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挚友李平仙/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传说当年三憎活佛刚出生时就被父母抛弃,所以一憎亲情,后来三憎活佛成年时妻子又红杏出墙,所以二憎爱情。”袁继威笑了笑说道。

“诶,等等,那三憎呢?”被勾起胃口的金大发连忙拉住袁继威说道。

“呵呵……”袁继威笑了笑,随后才说道:“而勾引他妻子的,是他最好的兄弟。所以这第三憎就是友情。”

“滋滋滋……”金大发咂了咂嘴,说道:“那这三憎活佛也太惨了吧,人生中的三种情感全都憎恶了,不过听三憎这个法号戾气有点大呀,不太像活佛能说的出口的吧。”

“是呀,这三憎活佛很有性格的,传说他信佛就是为了避世,甚至连步行全国都只是为了让自己放下仇恨。”袁继威看了看三憎活佛的遗体似有些感慨道。

出人意料的是,听完这些后江夏似是非常感慨的叹了口气,说道:“能用十二戒疤要求自己的僧尼无不都是有大毅力的能人,传说用十二道戒疤的人能得到四种利益,一是能得到十方神佛的庇护加持,二是死后能得见真主,三是功德圆满,可证佛业,四是来世可福慧圆满。可惜这一切都是个谎言,不然这三憎活佛也不至于饮恨在此,看他金身五十年不坏,显然也是有功绩之人,可是他好好的,为什么要跑到巫显来呢……而且看他死状安详,也着实有些怪异……”

说到这他面色微微一变,随后走到三憎活佛的尸体旁摸索了一下后抽出了一张纸条,他拿出来看了一眼后面色一变,随后把纸条递给了我们。

因为存在了太长的时间,所以这纸条已经通体泛黄了,上面则用黑笔写了几行繁体字:

我本欲渡尽巫显冤魂,奈何法力粗浅,既不能祛除万鬼,便以身永镇浮屠,若有来生,愿于九月初五寻至洛阳,从此不问佛事与君痛饮。

――至挚友李平仙。

看完字条我有些沉默了,但是内心却犹如翻江倒海一般,除了感慨这三憎活佛的魄力外。也感觉到了震惊,没想到这三憎活佛居然和爷爷的师傅李平仙也有关系,而且还是挚友!一想到李平仙那犹如云雾般难以捉摸的往事我就有些头疼,如果他尚在人世的话,我还能厚着脸皮去找他请教关于爷爷的事情,可是问了姚九指他也只说不知道,从上次南京到这次的巫显,我越发感到李平仙这个人的不寻常了,甚至,他有可能知道爷爷的一些秘密,所以,我如今非常希望能找到李平仙,即便他死了,那么去祭拜一下也算是稍微还了他对爷爷的恩情。

摇了摇头,我不打算再去想这么多,将目光看向金大发他们的时候。发现他们也面露沉思之色。

过了会,金大发干笑两声,说道:“这三憎活佛的魄力还真是大呀,简直能和地藏王菩萨相比了。”

江思越点了点头,随后说道:“死都死的那么洒脱,我感觉他不像是一个佛陀,反而像是一个为情所困的游侠了。”

我忍不住点了点头,随后看向墨兰。说道:“走吧,等我们回来之后再将大师的遗骸安葬,现在最要紧的是看看这巫显里有没有九爷要找的铜莲瓣。”

待所有人同意后,我们才加快速度往城内赶。至于目标就非常明显了,在巫显城内,有一片建筑异常的高大巍峨,显然就是王宫所在。

走在遍布黄沙的街道上。我忍不住冲着两旁的房舍欣赏打量起来,这些房舍大多都保存的非常完好,甚至有的连门都依旧存在,在街道的两旁还不时能看到摊贩的遗留物。满地都是陶罐瓷碗的碎片,因为这时已经是下午了,看着近在咫尺的王宫,我们商量了一下后决定明天早上再进去,毕竟一路上都并没有发生什么怪事,但是这种平静的有些异常的情况却让我们更加暗自警惕起来,毕竟到现在那所发的冤魂都还没有现身,如果贸然进入王宫的话很容易发生什么意外。

搜索了一番后。我们决定在一间房子里休息一夜,这被挑选中的房子大概两层楼高,外形保管的非常完善不说,就连大门口的门都没有倒塌。看起来要让人安心许多。

早已热成了狗的金大发连忙跑了过去想要把门推开,但是刚一伸手木门就向后倾斜倒塌,砸在地上激起了满天烟尘。

金大发捂着鼻子跑了回来,随后看着我们脸色通红的说道:“我……我没碰它。是它自己倒的!”

“哦?是吗?”江思越拍了拍金大发的肩膀笑道:“那你的意思是那门见到金爷来了所以激动不已昏倒在了地上?”

“呸!”金大发唾了一口后,说道:“江思越我艹你大爷,老子说不是我碰的就不是我,江家的秘技你好歹也学全了。你难道眼瞎吗?”

“够了!”见江思越还想说什么,江夏就盯着前者猛地一瞪,随后说道:“这里面有点不对劲,注意点安全。都到了这里不能再阴沟里翻船了。”

说着,江夏从身后拔出莫邪剑小心翼翼的朝着黑黝黝的房内走去,这莫邪剑的表面被江夏涂抹了一些公鸡血后已经能对邪物产生一定的伤害了,所以有它在江夏的个人安危是不成问题的。

因为此刻天色已经是黄昏了。再加上这里建筑繁多,所以房子里面黑黝黝的让人看不清到底有什么,到最后我只能紧张的看着江夏隐没在黑暗之中,好在没过多久从里面就传来了江夏的声音,我们松了一口气后,才拿着行囊走了进去。

踏进房间内的第一感觉就是,这里非常的冷,真是一进去就让我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但是这并不是说气温低的那个冷,而是心里猛地一悸动,仿佛有什么东西已经注意到我们一样。

“卧槽……这里怎么这么冷呀!”

显然,有这种感觉的并不止我一个人,金大发进来后浑身猛地一抖,随后紧了紧身上的衣服说道。

“这不是冷。”江思越面色凝重的摇了摇头,说道:“这是阴气,不过也太浓了一点,就连停尸房里面的阴气都没这里的浓厚,哥,我们换个房间吧,这里有些不对头,我怕到晚上会发生什么怪事。”

江夏点了点头,随后我们又换了一个屋子,但是和上一间房子一样,这里的阴气也重的吓人。我们不甘心,连续换了四五所房子后才发现了一个无奈的事实,那就是这座城所有的房子阴气都很盛!

到最后我们放弃了,金大发把包往地上一扔后。叹气道:“这特么到底是什么鬼地方呀,所有的屋子阴气都那么盛,这到晚上还不群魔乱舞呀?!”

墨兰也略微有些无奈的耸了耸肩,说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毕竟巫显一夜之间死了这么多人,如果阴气不大反而就是怪事了。”

我点了点头,随后想起了一件事,于是我拉了拉旁边的唐果,问道:“唐果,这里有没有安全的地方,或者说有没有一些有用的线索?”

唐果神色暗淡的摇了摇头,自从看到巫显后,她的情绪就有些异常的低落,随后她拿出画板写道:“我们已经走不了了,除了解开所发的怨气,不然我们永远都走不出这座城,到最后只会被黄沙覆盖,为所发陪葬。”

“什么?!”金大发面色猛地一变,随后说道:“你为什么不早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