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一十七章 一角未来/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到这幕,金大发若有所思的看着远方,说道:“看来这些活死人是夜间出没白天潜伏的呀。”

江思越点了点头,随后他看向三憎活佛,说道:“要不……我们把三憎活佛的遗体搬走吧,这样到夜里还能有个庇护,不然万一拖到夜里我们又危险了。”

听到这话我们都是一愣,半饷金大发搓着手向着三憎活佛的遗体走过去。脸上还带着猥琐的笑容,说道:“这不太好吧,但是三憎活佛是心系天下的大好人,而且初三还是他挚友徒弟的孙子,那也是沾亲带故的,他老人家肯定不会介意的。”

说着金大发一把扛起三憎活佛的遗体,笑道:“走吧,这下心里踏实多了!”

我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还是忍住了,因为有三憎活佛在我们确实要安全许多。

随后我们开始往城内走去,一路上我看着旁边的房舍心里不由有些发虚,因为你不知道里面是不是正藏着什么干尸,一开门就会朝你袭来!

这一次因为有了经验,所以我们加紧脚步往城中心的王宫赶去,一路上不敢有丝毫延误,但是当我们走到王宫的内城门口时,还是不由自主的愣了一下。

因为这城门虽然已经倒塌在地。但是其中却露出了六个甬道,甬道上面则写了一句话,看字体的样式应该是巫显文,所以我将目光转向唐果,希望从她口中能得出一些情报。

唐果看向我,想了一会后,写道:“这是巫显王宫,传说进入王宫的人会参破自己的未来,但是看到后就只能一生留在皇宫侍奉所发,从古至今进入巫显王宫的人除了一些大主教和别国特使外,那些宫女基本一个出来的都没,基本上都为所发奉献了一生。”

听到这话我不禁转头看向了墨兰她们,看到他们的坚定的目光后,我深吸了一口气刚想走进去的时候,却被唐果拦住了,我低头看着她,只见此刻她目光透出一丝哀求,拿着画板写道:“初三哥哥,你别进去了好吗?我有办法送你们出城,你们走吧。一辈子别再来了,如果进入了皇宫,你们就真的没有回头的余地了。”

我看了不禁心里有些小感动,摸着她的脑袋,笑道:“不怕,我们这一群人的性命早就交给了阎王爷,所发想收她还不敢呢。”

“就是!”金大发走上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初三这话说的敞亮!已经有了张爷当年的八分气魄了,唐果妹子,你只管把我们送进去,无论是生还是死,我们都不会怪你的。”

唐果抬起头看了看金大发,随后嘴角扯出一丝略带哀伤的微笑,写道:“有时候死不可怕,真的不可怕,相比于未来那几乎无可扭转的结局。死算什么?”

我愣了一下,随后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个一脸稚嫩的小女孩,突然间我有一种感觉,那就是这十七岁的外表下。似有一颗沧桑成妖的心。

唐果写完这句话后想了想,随后又把粉笔字给抹除了,然后写道:“既然你们已经决定好去面对自己的未来,那么我就带你们去吧,这六个甬道对应着六道轮回,传说进去之后虽然不能看透前世和来生,但是却能洞悉今生未来之事,等下你们一人挑一个甬道,走到尽头后,你们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了。”

听完我和江思越他们商量了一下,最后唐果和南宫小可等在外面,我和另外五人一人选了一条甬道走了进去。

我选的是第三条甬道。刚走进去的时候可以发现这甬道并不大,甚至都不符合王宫的规格,只能允许四人并排,天花板也才三米多高。一直往前走了几步后我发现,面前的甬道分成两条,在正中的墙壁上挂着一面铜镜!这铜镜高达两米依旧光亮如新,在镜子中我看到了我自己,我小心翼翼的走了上去,随后摸了摸镜子的表面心里还不禁有些惊奇,要知道如今时间已过千年,但是这铜镜竟然看不出半点锈迹!

正吃惊呢。我收回手,眼角的余光不禁扫到了我镜中的脸颊,但是看了一眼后我惊呆了,因为镜中的我脸上竟然还挂着一丝古怪至极的微笑,而且那双手,还碰在镜壁!

没等我从惊恐中缓过神来,那青铜镜面竟然好似水波一样开始缓缓扭曲,而且我犹如着了魔一样,根本无法从镜子上抽回自己眼神,到最后我的意识越来越模糊,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在梦中,我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黑暗的空间里。在面前有一个凉亭,里面躺着两个人,这两个人我都无比的熟悉,一个是蔣明君,另外一个……居然是我。

“初……初三,我可能要走了。”蔣明君依靠在张初三的怀里,抚着他的脸有气无力的说道。

张初三捂着蔣明君的手,低着头没有说话,只是从他微微颤抖的肩膀来看,他此刻并不平静。

“呆子!”蔣明君笑了笑,惨白的脸上露出一丝遗憾,说道:“你说……我要是早点把你抢过来。结局是不是就会不同?”

“嘀嗒……”

两滴泪水滴在木桌上,声音格外的清晰,张初三抬头露出一双微红的眼眶,抱着蔣明君。说道:“没事的,你会没事的,我们说好的,等你没事了我就娶你。我们说好了的!说好了的……”

说到最后,他终于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捂着脸痛哭起来。

蔣明君不在意的笑了笑,随后她调皮的用手刮了刮张初三的鼻梁,说道:“傻瓜,多大了还哭鼻子!你陪了我三个月,我已经满足了~只不过如果有来生的话,我想从小就遇见你,然后保护你,最后嫁给你,好吗?”

张初三擦了擦眼泪,随后摸着蔣明君已经越来越惨白的脸强笑几声,随后张了张嘴,艰难的说出了一个好字。

蔣明君见状一把保住张初三,随后笑道:“太好了,前世你对我说以后会相遇。我今生和你相遇了,却有个不太美好的结局,这次我学乖了,下辈子我们要一生一世,白头偕老!”

说着她松开手,重新躺回了张初三的怀里,然后抓着张初三腰间的那块玉佩,说道:“现在你学会了天官秘技,真正成了天官传人,我也就放心了,这块玉佩也就没用了,留给我吧!”

张初三摸了摸她的脸颊,柔声道:“为什么?留给我当个念想不好吗?”

蔣明君调皮的摇了摇头,随后说道:“你闻闻,这上面有你的味道!我要留着……你就别跟我抢了,好不好?”

张初三将下巴抵在她的额头上,轻轻的说了一句好,随后两人就陷入长时间的沉默之中,仿佛是想要好好感受这最后的时光。

“初三?”蔣明君轻声道:“我有一句话想对你说……”

“说吧……”张初三摸了摸蔣明君的头发,说道。

“其实……无论你是不是那个和尚的转世都无所谓了,因为,我爱上你了。”

张初三浑身一僵,随后语气中带着一丝颤抖,说道:“我知道,但我欠你的太多了,下辈子,我再好好还你。”

但是,这一次,怀里的人却再没传来任何回应,张初三也没有再说话,只是静静的把头埋进蔣明君的头发里,过了会,漆黑的凉亭中突然传来了阵阵抽泣声。

“爷爷……我错了嘛?”

一声呢喃之后,凉亭里陷入了死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