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随缘起/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愣了一下,随后没有迟疑,冲着金大发他们把唐果写的话给喊了出来,金大发他们迟疑了一下,随后才转向往城门口跑去。

可能因为这些干尸已经存放了太长的时间,所以一个个身体都已经朽坏不堪了,在金大发和江夏的联手下显得不堪一击,但是随着时间越来越长,二人都已经显现出了疲态,看到这我不由有些焦急。如果时间再这样拖延下去的话,很难保证金大发他们会不会出现什么失误,从而导致减员,金大发他们都是我的朋友,无论那个出事了,都是我所不能接受的。

好在见情况危机,江夏劈翻挡在前路的一具阴尸后,回头看向江思越吼道:“你换下金大发,用39种秘技!不然我们恐怕坚持不到城门口!”

江思越点了点头,随后替换下早已面色发白的金大发后,抽出匕首又往自己的肚子里捅了一刀,开启了第三十九种秘技后,两人又再次生龙活虎了起来,可惜的是,我们因为太过深入巫显,所以回路显得非常漫长,快要接近城门的时候,原本还不露疲态的江思越身形一晃,随后蹲在地上竟然吐了一口鲜血!这时一具干尸逮住机会向江思越扑了过去,就在这万分危及的时刻。原本在一旁的江夏一脚踢开面前的一具干尸后,飞扑到江思越的身前替他挡了这一击,只见干尸的利爪划过江夏的背脊瞬间拉开了几条血痕,等到这具干尸被金大发干掉的时候,江夏的衬衫已经被血给染红了。

“哥……哥你没事吧?……”江思越抓住江夏的手有气无力的说道。

江夏毫不在意的摇了摇头。随后让南宫小可搀扶着江思越,自己一个人挡在了前面继续开路,看着他的背影我忽然有种渴望,那就是有朝一日我能和江夏一样,将想要保护的人保护在身后,而不是只能像如今这样,拿着一个时常失灵的天官印当一个经验宝宝。

不得不说江夏确实非常强大,一直走到城门口,江夏的身形都没有一丝颤抖,然而当我看到盘坐在路边的三憎活佛遗体后,我惊呆了。

因为此刻三憎活佛那枯瘦的遗体竟然散发着一股淡淡的金光,犹如佛光一样温和祥瑞,当我们走到他的身旁时,后方那黑压压的尸群突然停住了脚步,在远处充满贪婪的盯着我们,只是看向那三憎活佛的遗体时却不敢迈雷池一步。

“到……到了。”江夏幽幽的叹了一口气,随后那刚刚还挺拔如同劲松的身躯突然倒了下去!

“哥!?”原本还躺在地上有气无力的江思越突然爬了起来,随后跑到江夏的身边,吼道:“哥你怎么了?!”

墨兰皱眉走到江思越身前,把他拉开后试了试江夏的鼻息。说道:“气息很弱,但是还没死,你别急着哭丧。”

说着她打开身后的背包,从里面拿出了些药品,其中甚至还有一瓶葡萄糖,给江夏扎上后,才扭头看向江思越,说道:“没什么大碍,你哥的恢复能力比你强,估计休息一夜明天早上就能醒了。”

江思越尴尬的挠了挠头,随后干笑两声才说了句谢谢,看着地上的江夏我突然有些感慨,无论是江夏对江思越的关心,还是江思越对江夏的依靠都可以看得出,这是一对能将性命彼此托付的兄弟。

略微有些嫉妒后,我将目光放在了三憎活佛的身上,此刻三憎活佛沐浴在金光之中,仿佛是九天之上的佛陀,而且看他死后本领都这么大,生前的能力自然是可想而知。可就是这样一个人,都无法降伏所发,那我们过去真的不是找死吗?……此刻我心底有些茫然。

正发着愣呢,我怀里一直抱着的老黑突然又挣扎了起来,而且还咧着嘴冲着尸群发生不安的嘶吼。我下意识的向那边看去,才发现从尸群中走过来一个蓬头泥垢的老头子,穿着一身白色的宽松大衣,只是这衣服又脏又旧已经分辨不出年头了,而此刻这老头走出尸群,而旁边两侧的干尸居然如避蛇蝎一般的让出了一条路!

在我们瞠目结舌的目光下那老头走到我们的身旁,在距离活佛遗体三米远的地方停下了脚步,随后一屁股坐在地上说道:“五十年过去了,又来了一批新的小伙子呀?”

我心里猛地一震,听这老头语气好似他在这巫显城已经待了五十年一样,再联想到尸群对他的畏惧,一时间我警惕起来,问道:“您是?……”

“哈哈哈,我?”老头大笑几声后摆了摆手,说道:“我对于你们来说就是一个路人,而你们生活的时代肯定也搜寻不到我的来历了,所以别瞎费劲了,这次来就是独处太久,所以来和你们说说话罢了。”

金大发后退一步,盯着那老头面上满是忌惮之色。问道:“老爷子,您究竟是人还是鬼呀?”

那老头听完歪了歪头,似是想了片刻,说道:“过了这么多年,我也忘了我究竟是人是鬼了,不过,我应该就是你们口中的半人半尸吧,虽然有灵智,但是严格来说我已经死了,而且死了一千多年。”

“卧槽!”金大发被吓得猛地一跳。随后掏出一根黑驴蹄子,说道:“老爷子,您死都死了,就别出来吓我们了吧?”

老头看了金大发一眼,随后笑了笑。露出干瘪异常没有丝毫水分的嘴,说道:“别紧张,我又不会害你们,我虽然已经不是人了,但是还保留着一个人的情感,不会做那种吃人肉,喝人血的勾当的。”

说着他咂了咂嘴,看着金大发一身的肥肉,说道:“虽然我已经很久都没吃肉了……”

墨兰看了看都快被吓哭的金大发,转身向那老头说道:“老爷子。您就是当年的巫显居民?”

老头沉默了会,随后缅怀一般的说道:“是呀,当年的巫显如果不算上那人的话,还真是我辈的一个圣地呀,可惜一夜之后就尘归尘。土归土了,纵然老头子我能算得出自己的命运,可也是无法改变的呀。”

“命运?”墨兰皱了皱眉头,说道:“老爷子,您既然当年算出了自己的命运,为何不离开巫显呢?”

“离开?”老头看着墨兰惨笑一声后,指了指天空说道:“人在做,天在看,我就好比一粒沙尘,即便能算出风暴即将来临。可是依旧无法改变自身,因为这样做无济于事,但是老头子我太专心于占卜,不甘心未入大成就死去,于是只好找了一些法子。把自己变成了这半人半尸的鬼模样,这些年风风雨雨都已经历,也在沙尘中等待了上千年,如今身体已经腐朽不堪了,估计已经撑不到下个五十年了,所以,想在临死前和你们说说话。”

说到临死前,这老人面上平淡无比,好似说的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样。

“那老爷子,我想问问你。当年的巫显城究竟是怎么一夜之间就了无人烟的?”墨兰继续追问道。

老人听罢伸出一只干瘪如鸡爪一般的手,在地上轻轻一抚后,地面上忽然就钻出了一些黑色的萌芽,如同时间放快了几千倍一样,萌芽迅速生长,最后变成了一株株死亡之花,随后他又是轻轻一抚,地上的死亡之花突然燃起一股黑色的火焰,随后整株花身都燃烧殆尽,没有在地上留下丝毫痕迹。

“就像这样,随怨气而生,又随怨气而灭,犹如一年的兴衰枯荣,那一夜巫显变成黑色花海,所有人都在花海中为一位女子殉葬了,并且连死后都在为她驱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