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三憎活佛/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金大发看了一眼我手中的死亡之花,有些疑惑的说道:“凡是能在沙漠中生长的植物,根系大多繁达,但是这死亡之花居然无根,那么它靠什么生长呢?”

听到金大发的话,唐果拿出画板写道:“死亡之花生长在怨气旺盛的地方,以怨气为生,但是只要怨气消散,这死亡之花也就会随之凋零。”

我点了点头,随后把手中的花扔到地上后,就向着不远处的巫显国继续走去。

站在城墙下抬头望去,巫显的城墙高达五米有余。而且城墙上的城垛依旧保存的很完整,仿佛下一刻,就会从里面冒出无数士兵一样,还有那城门。因为在沙中埋葬了无数年,所以虽然表面的油漆已经脱落殆尽,但是依旧巍峨的挡在城门口,阻挡着一切外人。

“这城门挡着呢。要不要把它炸开?”金大发用手推了推城门后,问道。

“等等,你们看。”江思越指着城门说道,这上面好像刻着一行字。

我凝神看了看。发现确实有两行很模糊的古文字,如果不仔细看的话,还真的看不出来。

金大发看了一眼后拍了拍旁边的袁继威,说道:“老袁。这字你认识吗?”

袁继威摇了摇头,神色中满是茫然,见他也不知道本来我还有一丝失望的,但是我脑海中一动,随后扭头看向旁边的唐果,问道:“唐果,你知道这上面的字吗?”

唐果犹豫了下,随后点了点头,写道:“这是巫显语,大致的意思是,凡是进入神弃之城的人,都会听到命运的低语,从而窥见一角未来,此后无论是生,是死,也无法更改命运。所以劝后人慎重,如果执意要进的话,只需要所有人把手按在城门上便可开启。”

“放在城门上就可开启?”金大发挠了挠头,随后笑道:“有没有那么邪门呀,跟天方夜谭一样。”

墨兰撇了金大发一眼,随后说道:“是不是真的试一试不就好了吗?只不过这上面的窥见未来,究竟是真是假呢?……”

“巫显城中多异士,其中不乏有占卜高深之人,窥见未来究竟是不是天方夜谭还真的不好说……”江夏淡然道。

“呵呵。”金大发不屑的笑了两声,说道:“是不是真的我不知道,不过我真的不信有人能在千年之后预算到别人的未来,如果真的那么厉害,为什么不能预见自己的未来呢?”

听到金大发这样说江夏也没有生气,耸了耸肩后,说道:“现在讨论这个还为时尚早,等我们试一试能不能打开这城门后再说吧。”

随后我们商量了一下。决定七个人把手放在城门上,另外一个人则原地不动的等待,看一下事情会如何发展。

但是当我们把手放到城门上后,面前的城门并没有发生什么变化,我们不甘心,合力又推了推,但是把吃奶的劲都用出来了,也没有推动这座城门丝毫。

到最后我们只能放弃了。商量了一下后,我们八个人一起同时把手放到了这座城门之上,只听轰隆一声巨响,这原本无论我们怎么推都巍峨不动的城门。居然从中缓缓开启并冒出了一股烟尘。

“卧槽!”金大发下意识的张大嘴巴,惊讶道:“这特么城门有鬼呀!刚刚我们怎么推都推不动,一起把手放到城门上后居然自己开了!”

看着里面的城墙甬道,我们没有一个人敢率先踏进去,原本我们刚刚之所以那样做是因为实在没了办法,只能死马当做活马医了,但是没想到这门还居然真的开了,而且开的还那么诡异!一时间我们都有些愣了。

“算了。进去吧,我们一路上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这点下马威就把我们拦住了?”江思越看着城门扭头对我们笑了笑。

“对!”墨兰深吸了一口气,随后轻声道:“这次成败关系到初三一生,无论怎么样我们都得进去看一看,走吧。”

说着,她就率先一个人走了进去,看着墨兰的背影。我心里某块最柔软的部位猛地被触动了一下,随后我告诉自己,就连墨兰一个女人都敢身先士卒,我还有什么资格怂呢?这样一想,我心里居然坦荡了起来,随后就跟着墨兰走了进去。

通往城内的甬道不长,就几米远,但是踏进城内的那一刻。我还没来得及看一看巫显的风光,就被路边的一副景象给镇住了。

因为在不远处的路边坐着一个人,那人身穿麻布僧衣,盘坐在地上闭目仿佛在沉思着什么。他面色古铜,白色的眉须都垂到了脸颊,还有那头上的十二点戒香,犹如一个闭关修仙的神僧一般庄重祥和。

我小心翼翼的冲他靠近了几步。随后才发现这古僧面无生气,而且脸上的皮肤光泽流转仿佛是一块被打磨平整的黄铜,竟然好似已经……死了?

金大发这时也走了过来,随后他看着地上的古佛尸体不禁有些吃惊。说道:“这巫显的人不是一夜之间都死了吗?怎么会还有一个和尚在这呀?”

“别胡说!”袁继威走了上来,随后细细打量了一眼这个古僧,随后他面色剧变,没过多久,他浑身微微发抖显得无比激动,随后竟跪伏在地后说道:“阿弥陀佛,三憎活佛竟然圆寂在此,后辈多有打扰还请活佛谅解。”

“三憎活佛?”江思越歪了歪头,看向袁继威后说道:“我没听说过,怎么,老袁你认识?”

袁继威站起身来后面色复杂的点了点头,随后说道:“你们当然没听说过,这三憎活佛是五十多年前在敦煌和西藏这一片区域最有名的活佛,不仅因为他是十二菩萨戒,更因为他当年非常传奇,这三憎活佛最初的名字已经没人知道了,但是当人们知道他时,他就已经完成了一次步行全国的徒步朝圣了,这三憎当年完成了这次旅行的时候已经五十七岁了,传说他是佛教中最为固执的十二菩萨戒信徒。可以说七情六欲全部都戒了,甚至为了戒掉口舌之欲,传说他每天只吃半块糙饼,只饮叶上朝露,所以是有大佛性的人,当他回到西藏后又闭关了三年,传说出关时整个西藏天边都被金光映满仿佛佛光普照一样,所以也有人说他已经成了人间真佛,当时无论是佛教上下或是西藏牧民都非常尊重他,后者甚至已经尊他为神,时至今日一些老牧民的家中都有他的佛像,可是五十年前他却不止所踪了,有传说他已经上西天成真佛了,也有人说他再一次开始了游历,但是五十多年过去了,人们除了在敦煌见过他一次外,随后他就仿佛人间蒸发了一样,万万没想到,我今天竟然在这里又看到了他。”

“五十多年前?”金大发怪异的看了袁继威一眼,说道:“老袁,你今天才多大呀?”

袁继威白了金大发一眼后,说道:“别得瑟,你忘了我爷爷是那里人了吗?其实当年我爷爷也是这三憎活佛的信徒,甚至我家里至今还有一尊他的佛像,加上我爷爷在我小时候天天给我讲这三憎活佛如何神通广大,久而久之我也就熟悉了。”

我情不自禁的点了点头,随后想起了三憎这两个字,不由感到很好奇,便问袁继威这三憎是不是有什么缘故。

袁继威笑了笑,说道:“三憎三憎,这可是有由来的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