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身份成迷/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胡思乱想了一会,我扭头看向江夏,说道:“你能不能打个电话,派几个人把这小姑娘送回去呀?这大漠太危险,不能让她再乱来了。”

我话刚一说完,唐果就拽着我的手,然后使劲的摇了摇头,接着她在画板上写了一句话。然后反转过来递到我的眼前。

“你们别送我回家,我不回去!你们帮我把车修好,再给我一点水和食物,我给你们钱,好吗?!”

我摇了摇头,随后揉着她的脑袋,说道:“别闹,乖乖回去,这里不是你这种年龄的人应该来的地方。”

唐果倔强的摇着头,继续在画板上写道:“我不回去,死也不回去,就算你们把我送回去了,我也要再跑过来!”

这时我有些无奈了,将求助的目光投向墨兰后,墨兰会意的走过来,然后看着唐果柔声道:“唐果。那你要去那呀?”

唐果瞄了墨兰一眼,随后写道:“除非你们带上我,不然我不告诉你。”

墨兰想了会,随后点头说好。

唐果疑神疑鬼的看了墨兰一眼,随后才仿佛下定决心一样,在画板上写下了四个字――库母塔格。

我心头一震,和墨兰对视了一眼,墨兰收回眼神,装作若无其事的问道:“唐果,你去那里干嘛?”

唐果摇了摇头,一口咬定自己是去游玩的。

我们背地里一合计,还是决定把唐果带上,因为这里已经深入腹地,找人来接唐果的话会很麻烦,但是把她一个人丢在这里我们又于心不忍,于是商量一会后还是决定带着她。

唐果坐在最后面的一匹骆驼上看样子很高兴,但是我有些疑惑,因为这唐果岁数不大,深入大漠就算了,那辆价值不菲的牧马人更是说扔就扔。有这么任性的富二代吗?

这时金大发骑着骆驼赶上来和我并行,并且凑过来不动声色的说道:“我们小心点,这女的我怎么看都感觉不对劲。”

“不对劲?”我看了他一眼,笑道:“不对劲是肯定不对劲的,但是她就一小姑娘,身上又没带什么武器,你这样至于吗?”

金大发摇了摇头,说道:“话不是这么说的,你想想看,就算不论她的身世和此行的目的,就问她为什么要赶在这个时刻进大漠,还有呀,如果不是经验丰富的老手,是不可能横跨大漠走到这里来的,我们是有袁继威带路,但是她呢?一个小女孩凭借着运气走到了这。你感觉可能吗?总之我们一定要多留个心眼,我倒是不担心她会害我们,只是……”

金大发回头看了一眼唐果,然后才压低音量,说道:“只是我感觉这小女孩没那么简单,恐怕和我们一样,要去巫显,如果她说她什么都不知道。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不信。”

我沉思了片刻,随后才感觉他说的这话有道理,点了点头后我答应了下来,金大发见状才安心的回去了。

夜里营地驻扎下来准备休息,简单的吃过一点晚饭后,大家就进帐篷里休息了,因为这天轮到我和金大发守夜,所以我吃完饭后就早早的坐在骆驼群的旁边开始发呆。

因为有两个人了,所以机智的老黑这次并没有跟着我一起出来,就在我感觉有些无聊,和金大发抽着闷烟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脚踩在沙子上的咯吱声。

我连忙用手电筒照过来,才发现来的人是唐果,心里一松的同时,我问道:“这么晚了,你怎么不回去睡?”

唐果笑了笑,随后搬着凳子坐在了我的身边,从身后拿出画板后,刷刷的写出了一行字:“睡不着,我想看星星。”

我笑了笑,然后点头说道:“那行,不过看一会就回去吧,晚上风大容易着凉。”

唐果笑着点了点头。露出两颗小虎牙显得非常可爱,随后她就捧着腮帮子,看着天上的星河发着呆。

过了会,旁边的金大发耐不住寂寞了。他把手中的烟屁股弹向远方,随后冲着唐果笑道:“小妹妹,你家在那里呀?怎么跑到这里来玩了?”

看着金大发拙劣的搭讪话语和那一脸猥琐的表情,我心里自动脑补了怪蜀黍诱骗小萝莉的画面。

唐果看着金大发抽了抽鼻子。随后才一脸嫌弃的写了三个字――我喜欢!

看着金大发面色通红的憋屈样,我忍不住笑出了声,然后看着金大发调笑道:“金大发,你能不能别露出一副这么蛋疼的表情,我要是唐果的哥哥直接一破鞋甩到你的脸上了。”

金大发干笑两声,随后背过身一个人抽闷烟去了,唐果看向我,拽了拽我的衣服后。用画板写到:“那你当我哥哥吧。”

我面色一僵,没想到这小姑娘这么会顺杆爬,但是我脸皮薄,犹豫了半饷后我还是点了点头。

唐果似乎很开心。她脱掉鞋露出一双白如凝脂的脚丫子,随后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笛子后放到嘴里开始吹了起来,这笛声很沧桑悠长,犹如大漠中的一支牧曲,我看向唐果,完全不相信一个年仅17的小女孩能吹奏出这么沧桑的笛曲。

听完后,我看着唐果,问道:“这首笛曲叫什么?真好听。”

唐果笑了笑。随后在画板上写道:“哼哼,不告诉你!”

然后她就穿上鞋子背着手一蹦一跳的走了,看着她的背影我有些哑然失笑,如果不论唐果的外表的话。谁又能知道面前这个时而调皮时而沧桑的小姑娘年龄竟然才17呢?

过了会,金大发从远处走到我的身边,坐下后,他递给了我一根烟。随后看着唐果的背影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随后说道:“这唐果真是越来越神秘了,刚刚那笛声把我都听的忧伤了。”

我看着他笑了笑,没有说话。

唐果走后。袁继威又来了,他穿着一个绿色大军衣走到我们的身旁,神色迷茫的说道:“刚刚那个笛声是谁吹的?”

我看着他,递给了他一根利群后。笑道:“唐果,怎么了?”

袁继威点上火后吸了一口,才看着帐篷那边说道:“这笛曲叫多拉布多,在龟兹语中叫大漠的叹息,是西域回鹘老牧民间所流行的牧曲,现如今也只有一段残谱留存于世了,我在吉大考古系的时候,教授曾经给我们演奏过,虽然当时感觉很好听,但是依旧没有今天听到的有感觉,而且刚刚从头到尾都没有中断后,要么是这唐果知道这残谱的失传部分,要么是她天资过人自己补全了笛曲,但是后者的可能性基本为0,但是如果是这前者……这唐果就大有文章了……”

金大发听完后咽了口水,然后看向我,说道:“小哥,你说这唐果会不会是千年不死的老妖怪呀?”

我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别瞎说了,千年老妖怪?我还是感觉唐果她天资过人这个可能性更大点。”

金大发笑了笑,随后面色猛地一沉,说道:“要不我把她抓起来,然后逼供出真相?我虽然不是专业的,但是对付一个小女孩应该还是手到擒来的!”

我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没想到袁继威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说道:“我感觉可行,这姑娘一定知道些什么秘密。”

我犹如看妖怪一般的看着他俩,突然感觉他俩变得如此的陌生了,我张了张嘴,半饷才说道:“你……你们不会是认真的吧?她还只是个孩子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