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一十九章 金大发的梦想/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到这时,画面就又一次没了,我愣愣的看着无边的黑暗,一时间有些大脑当机,姚九指死了我并不意外,因为姚九指的岁数也已经很大了,可是我和他临死前的那段对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呢?我有些不能理解。

就在这时,画面又是一扭曲,这次出现的场景我十分熟悉,因为这次是皇朝酒吧。不知道过去多久了,皇朝酒吧依旧是金碧辉煌的销金窟,只是唯一不同的是,在一个大卡座里,我看到了金大发和张初三。

金大发此刻左右搂着两个美女,这个亲一口那个摸一下,完全一改往日的作风,而一杯杯白兰地更是来者不拒,张初三呢,此刻站在卡座前静静的看着金大发,过了会他似乎忍受不了了一样,一脚把面前的桌子踹翻后,他走到金大发的面前,然后端起桌子上的一杯酒泼到了金大发的脸上,然后说道:“喝够了吗?玩够了吗?”

金大发抹了抹脸上的酒水。然后摆手让远处围上来的保安退下去后,才笑嘻嘻的看着张初三,说道:“初三呀,你怎么来了,等下我上一瓶至尊。喊几个洋妞给你消消火,行不?”

张初三定定的瞅着金大发的脸,说道:“你感觉你这样有意思吗?你就打算这样醉生梦死一辈子?然后抱憾终生吗?”

金大发笑了笑,随后伸手擦了擦淌到下巴处的酒水后,才舔着手。说道:“难道这样不好吗?快乐一生,不再去想那些没用的事情,倒是你呀,现如今还在搞那些没用的东西干什么呀,好好当你的东龙头,然后潇潇洒洒的玩一辈子不就行了吗?”

张初三闻言笑了笑,然后他抄起桌上的酒瓶狠狠砸在了金大发的头上,随后他扔掉手中的酒瓶颈,笑道:“疼吗?”

鲜血顺着金大发的额头流了下来,把金大发整个脸都染的血红,金大发不在意的笑了笑,随后甚至连脸上的酒瓶碎屑都不清理,说道:“不疼,但是我心疼。”

张初三深深的看了一眼,随后说道:“你感觉你这样,对得起墨兰吗?”

“墨兰?!”金大发神经质的笑了笑,随后面色狰狞的站了起来,随后一拳打在张初三的脸上,说道:“你还有脸提墨兰!?如果不是你,墨兰姐她会死吗?墨兰姐不喜欢我。我不在乎,只要她开心就行,但是凭什么?!你把我珍如性命的人当做垃圾一样的不在乎?你凭什么?!”

张初三没有躲闪,而是挨了这一拳,半饷他抬起头,擦了擦嘴角的鲜血后,看着金大发惨然一笑,说道:“就凭我命煞孤星,就凭我一无所有,就凭我不配。”

金大发愣愣的看着张初三半饷都没说话,到最后他颓然的躺在沙发里,随后拿起一瓶xo一口气吹了半瓶,喝着喝着,金大发哭了,等他扔下手里的酒后,对着张初三哭道:“我这一辈子只爱过一个女子,那就是墨兰姐,我这辈子只有一个亲人,那就是我爷爷,可是两个人全都死了。我爷爷死时,我曾经发誓,我要赚很多很多的钱,我要赚花不完的钱,什么事情办不了。我就拿钱砸到它开窍,什么人不听话,我就拿钱砸到他听话,我要往上爬,我要爬的高高的!我要所有人仰视我!这样,就没人敢再无视我,就没人敢再看不起我!这么多年,我不择手段的往上爬,终于混到了现在这个位置,我以为我可以不再为世界上任何的事情苦恼了,可我还是错了!墨兰姐已经死了!她已经死了!初三,你别再去了!我求求你,你和江思越算是我的兄弟,可是江思越已经走了,墨兰姐也已经死了。如果你再出什么意外,那么我还有谁可以信任呢?别傻了!回头吧!我们一路上走过了这么多的地方,难道你还没看出来吗?这九世铜莲就是一个谎言!这是一个坑害了无数人的局!放手吧!”

张初三坐在沙发上,静静的看着金大发发泄着自己的情绪,到最后他突然抱住了金大发。过了会,张初三松开金大发后,说道:“对不起,这件事本身就与你无关,大家已经陪着我任性了这么久,这件事就交给我吧,给我一个交代,也给你们一个交代。”

说着,张初三就转身走了,金大发坐在卡座上愣愣的看着张初三的背影。到最后他哈哈大笑了起来,随后,画面就在这样一个场景里结束了。

这次的场景依旧带给我极大的震撼,因为金大发喜欢墨兰我是心知肚明的,但是那九世铜莲呢?千古的骗局?那我如今的坚持。还有什么意义呢?

没有疑惑很久,因为面前的场景又再一次的转变了,这次场景出现在一个车站之中,在站台上有两个人,其中一个是江思越,另外一个则是张初三。

站台上,张初三看了江思越许久,递给对方一根烟后,他吐出一口烟圈,说道:“你真的要走?”

江思越接过烟点燃后深深地吸了一口,随后他看着张初三苦涩的笑了笑,说道:“不回去不行呀,有时候人生真的和金大发说的一样,真特么艹蛋,倒是你呀初三。你有什么打算?”

“我?”张初三自嘲一笑,随后说道:“我已经了然一身了,能有什么打算?倒是你呀,回去之后真的要让你哥哥当家主?那么你的一辈子可就完了。”

江思越叹了口气,随后摊开手无奈的说道:“那我怎么办。总不能让我哥帮我顶锅吧?只是有些心疼我哥,为我付出了几年光阴,到最后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张初三沉默了,随后他依靠在站台的石柱旁,目光方向铁轨的尽头。目光深邃的说道:“你,我,墨兰,金大发都付出了这么,可是我们好似什么也没得到,你感觉这样值得吗?”

江思越把包放在地上,盯着张初三,正色道:“可是我们都有彼此的目的呀,所以无论谁怎么样,都没有资格后悔,既然踏进来还选择了走下去,那么就要有思想准备,如今我输了,自然没什么好懊悔的。”

张初三点了点,随后他弹开烟屁股。冲着江思越说道:“我打算找个山明水秀的地方,把蔣明君还有墨兰以及我爷爷父母葬在那里,然后我就在那隐世而居,你感觉怎么样?”

“隐世?”江思越不可思议的笑了笑,随后他看张初三的神色不似说笑。才劝说道:“初三,你东龙头的位置不坐了吗,事情已经过去了,为何不放自己一马呢?这样强迫自己何苦呢?”

张初三笑了笑,随后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东龙头的位置我已经坐的够久了,是时候该让位给别人坐了,毕竟这是龙头,不是龙椅,即便是皇帝。也有被人从龙椅上撵下来的那一天,你说是不?”

江思越沉默着点了点头,随后他抬起头看着张初三,说道:“既然这样我也就不劝你了,以后如果有空,我一定找你一起喝一杯,我兄弟不多,你算一个。”

张初三长着嘴正想说些什么,从远处突然传来火车的气鸣声,张初三愣了一下,随后走到江思越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行了,你去吧,以后要是有空就来找我吧。”

火车进站后,江思越在走进车厢时忍不住又回头看了一眼张初三,但是当看到后者的身影时,他眼角忍不住有点湿润,随后狠下心一头钻进了人海之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