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脱困/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短短的时间里,江夏就把我和南宫小可背到了第二层,随后他把我们放到一个墙角里,就去下面营救其他人了,等到江思越和江夏把所有人都带来后,江夏对着我们说道:“我们先在这里待一会,上面的人不会善罢甘休的,等他们走后,我们再出去。”

他话刚一说完,第一层塔顶又传来一声轰响,这次我们因为靠近第一层太近,所以产生的响动让我耳鼓发鸣。加上前面已经发生过两次爆炸,所以第一层的塔顶直接坍塌了下来,不过因为我们缩在墙角,所以落石并没有砸到我们。

但是剧烈的爆炸让整座塔缓缓下沉。过了会,上面的人不知道是炸药用光了,还是什么原因,并没有再继续炸塔。就在我以为他们是不是放弃了的时候,上面突然传来一阵炒豆子的枪声,看来上面的人并不甘心,不过等他们一梭子弹扫完后,上面彻底陷入了寂静。

这时我才松了口气,心里不由暗自庆幸听了江夏的话,不然恐怕即便我们能出塔,也会被上面的人乱枪打死。

“你们……没事吧?”黑暗中传来了金大发的询问。

“没事……”

“没事……”

“我也没……”

…………

等到所有人都确定自己没有受伤后,前面的碎石突然猛地被搬开,随着一阵响动后,一阵阳光洒了进来,然后我就看到江思越和江夏竟然徒手搬开一块块石头,从废墟中打通了一条通道。

我咽了口水,冲着他俩说道:“江夏……你们,你们究竟是人是鬼呀?”

江夏回头看了我一眼,轻笑道:“这就是第三十九种秘技,只有江家嫡系才有可能习会,具体的出去后我再和你们解释。”

我点了点头,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下去,钻出通道后,只见原本露出地面半截的塔墓,此刻已经凹进地下四五米,看着脚下的一片废墟我心中有一丝庆幸。

等所有人都出来后,金大发从背包里掏出一捆绳子。在绳头绑了一个铁钩子后,向上面一抛,随后紧了紧绳子,确定牢固之后才一个人轻轻的爬了上去。

我们手里拿着抢,预防之前的那批人重返,但是金大发出去后向我们摆了摆手,示意上面安全,我们不由自主的同时松了一口气,毕竟如果真要火拼起来,即便能拼掉对方,但我们这里还能剩下几个人就不好说了。

等我爬出去的时候,刚好看到金大发此刻正蹲在一行车轮胎印的旁边,我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问道:“怎么样?有什么发现吗?”

金大发点了点头,随后沉声说道:“这轮胎是民用悍马的,所以肯定是刘东。或者是谭海那边的人,趁着我们下去想要来个落井下石,这群鳖孙,等我回去以后非把他们扔到洛河喂王八。”

看到金大发狰狞的面庞,我拍了拍他的肩膀没有再说什么,但是随后我发现,之前来的那一批人并没有杀死我们的骆驼,甚至连上面的物资都没有动,这样我心里有些疑惑,如果真要杀我们,那么应该不会留下骆驼和物资才对的呀。

“呵呵,那群鳖孙贼特么阴。恐怕他们没想到江夏在我们这里,而且也不知道江思越学会了第三十九种秘技,所以以为我们死定了,于是他们也就没必要杀我们的骆驼了。这样反而是画蛇添足,可惜这次他们想错了。”金大发冷笑一声,说道。

“对了……”我看向金大发,疑惑的问道:“刚刚江思越和江夏他俩究竟怎么了?怎么感觉体能仿佛直接提升了一两倍。”

金大发笑了笑。随后解释道:“传说江家的血脉有些不一样,我之所以说第三十九种秘技很难学习的原因就是,外人没有江家的那种血脉,只有血脉越纯净,才越有可能学会第三十九种秘技,一旦开启第三十九种秘技,使用者的体能就会窜升好几倍,你可以理解成肾上腺素急速喷发所挖掘出的人体潜力。但是这样做的后果就是开启时间越长,威力也就越大,同样的,后遗症也会越大,传说等你用到力竭而亡前,即便是吕布你也可以和他较量较量了,不信你看,他俩此刻恐怕连站起来都难了。”

我朝着江夏他们所在的位置看了一眼后发现。江夏此刻还好,只是坐在地上有些气喘吁吁,而江思越就有些不堪了,整个人躺在沙地里似乎连手指头都动不了一下了。

“这江思越……简直就是被他哥哥碾压呀。”看着江夏我有些咂舌。

金大发笑了笑。然后似有所指的说道:“江思越的潜力还没有完全爆发,看着吧,他绝对是江家历代以来最强的嫡系。”

我诧异的看了金大发一眼,不知道他这番话有何根据,但是随后我又收回了目光,毕竟太过打听别人的秘密也着实不好。

过了会,等江思越能爬起来的时候,天色都已经黑了下去,但是为了以防万一,我们还是赶着骆驼走了一段距离,然后才敢扎营。

睡了一夜后我的精神很饱满,出门时发现连江夏都已经差不多恢复过来了,即便是江思越也不过就有些脸色发白而已,见没有什么大碍,袁继威继续领着骆驼,向前面仿佛永无止境一般的戈壁滩走去。

我们一直到第二天的下午。才算走出了三陇雅丹区域,穿过雅丹魔鬼城,面前依旧是黄沙遍地的戈壁滩,金大发带着眼睛骑在骆驼上。从腰里拿出水壶喝了一口后,才指着前方笑道:“这里就是澎加木当年失踪的地方,他的遗体据说到现在还没找到,我们小心点吧,不要快到地方又阴沟里翻船了。”

我点了点头,坦白的说,阿其克谷地雅丹地貌虽然有雅丹两个字,但是见识过魔鬼城那里的雅丹群后,再看阿其克谷地的雅丹就有些索然无味了,这里跟敦煌那边的戈壁滩最大的不同是,敦煌那边的戈壁滩虽然叫戈壁滩,但是还是有些灌木岩石的,但是来到了阿其克谷地,这里更多的是黄沙连天的景象,踩着松软的沙地,看着前方一片灰黄的景色心里很容易就会压抑。这里说是寸草不生都实在不为过,偶尔路边甚至还能看到一些骆驼的碎骨,天边的大风卷起一阵沙尘会驰向远处,更为这片大地染上了一丝荒凉。

金大发走着走着,就唾了一口嘴里骂道:“奶奶的,说句话都一嘴的沙子,怎么吐都吐不干净。”

袁继威听到后在前面笑了笑,用纱巾捂着嘴含糊不清的说道:“这里没有遮拦,所以风很大,你要是想说话要么用纱巾遮住嘴,要么就准备吃沙子,你不要吐,因为你一开口就有沙子进去,是吐不干净的,还是慢慢咽下去吧。”

看着金大发一脸吃瘪的样子我不禁有些想笑的冲动,想要调戏调戏他,但是一想到袁继威的话我还是果断的选择了闭嘴。

在茫茫隔壁中走着走着,就在我都想闭着眼睛撑过一天的时候,面前的沙漠突然出现了几个黑点!

金大发半站起身来看了看,随后说道:“那是什么?是不是有人来了?”

袁继威眯了眯眼睛,随后缓缓的摇了摇头,说道:“那几辆车停在了原地,不知道在干什么……”

金大发闻言回过头看向了墨兰,问道:“墨兰姐,要不要过去看一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