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失联的研究所/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噗哈哈哈!”金大发突然捂着肚子倒在沙地上大笑起来,半饷他才缓过一口气,说道:“你还真信了?骗你的!我有这么禽兽吗?”

说着他又叹了一口气,说道:“没想到我在小哥的心里竟然如此不堪!也着实伤了老金我的心……”

看画风扭转的这么快,一时间我有些措手不及,只能摸着鼻子打了个哈哈。

“不过……”玩笑过后,金大发坐起身来看向我,正色道:“这唐果的身上肯定有些秘密,这是毋庸置疑的,但是她戒心很重。也就对你友善点,小哥,这任务可就交给你了,一定要撬开她的嘴巴,如果到时候我们得知了一些情报,对此行也更加安全一些,不是吗?”

我犹豫了下,随后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下来了,因为我确实也对唐果的身世感到一些疑惑。

说到这,袁继威就回去继续睡了,接下来我和金大发守了一夜,第二天一早稍微吃了点饭就继续上路了,因为昨晚一夜没睡,所以白天我躺在骆驼上不断的打着瞌睡,正迷糊着呢。前面的袁继威突然吼道:“沙漠!沙漠!库母塔格!我们到库母塔格沙漠了!”

我精神一震,一时间困意全无,等我睁开眼睛后,发现远处露出一片片巍峨的沙丘,犹如山脉一般连绵不绝。一时间我兴奋的想要欢呼一声,虽然离目标还很远,但是如今已经越来越接近了不是吗?

正式走进库母塔格后,风沙顿时小了起来,所以说话时再也不会有沙子钻进嘴里了,走在沙丘顶上,微风抚过我的脸颊,看着面前那一片壮丽的沙丘山脉听着耳边的阵阵驼铃声,我心中突然不再烦躁,反而宁静了下来。

不过时间长了,在沙漠中长时间行走的弊端就显现了出来,一是特别的热,整个天地都仿佛化为了熔炉,二是麻烦,队伍为了保持行程不变经常需要翻爬沙丘,一时间我们从原本一日能走20公里,变成了日行十几公里。

将近下午的时候,江夏背包里沉寂已久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江夏把手机拿出来后看了一眼,随后把天线拉长就接听了。

聊了会,江夏眉头一皱,随后从背包里掏出一张罗布泊的详细地图看了半饷后,才挂掉了电话。

随后江夏把地图的某一处标记了一个点,地点正在库母塔格沙漠的边缘处,然后他把地图折叠了起来。抬头对我们歉意一笑,说道:“不好意思,我们可能要先分开一段时间了,组织上下派了一个任务,就在这里不远处,我和南宫需要过去看一看。”

“任务?”江思越紧张的看了江夏一眼,随后说道:“哥,你去那?我跟你一起去!”

江夏犹豫了下,随后摇了摇头,说道:“你们在这等着,我和南宫明天就能回来了,不是什么危险的任务,你在这里等我就好了。”

江思越一脸坚定的摇了摇头,随后紧紧抓住江夏不让他走,看到这我有些无语,这江思越是不是恋哥控呀。

“江夏,你说说到底是什么任务呀,实在不行我们和你一起去吧,不然江思越可不会放你走的。”金大发看着江夏一脸的笑意。

江夏和南宫小可对视一眼后点了点头,看向我们说道:“刚刚组织给我们来了一个电话。在距离我们四公里的地方有一个科研基地,旨在研究耐旱植物,平常在哪里驻守着一个班的卫兵,可是在昨天晚上,这个科研基地突然失去了联络,并且在失联前向上级发出了求救信号,虽然这个科研基地不大,按照规格不应该我们总参处理,但是考虑到我们离的比较近,加上罗布泊的敏感位置。所以上级还是决定让我们过去处理了。”

“罗布泊地位敏感?……”金大发歪了歪头,有些疑惑的说道“小夏哥,你这话怎么说呢?”

江夏犹豫了下,随后说道:“总之……这个话题很敏感,透露你们一些也无妨,总之在罗布泊进行核爆试验是有原因的,据说……据说是为了消灭某些东西。”

我心头一震,第一个反应就是不敢置信,什么东西这么厉害,居然要去用核弹消灭?

金大发仔细的看了江夏两眼后,突然拍着腿笑了起来,说道:“哈哈,小夏哥,我知道你是在骗我的对吗,真调皮!”

江夏脸上一抽。笑了笑没有说话。

“行了”墨兰站起身后,看着我们说道:“既然这样,我提议干脆就一起过去吧,别忘了,我们后面可能还跟着一些脏东西呢。抱团会更安全一些。”

我点了点头,起身收拾好行囊后,队伍便掉头往南边赶,在路上,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看着江夏问道:“那个研究基地究竟是怎么失去联络的?难道连一丝线索都没吗?”

江夏回过头想了一会后,说道:“事发前一天,根据研究所里的日常报告显示说,有人在库母塔格的腹地区域发现了一种新型花卉,通体漆黑能忍受酷热。当时研究所认为这是一种新物种,如果能研究透彻,说不定能攻破研究抗旱植物的瓶颈,但是带回来以后的第二天夜里,就遇到袭击,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应该已经全军覆没了。”

“新型花卉?”金大发低着头想了想,才怀疑道:“之前没什么异状,带回来的第二天就失去联络了,这花卉看来有些猫腻呀。”

墨兰点了点头,随后分析道:“如果那些人真是因为这株花卉而死了的话。那么这花卉应该能散发出剧毒,到时候我们要早做准备,不要轻易着了道。”

金大发笑了笑,随后拍了拍身后的包,说道:“放心吧。这次我做好了万全的准备,防毒面具我都带了十套过来,出不了大事的。”

就在我放下心,准备再睡一觉的时候,唐果突然走到了我的身边,她面带愁容,用笔在画板了写了一句话:“别过去,好不好?”

我疑惑的看了她一眼,随后揉着她的脑袋问道:“怎么了?你身体不舒服?”

唐果摇了摇头,随后又写道:“那里会有危险的,你们不要过去。”

我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随后认真的看着她,问道:“为什么会有危险?唐果,你应该把话说清楚,最起码。不应该再瞒着我们了,不是吗?”

唐果犹豫了会,随后在画板上飞快的写了起来,这次她写了很多,当拿给我看的时候,已经是满满一黑板了。

“那是魔鬼的玫瑰,活人闻到它的芳香就会成为厉鬼,它是极黑之黑,极恶之恶,这是上天对人间的制裁!初三哥哥,求求你不要去!”

我看着这个黑板心里面不由一沉,随后我把黑板递给了江夏他们,等他们看完后,墨兰走到唐果的面前,柔声问道:“唐果。那个花卉到底是什么东西呀?为什么活人闻了它就会变成厉鬼呢?”

唐果抢过画板,随后刷刷的写了一句话后,这才反转过来呈到了我们的面前。

“我也记不太清楚了,总之,因为这种话当时死了许多许多人。很多城池里的人都死光了,但是它们死后变成了厉鬼,去残害活人后再自相残杀,它们想是一阵飓风,所过之处寸草不生。总之,你们千万不能去!甚至……甚至就连巫显你们也不要再去了!”

巫显!我心头猛地一震,这唐果果然隐藏了一些秘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