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大风起/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摸了摸她的头,有些疑惑的问道:“唐果,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唐果抬起头,伸手指了指电脑后,才写道:“那个古城就是巫显……还有那个泥塑,就是所发!”

我沉默了,可以看得出刚刚视频出问题并不是偶然,那个叫所发的女人力量大的简直有些让人胆寒!

金大发深吸了口气,随后叹道:“如果刚刚那地方就是巫显的话,那么巫显国的国力也太大了吧,我们刚来的时候不是见过河仓古城吗?没看到一个军事要塞才那么屁点大,可是这巫显……真是有些成迷呀。而且刚刚视频里出了问题,很明显就是所发在搞鬼,所发的怨气之盛,可能有些超乎想象了……”

“行了……”江夏摆了摆手后。说道:“我等下给上级打个电话,把这里的情况大致汇报一下,随后我们就可以继续动身了,还有,你们有没有感到些许奇怪,之前那些人应该是受死亡之花的影响,可是为什么我们来到这里这么久,身体竟然还是没有出现什么不妥。”

“死亡之花?是这个吗?”江思越在一片杂物之中用东西夹住了一朵花。随后呈到了我们面前。

这花通体漆黑,无叶无根,只有梗上有十二叶花瓣,这花瓣有些像是菊花的花瓣。只不过颜色漆黑,花瓣微微收拢,将蓬松的花心裹在里面,看起来妖异无比。

“你不要命啦?!”江夏窜过去连忙把那花从江思越手上拍落,随后怒道:“你连这花是什么都不知道,就敢乱碰?”

看到这我感觉我不能再袖手旁观了,刚想上去劝架的时候,旁边的唐果就拽了拽我的袖子,随后写道:“死亡之花闻者皆死,但也不是没有办法医救,只要闻一次而不死的人,就会成为地狱的客人,终身不会再受其害。”

我诧异的挑了挑眉,她这话我虽然信,但是我们都是喝过墨兰血液的人,但是唐果她呢?为什么可以安然无事?

这话我想了想还是没说出口。因为以金大发的性格,一想到这事肯定会逼问唐果的,我虽然和唐果认识不到几天,但是也在心里喜欢这个有些可爱的小女孩了,并且坚信她不会害我,总之,这是一种感觉。

“让开!我来!”这时,金大发从背包里拎出一瓶酒精,随后浇在死亡之花的上面,用火点燃后,火焰顿时窜了起来,只是慢慢的,赤橙色的火苗居然变成了黑色,而且还散发出了一股焦臭的味道,犹如在火化一具腐尸一样。

江夏一看这花这么邪异,顿时脸色变得极为难看。随后他猛地拍了一下江思越的头,说道:“下次再这样鲁莽,你就给我等着!”

江思越委屈的摸了摸头,只是我看他这模样……怎么看都透了丝窃喜。

过了,江夏给上级打了一个电话后,就带着我们重新出发,这次因为有了唐果,所以我们的目的地清晰了很多。说起来也神奇,这唐果明明连方向都摸不清,但是只要一闭上眼睛,就能找到通往巫显的道路。

我们在漫漫黄沙中走了两天,才接近此行的目的地――巫显。

不过让我大为吃惊的是,巫显那么巍峨的古城,居然在这里一丝痕迹都没有露出,我们看着面前的滚滚沙丘不由陷入了迷茫中。

“卧槽!”金大发下了骆驼后猛地坐在黄沙里。结果被高温的沙子烫的猛窜了起来,揉着屁股迷茫的说道:“巫显国呢?怎么连块石子我都没看到呀?唐果,你是不是带错路了?”

唐果摇了摇头,随后用手指了指面前的沙丘。写道:“在沙子下面。”

“卧槽!你在逗我吧?!”金大发仿佛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说道:“在下面?你不会让我们挖出来吧?先不说沙子里究竟能不能打出坚固的通道,就是打通了,排除流沙。塌方等等各种因素,可是巫显是城!不是墓!我们总不可能把一整座城市挖出来吧?”

“行了大发。”我皱着看向金大发后,转身摸了摸唐果的头,柔声道:“唐果。这里究竟是怎么回事呀?”

唐果眯着眼睛很是享受了一会,随后她拿出画板写道:“根据我梦里的内容来说,这巫显会在28号那天现身,但是以何种方法现身我就不知道了。”

“28号?”袁继威皱了下眉头,随后说道:“那不就是后天吗?就算现在调来十万人,在两天时间内也不可能从茫茫沙海里挖出巫显城的呀?唐果,你的梦究竟可信吗?”

“好了好了,不就是后天吗。我们再等等吧,再说了,袁继威你的地图上标记的地方不也是这吗。”我连忙站出来打了打圆场。

江夏点了点头,站出来说道:“库母塔格沙漠太大了,我们一个月根本搜索不完,实在不行就等两天吧,到时候实在不行就继续找,反正巫显城总不可能长腿跑了吧。”

江夏显然还是很有威信的,他一说完大家都没有什么异议了,随后我们修整了一天,我也趁着这次机会好好的睡了一个觉,在第二天的时候,天边突然刮来了阵阵大风,而且天上原本碧蓝无一丝杂色的天空也有了几丝浮云,并且被风裹着快速吹往远处。

从早晨到中午,袁继威一直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当他抓住一条全身布满黄色鳞甲的蜥蜴后,终究是面色一变,说道:“完了,要变天了。”

“变天?”金大发啃着一个饼子,随后含糊不清的说道:“老袁,变什么天呀?我看这天色不是挺好的吗?”

袁继威抬着头眯了眯眼睛,随后说道:“不行了,季风来了。你看这蜥蜴,全名叫黄鳞蜥蜴,平时白天潜伏在沙子里,晚上出来觅食。可是这次却一反常态了,你们难道没有注意到今天很多以往不曾出没的动物都出来了吗?这是在逃难,到时候恐怕会有沙尘暴,而且还不是普通的沙尘暴。不然黄鳞蜥蜴是不会跑的。”

金大发挠了挠头,随后他看了看手上的半块烧饼突然兴致全无的放回了背包里,随后拍了拍手,说道:“那现在怎么办?我们是先退回去,等过几天再来?”

袁继威把手里的蜥蜴放生后摇了摇头,随后他看着远处叹了一口气,说道:“恐怕已经来不及了,我们回去至少还要四五天的行程。可是看这情况明天或者是后天沙尘暴就要来了,况且根据你们口里的情况来看,如果我们这个月进不了巫显,估计就要再等五十年了,说不定,这次沙尘暴就是个契机……”

我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只是心里还是有点不敢置信,究竟什么样的沙尘暴能吹开深埋在沙地下的城市?

摇了摇头,我们不准备再去想这么多,一天的时间,我们都在为沙尘暴做着准备,先是把一些重要物资用帆布包起来随后埋进沙子下面,后又让骆驼围成一圈,好帮我们抵挡沙尘暴的侵袭,因为骆驼眼帘的特殊构造,所以骆驼并不惧怕沙尘暴,在沙漠中一直是人们最可信的伙伴。

到了第二天早上,风已经很剧烈了,剧烈到我们不敢支开帐篷,只能身上裹一个毯子,随后靠在骆驼的背上休息,此刻大风裹携着沙尘,将整个天空都印成了灰黄色的,袁继威带着风镜,手里拿着一个纱巾裹在口鼻处,不住的往外面打量着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