觉完全就是屁话”金大发骂了一声。说道:“意思很明显呀,就是说自己死后,下一代所发也要出现了。”

听完我不禁有些无语的看着金大发,在人家苦主的面前说别人的预言是屁话,估计他也是第一个了。

看着众人鄙视的目光,金大发揉着鼻子咳了两声,说道:“我这人说话糙,但是我理不糙呀。你们自己评评理,这话到底有什么意义?”

江夏低头想了片刻后,抬起头说道:“现在想这些没有什么作用,到了巫显国我们发现的会更多。如果没有其他东西的话,我们就上去吧。”

随后我们收拾东西后,刚准备转身离开,突然感觉脚下猛地一抖,随后整个塔身都微微颤动了起来,金大发面色一变,说道:“怎么回事?”

话音刚落,上面突然传来一声沉闷的轰隆声,犹如闷雷一般,金大发的脸色突然变得非常难看,他大骂道:“艹他大爷!上面有人用炸药想坑杀我们!快跑!”

说着他就连忙拎着包跑了出去,我们不敢停留,也纷纷撒腿就跑,但是这时又是一声炸药的轰响,这次头顶的天花板已经开始龟裂,并且有些摇摇欲坠。经过千百年的时光,这古塔的结构本身就有些不稳了,这时再被炸药摧毁了上层建筑后,整座古塔都已经开始坍塌了。

当我们跑到第七层的时候。那个古尸方阵都已经倒塌了一地,上面不时有碎裂的天花板掉落下来,在几次险象环生之后,整座古塔开始缓缓下沉,仿佛地下有个溶洞空间一样,见到此情此景我都有些绝望了,因为我们此时才走到第三层,按照这样的速度下去我们一个都跑不掉。

就在情况万分危机的时候,江夏猛地回头冲江思越吼道:“思越,一起用那招,不然我们跑不出去!”

江思越点了点头,随后他和江夏猛地停住脚步,随后竟然拿出一把匕首,狠狠的往自己的腹中捅了一刀,鲜血瞬间染红了他们的衣物,但是他们没有在意这个。过了会,那原本汹涌不住的鲜血突然诡异的停住流淌,随后江思越和江夏两个人眼睛犹如充血了一样,遍布血丝不说还红的吓人,尤其是那一头黑发,居然微微翘起竖立了起来。

做完这一切后,江夏呼了一口气,然后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冲了过来,一把抱住我和南宫小可,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向上跑去,速度之快比他不背着我们的速度还要快上个一倍!

这特么到底是人是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