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唐果/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墨兰犹豫了下,随后点了点头,说道:“行,不过要小心点,这个时间出现在罗布泊的人,大部分都是冲着巫显国去的。”

金大发点了点头,随后示意我们掏出枪靠过去,但是随着我们渐渐靠近。那支车队依旧是静悄悄的,仿佛里面根本没有人一样,但是慢慢的我发现情况有些不对劲,因为在一辆悍马的车窗内,竟然沾染了许多喷洒状的血迹,这让我隐隐感觉里面的人恐怕已经凶多吉少了。

这时,金大发停住了脚步,随后他从地上捡起一颗石子,然后扔到面前一辆悍马的车窗上,我们端着枪小心警戒着,但是过了会,里面依旧是静悄悄的。

金大发站起身来,小心翼翼的走到车边往里面看了一眼,随后他面色变得相当古怪。

“过来吧,这些人都死了。”

听到金大发的话,我走过去看了一眼后胃里一阵翻涌差点没吐出来。因为车厢里面已经沦为了地狱浮屠一般的景象,车厢里有两个人,这俩人一个躺在后面的座椅上,从身下流出许多鲜血染红了整个座椅,还有一个人趴在驾驶座的方向盘上,肠子露出半截悬挂在半空中,即便有玻璃隔绝,我还是能隐隐闻到那股血腥味。

金大发皱了皱眉头,随后好似全然不在意的拉开了车门,车门一打开,从里面传出一股闷腥的味道,我刚刚还在苦苦压抑自己,现在终于还是没忍住,蹲在地上吐了起来。

等我站起身来的时候,扭头看到金大发正俯身在主驾驶座的尸体面前,过了会,他抬起头对我说道:“伤口很齐整,不是枪械导致的,而且看这咬合力度,也不是沙狼之类的肉食动物……”

说着他看向悍马顶部的几个行李包。拿下来一看,里面大多都是水和干粮,但是当翻到其中一个黑包,看到枪械还有黑驴蹄子之类用在斗中的物件后,金大发脸色猛地一黑,随后突然神经质的笑了笑,说道:“嘿嘿,有意思,这些人要么是刘东谭海手下的人,要么是沈阳福建的几个老不死的,不过无论是谁,他们死了我们就少了一个竞争对手,不过……到底是怎么死的我们还是需要查查的。”

说着他把门猛地一关,随后指了指前面,说道:“你们看,那里有几个帐篷。但是没收起来,看来应该是昨天夜里受到了袭击,我们过去看看?寻找一些线索?”

旁边的江夏思考了一下,随后就同意了,接着我们向那几个帐篷走去,刚稍微一靠近,我就闻到了一股腐臭的味道,因为大漠气温炎热。所以一块肉在太阳底下晒个把小时,就会散发出一股臭味。

当走到营地中间时,不出意外的,我们看到了几具尸体,这几具尸体浑身散发出一股腐臭味就不说了,而且身上还遍布伤口看起来有些触目惊心,金大发蹲在一具尸体的面前,然后伸手把他的脖子掰了过来,随后指了指他的脖子说道:“你们看到这个伤口了吗?是不是和我们死掉的那匹骆驼一模一样?”

我凝神看了一眼,发现这人的脖子确实有一道咬痕,让人看一眼就不由自主的联想到台湾鬼片中的僵尸。

金大发说着看了看伤口处的皮肉,又拿起尸体的手看了一眼指甲的颜色。说道:“这尸体没有尸变的痕迹,看来应该是那天晚上的鬼东西了。”

江思越听了眉头不由一皱,随后疑惑道:“这鬼东西有点阴魂不散呀,从敦煌一直追我们来到了阿其克谷地,这特么多大仇多大怨呀。”

金大发从兜里掏出一根烟,随后看向远方叹了一口气,说道:“走吧,它估计还在这一片呢,这鬼东西夜间出没很是棘手,能不得罪就不得罪吧。”

说着他弹了一下烟灰,调头往回走了。在骆驼上,江思越好似想到了什么。回头冲我们喊道:“以后夜里最好能用刀防身的就用刀,我估计刚刚那一批人之所以会全军覆没,就是太过依靠热兵器了,晚上天黑。它行动速度太快,所以很难捕捉到它的行动轨迹,这才会被逐个击破,我们不能犯这样的错误。”

我情不自禁的点了点头。那天夜里如果不是我瞎猫撞到死耗子打中了它,估计后面真的小命难保,因为那玩意的速度太快了,一转眼的功夫就跑的没影了,一般人根本反应不过来。

不过我突然回想起了一件事,那就是无论是金大发,还是江夏墨兰的刀技,都算出类拔萃。也只有我的刀技只能算是入门级,想着想着,我苦笑一声,这算是抱大腿吗?

因为有充足的食物和水。加上文飞送来的这一批骆驼是比赛专用的,所以我们的前进速度并不慢,随着越来越靠近库母塔格沙漠,一路上沿途的风沙也越来越大,有的地方甚至已经垒起了一个个小沙丘。

这时经过十几天的行程,由于不能刮胡子和洗脸,所以我的脸上已经长满了刺人的胡茬,而且脸上的皮肤异常干燥连皮肤都晒黑了许多。

不过我最担心的还是墨兰。经过十几天的风吹日晒,墨兰整个人变憔悴了许多,原本雪白的皮肤也已经变成了小麦色。听着耳边的驼铃,看着碧蓝的天空。我忽然无比想找个地方好好的睡一觉。

“诶!你们看!那里有人!”

就在这时,前面的袁继威忽然指着前方说道,我精神一振,连忙冲着那里看去。发现远处果然有辆吉普车,车前还有一个人影,在冲着我们挥手。

金大发眯着眼睛看了半饷,才有些惊讶的说道:“那……那好像是个小姑娘!”

我闻言差点咬掉舌头。我们一行人来到这里不说历经九九八十一难那么夸张,但也是饱经考验的了,可是为什么有个小女孩能一个人来到这里?!运气吗?!我不由怀疑起了人生。

我们还没走近,那个女孩就飞扑到我的身边。然后一把抢过我的水壶,咕噜咕噜竟然喝了个精光,随后她放下水壶,冲我感激的笑了笑。

我面色怪异的看了看她,只见这个小女孩看模样不过十七八岁,长的也非常可爱俊俏,只是我有些不明白,看她应该还是在高中读书的年纪,为什么放下学业跑到了这么危险的地方。

想了想,我冲她笑了一下,问道:“你叫什么?怎么一个人跑到了这里?”

小女孩摇了摇头,然后指了指自己的嘴巴。

我心里顿时了然,只是又有点可惜,没想到这么年轻可爱的小女孩居然是个哑巴。

小女孩想了想,随后从背后的包裹里掏出了一块画板,然后用一根粉笔在上面写了一句话:“谢谢你,我叫唐果^_^。”

唐果,糖果?我心里笑了笑,对这个叫唐果的小女孩不由好感值飙升,随后我从身后摸出一块饼拿给了她,又装了一壶干净的水,递给她后,我问道:“你多大呀?怎么一个人跑到这种地方来了?”

唐果看到饼眼睛一亮,随后一口咬在了饼上,因为吃的太急了,所以她面色涨红被噎到了,喝一口水后,她舒了口气,随后在画板上写了一句话后递给了我。

“我17岁,来这里当然是为了冒险呀!”

冒险?我盯着这个一脸笑容可掬的小女孩不由有些无语,现在的小孩子都这么厉害吗,一句轻飘飘的冒险就敢进罗布泊,是世界变了,还是我老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