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我爱你/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还没来得及从这一切中抽回心神,画面就猛地再一转变,这次出现的是一个墓道,画面中有三个人,一个是我,一个是金大发,而另一个则是墨兰。

画面中的墨兰躺在张初三的怀里,只不过墨兰此刻的情形有些不太对,她面色苍白异常,一只手捂着肚子,许多鲜血从指缝中流出,把她的黑色紧身衣染成了暗红。

金大发蹲在地上。此刻玩世不恭的他已经泪流满面,看着墨兰,他说道:“墨兰姐,你要坚持住,我们就快出去了,就快出去了!”

墨兰呡着毫无血色的嘴唇笑了笑,看着金大发,说道:“没事,我的情况我知道,大发,你能不能让我和初三说说话?”

金大发愣了愣,随后他抬起头看了一眼张初三,然后才眼眶微红的跑到远处去吸烟了,墨兰松了一口气,看着面无表情的张初三,笑道:“我感觉……挺对不起大发的。”

张初三抚摸着墨兰的头,半饷才轻声道:“没事,休息会。你会好起来的。”

“噗……”墨兰捂着嘴笑了一笑,随后才说道:“认识你也有四五年了,你还是这么不会说话,连谎言都不会撒。”

张初三的喉结动了动,随后按着墨兰的肚子,说道:“别说了。你这样伤口是不会愈合的。”

墨兰摇了摇头,然后她直勾勾的盯着张初三的脸,轻声道:“我已经不行了,你就让我再和你说说话吧……”

张初三紧紧攥着因为太用力而指节发白的拳头,半饷,他突然无力的松开了手。然后平静的说道:“好,说吧,我陪你聊。”

墨兰笑了笑,随后伸手把张初三额头上的一丝乱发给拨正后,笑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你一定想着一定要找到九世铜莲,然后复活我,对不?”

张初三愣了一会,随后嘴角扯起了一丝微笑,说道:“我已经找齐了铜莲瓣,你一定会回来的,一定的,包括我爷爷还有明君,他们会回来的!一定会的。”

墨兰静静的看着已经走火入魔的张初三,眼神中流露出了一丝哀伤,说道:“初三,你真的相信吗?世间不会有起死回生这种东西的,你已经付出了这么多,该松手了,你没发现你已经变了吗?回去后,好好当你的东龙头,然后找一个爱你的女人,生……”

“不!!!”

墨兰的话语被张初三猛地打断了,他歇斯底里的说道:“不会的!一定可以!姚九指。还有我爷爷!以及我们一路走过来所看到的传说都告诉我,九世铜莲一定可以把他们救回来的!”说着,他的声音突然又变得十分柔和,看着墨兰,说道:“墨兰,你放心,你就当睡了一觉,等你再次睁开眼睛后,你会看到我的。”

墨兰沉默了会,随后她犹如一个小女孩一般抓住张初三的衣角,仰着头,看着他笑道:“初三……我美吗?”

张初三笑了笑,随后掐了掐墨兰的脸,笑道:“美,很美很美……”

墨兰更得意的笑了,随后她嘟起嘴唇,调皮道:“那你爱我吗?”

张初三愣了愣,随后低着头没敢再说话。

墨兰眼神暗淡了下,随后仿佛回忆一般,说道:“你还记得吗?我曾经去过你的村子!那时候你看着我,跟个傻冒一样,当时我本来想看一看师傅的孙子到底长什么样子,值不值得他耗费那么多的心血,但是看到你的第一眼我有些失望。即便是后来在西丘,刚开始我也看不惯你,可能是嫉妒吧,嫉妒师傅那么疼你,当时我还嫌你没用,要不是看在师傅和金大发的面子上我才不会去西丘呢!可是后来。你虽然依旧笨手笨脚的,但还算勉强过关,尤其是你这个人重感情,即便是在死和兄弟之间让你选,你也很有可能为了救兄弟而选择死,那时候我就想一定要保护好你,因为难得洛阳倒斗界有你和金大发这样的奇葩,后来,你穿着师傅的衣服去参加会议时,我的心都要跳出来了,因为你简直就是师傅的翻版,那时候我对你的喜欢,只是来自于对师傅的想念,但是现在我喜欢你,是喜欢你这个人,因为你勇敢,无所畏惧,倔强的让人心疼。虽然你掩饰的很好,装作除了九世铜莲一切都不在乎的模样,但是我知道,你心底最深处还是为了我们……可是,你这样太累了,你装的太辛苦了。面具一旦戴久了,你就摘不下来了!初三,放手吧……”

张初三听罢惨笑一声,盯着墨兰的眼睛,说道:“我知道,但是我现在如果要是放手了,我就真的什么都没了,给我一丝希望,好嘛?”

墨兰伸出手抚摸着张初三的脸颊,气若游丝的说道:“初……初三,我想听你说一句我爱你,行吗?”

张初三握住墨兰的手。将自己的头轻轻的靠在她的肩膀处,说道:“我爱你,真的爱。”

可惜的是,怀里的人已经渐渐没有了温度,张初三终于抑制不住自己,大哭道:

“墨……墨兰。你听见了嘛?我爱你,我真的爱你!”

当画面结束时,我的脸有些粘粘的,我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发现早已被泪水打湿,这一切……都是真的吗?还是仅仅只是虚无?

真相来不及去探究,因为此刻画面又是一转,这次的画面是在一个昏暗的小房间里,这小房间很小,里面的家具更是只有一张床和一张桌子,在那桌子上孤零零的竖着一根蜡烛,跳动的烛火偶尔发出轻微的响动,烛光更是将小房间里的一切都照射的红幽幽的,静的让人有些恐惧。

而房间里有两个人,一个老人还有一个年轻人,那个老人躺在床上显然看样子已经是快不行了,而在床头则蹲着一个年轻人,这两个人一个是姚九指。一个是张初三。

姚九指此刻躺在床上,苍老的面容已经透出一股死气,他盯着蹲在床头前的张初三,喉结蠕动了下,说道:“初……初三,你。你恨我吗?”

张初三此刻的面色似震惊,似木然,他盯着床上的姚九指,问道:“五年了,整整五年了,你居然在临死前才跟我说出这个真相。为什么?为什么?!”

姚九指艰难的扯出一丝微笑,随后他看着张初三,说道:“也许……这就是命,是你的命,也是我的命。”

“命?”张初三歪了歪头,笑道:“谁的命?谁强加给我的命?我只想问,凭什么?什么祖上造的孽要我来还?”

姚九指沉默了一片,随后他挑起眼帘,露出一双浑浊不堪的眼睛,语气悠长说道:“没人想接受这样的结局,包括我,但是既然已经无力改变先天,我们总要努力改变自己的命运,不是吗?”

说到这,他顿了顿,才盯着张初三说道:“本来,我不应该把你牵连进去的,但是我无法脱身。只好找个代言人,除了你,我没人可以信任,但是现在我要死了,以后的路,只有你自己能走了。”

“好”张初三抬起头冲他笑了笑。随后说道:“反正我已经扛了这么多年,继续扛也没什么,你安心的走吧,你已经为我做的够多的了。”

姚九指看着张初三笑了笑,笑得很开怀,但是眼神却带了丝苦涩。半饷,他颤抖的伸出一只手,想要抚摸一下张初三的脸颊,但是还没触摸到呢,就已经无力的垂下。

张初三看着已经死去的姚九指面上无悲无喜,他抓住姚九指的手。然后贴在了自己的脸上,随后伸出另外一只手把姚九指微睁的双眼合上后,才惨笑一声,说道:“原来,你骗了我这么多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