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所发?唐果?/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巫显?!”金大发听到这话猛地跑过来抓住唐果的手,然后急道:“唐果,你究竟知道些什么?”

可能因为金大发用力过猛,唐果纤细的手被他抓的生疼,看到唐果痛苦的神色我推开金大发,然后把唐果拉到我的身后,冲着他说:“你冷静点,她还只是个孩子。”

金大发挠了挠头,干笑两声没有再说话,倒是墨兰走过来抓住唐果的手,然后轻轻揉捏着她手臂上的红印,轻声道:“唐果,我们不是坏人,只是巫显国里面有一样东西,对初三非常重要。如果没有它的话,初三以后就性命不保了,你告诉我们吧,好不好?”

唐果看了我一眼,随后犹豫了半饷。才在画板上写了一句话:“我可以告诉你们巫显国的事情,但是,你们要相信我!”

墨兰揉了揉唐果的头,柔声道:“放心,我们相信你。你说吧。”

唐果见状才拿起画板写了起来,这次她写了一分多钟,才把画板递给了我们。

“我刚一出生,医生就说我声带先天畸形而导致了失语,但是渐渐长大的我,时常会做一个梦,梦里有一个女人,她告诉我说,我是巫显的女王,终有一天会回到巫显。刚开始我以为没什么,可是这个梦到后面越来越真实,也越来越频繁,到后来,我脑海里总是莫名其妙的多出一些回忆和曲子,甚至我还知道了前往巫显的路线,所以这一切让我感到很迷惑,我不知道那个女人究竟是谁,这次我偷偷跑出来,就是想要来这里看一看,那个所谓的巫显国究竟存在不存在,还有,我想知道我自己究竟是谁……”

看完后我和墨兰对视一眼感觉震惊无比,巫显的女王?那就是所发呀!难道那个所谓的所发转世真的存在?还延续到了如今?我心里有些不敢相信。

墨兰收回眼睛后看向唐果笑了笑,随后说道:“那……那你说巫显国里有危险,究竟你为什么要这样说呢?”

唐果面色中流露出一股恐惧,她咽了口水,随后才颤抖着手写道:“在梦中……那是一个漆黑的夜晚,天边的风携带着沙尘席卷了巫显,在哪个夜晚。所发回来了,她残缺的身子搅动着狂风,她回来了,她要复仇了!那一夜巫显遍地是死亡之花,无数的人死后从地狱归来,然后将身边的朋友,亲人也拉进地狱,就这样,巫显消失了,消失的干干净净,那些无辜的,或者是罪人的后裔,都为所发陪葬了,但是……但是我还是感觉到了,所发的怨气并没有平息!现在她又回来了,她又回来了!”

说着唐果蹲下身下,颤抖的身躯显示出了她内心的恐惧,墨兰把唐果搂在怀里,然后轻声安慰了半天,唐果才抬起泪眼朦胧的大眼睛。拿起画板写了一句话后,递给了我们:“现在,死亡之花又绽放了,这代表着所发也回来了,我们……我们走吧,我不想再去巫显了,我想回家!”

我为难的看了江夏一眼,江夏想了想,随后说道:“我等会给上级打个电话,看下能不能从军事基地派架直升机过来。到时候让唐果坐上去,有人会送她回家的。”

我刚想替唐果答应下来,却没想到这小丫头摇了摇头,然后一脸倔强的拿起画板写道:“你们不跟着我们一起走的话,那我也不走了。”

我诧异的看了她一眼后,说道:“唐果,你别闹了,我们有正事要办,你快回家吧。”

唐果摇了摇头,一副死也不走的样子,我有些烦躁,突然感觉这丫头也太自来熟了吧,相识一两天就一副你不和我走,我们就死在一起的表情,着实让人有些头疼。

“算了……”金大发站起身来。说道:“既然她要留下来,就留下来吧。”

说着,金大发向我使了一个眼色,我皱眉看着他有些不懂他的意思,但是随后我还是点了点头。毕竟金大发这样做肯定也是有道理的。

由于唐果不肯走,我们只能无奈的带着她继续往那个科研基地赶,这时金大发凑到我的面前,低声说道:“把她留在队伍里有用,到时候到了巫显她肯定比我们知道的多。”

我皱着眉头有些不高兴。毕竟这唐果也才十七岁,这样做我有种利用她的罪恶感,如果到时候唐果真的出了什么三长两短,别说她父母,就是我自己这关都过不去。

金大发看到我的神情顿时明白了我的意思。他苦笑一声后,说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毕竟我们现在手里情报不多,大不了到时候让她站在后面,小心点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的。”

我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下来,不过心里还是有点闷闷的,我感觉这一刻我有些违背了自己的原则,那就是不把无辜的人牵扯进来。

深吸了口气,我点上一根烟不打算再去想这么多。随后队伍一直走到中午,才在远处的地平线上看到了一个小院子。

因为长时间风吹日晒,所以这院子的围墙都已经斑驳的变成了黄色,而且门口的铁门也已经锈的不成样子了,透过铁门往里看去。只见有一个直升飞机的停机坪外,就只有一个可怜兮兮的小房间了。

这时我没有在意那有些‘寒酸’的科研基地,而是看向院子里,随后发现了一丝不寻常的意味,那就是。这院子里居然有许多血迹!

因为大门没有锁,所以我们把骆驼放到外面后,就端着枪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走到庭院中,才能发现这个不大的院子此刻遍布血迹。浓稠发黑的血液里,居然还带着一些白惨惨的骨茬,让人看了心底不由有些发寒。

“这……这特么怎么跟我们之前遇到的那个车队一样呀?”金大发看着地面咂了咂嘴。

我摇了摇头,随后说道:“那个车队虽然全军覆没,但是尸体除了一些伤痕外都很完好。就好像只是喝了一点血一样,但是这里不同,你们看这骨茬还有地面上的舔痕,我怀疑……有个人被活生生的吃了个精光!”

“吃了个精光?”金大发尴尬的笑了笑,随后说道:“那胃口也是够可以的……”

我摇了摇头。转身却看到江思越蹲在地上,手里好像还捏着个弹壳,见我来了,他把那个弹壳给我看了一眼后,说道:“你看,这是97式步枪的铜壳弹,看来这些人确实遭到了袭击”,说着他顿了顿,看了看周围后才咽了口水,说道:“而且看样子恐怕还不是人。”

“行了。”墨兰淡淡的看了一眼地上的血迹。对着我们说道:“我们三人一组,围着四周看看,到底有没有幸存者或者是尸首了,早点处理我们早点回去交差。”

随后我们四散开来寻找了一圈,但是除了遍地的血斑和偶尔散落在地的步枪外,就再也找不到一丝生人的痕迹了。

见没有效果,江夏指了指那间小房子给你看,说道:“这样的研究所一般都有地下室,我们下去看看吧,之前看这里有监控。如果我们能下去找到监控室的话,肯定会有所收获的。”

我们点了点头,随后才推开这间小房子走了进去,这房子里面很空,只有一个老旧的电梯通往地下,江夏见状松了一口气,回头看着我们,说道:“还好没猜错,走吧,一起下去看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