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死亡之花/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随后画面定格在这里后,便消失了,到最后又出现了一个场景,这次是在一个小茅屋里,在一张偶尔咯吱作响的木床上躺着一个老人,这老人虽然面色灰黄,但是一双眼睛却异常的明亮,他双眼紧盯着天花板,过了会他突然笑了,喃喃道:“老黑。你来接我了吗……”

说着,画面就是一黑,这次没有再出现其他什么场景,我脑海天旋地转,从梦中醒了过来。

看着周围的一切我有些发愣,尤其是面前的那面铜镜,镜子中的我已经恢复了正常,此刻他也一脸茫然的看着我,我捏了捏自己的脸,发现此刻身处现实。但是回想到刚刚发生的那一幕我就有一种遍体生寒的感觉,这一刻我突然有些绝望了,画面的最后我明明已经找到了九世铜莲,为什么结局依旧那般凄苦?难道这条路……本就是不通的?

我愣愣的转过身走出了王宫,发现金大发他们已经聚在了一起,不过他们此刻面上的表情要么凝重,要么悲切,总之没有一个人面上有喜色的。

“唐果?未来究竟真的不能改变吗?”金大发抽了一根闷烟后,转头看向唐果问道。

唐果眼神迷茫的摇了摇头,随后说道:“应该不能,因为如果把人比作是一座机器里的齿轮的话,那么即便你想停下来,也会被其他的齿轮所推动,强行停下来只会被碾的粉身碎骨。”

金大发惨笑一声,随后躺在地面上。说道:“那得,金爷我这辈子算是完了!”

随后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我看着他们不知道心里为什么会有一种悸动,随后我转身向王宫内走去,因为在刚刚那一瞬间我想通了,如果我找到九世铜莲,或许未来会有一丝转机,但是我如果不去找,则一点希望也没了,更何况我本来在23岁就应该死去的,可是我如今不仅没有死,反而挺到了现在,这也就证明未来并不是一定不能逆转的!

“初三,你……”

进甬道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金大发的声音,我回过头看了他一眼,笑道:“这件事你不做,我不做,但总得有个人做不是吗?这件事本来就与你无关,等下让唐果送你出城吧。别再掺搅这浑水了。”

金大发愣了一下,随后他自嘲一笑,从地上拎起包后,他看向我,笑道:“没事,老金我一向不信命,更何况我也有我的目的,走吧,去见见那所发到底长什么模样。”

我看着金大发心里突然有一种感觉,我感觉我就像唐果嘴里的齿轮,紧紧推动着金大发,我张着嘴想要劝导金大发,但是话到了嘴边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去了。

摇了摇头,我不打算再去想这么多,看着金大发他们跟上来后,我扭头钻进了甬道之中。

再次走到铜镜面前,这次铜镜再也没有任何异状,仿佛刚刚的那一场梦只是一个错觉,我深深的看了镜中的自己一眼,随后便向前走去。在一条更小的甬道尽头有一扇木门,虽然时光已经匆匆而去,但是这木门依旧没有倒塌,因为不算太大,所以我们用尽全力之下还是推开了门。

当我真正踏进皇宫时。虽然心里已经有了准备,但是依旧被眼前的场景给震撼到了,在一条用石板铺垫的小路两侧,有一片黑色的花海,当微风吹过花海时便好像掀起了一层层波浪,在石路的尽头,除了无数石雕别宅外,最显眼的还是一座高达十多米的宫殿,因为距离太远了所以我看不清这宫殿的具体面貌,但是从耗费这么多资源这点可以看得出。这宫殿恐怕地位相同于清朝乾清宫。

然而还没等我们反应过来,身后的大门突然发出澎的一声紧紧闭合了起来,这一幕让我们所有人心底一慌,金大发趴在门上使劲的往外推了推,随后摊开手无奈的说道:“封死了,除非拿炸药炸,不然凭我们这些人是推不开的。”

我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呢,唐果就拽了拽我的袖子,写道:“你们即便有炸药,也绝对不会爆炸的。”

我愣了一下,随后问她为什么,唐果无奈的摇了摇头,写道:“你们别不信,估计你们的枪都不能用了。”

“嘿!我今天还真的不信这个邪了!”金大发呸了一下后,撸起袖子拿出手枪。对着远处的花海开了一枪,但是卡擦一声轻响,金大发愣了,随后他检查了一下,尴尬的笑道:“不好意思,卡壳……”

随后他修理好后,又对着远处开了一枪,但是一声轻响后这枪居然又卡壳了!

这里所有人都呆住了,一次卡壳还可以归咎于运气,但是两次卡壳就没那么简单了,我缓过神来掏出自己的手枪试了一下,不出意外,也卡壳了。

“得!这次连枪都不用带了!”金大发叹了一口气,随后把枪扔在了地上,说道:“没枪就没枪,我倒要看看这所发还能耍什么妖蛾子。”

说着,他就一马当先的走了过去,我犹豫了一下,并没有扔掉手枪,放回腰里后我紧跟在他的后面,走在小路上,两侧皆是死亡花海,透着一股邪异的美,只是这花海的下面,是滔天的怨气……

“等等……”前面的金大发突然止住了脚步,随后他指向前方的某一处,说道:“你们看,那里的死亡之花是不是有点不太一样?”

我凝神向金大发值得哪处看去,发现那里的死亡之花包裹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圆柱体。在最上面,开着一朵与众不同的死亡之花。

墨兰走上来看了一眼,淡然道:“算了,不要节外生枝了,我们还是走吧。”

我点了点头,刚一抬脚旁边的唐果就拦住了我,写道:“你和我过去看看吧,那里有一样东西,对你有作用。”

我犹豫了下,随后和金大发他们说了一下,然后自己走了过去,临走前,江夏叫住我,说道:“这把剑你带过去吧,小心点。”

我点了点头,随后接住用布包好的莫邪剑,踏着脚下的死亡之花向花海深处走去。

当我们走近了一点后,我才发现那里其实放着一根半人高的石柱,只不过有许多死亡之花密密麻麻的生长在那,所以很难看的出来。在石柱的上面,则开着一朵与众不同的花卉,它大概是普通死亡之花的三倍大小,和其他死亡之花不同的是,它有许多细长的花瓣垂落下来。犹如一把蓬松的小伞一样,但是看到这朵花的时候,我心中猛地一跳,竟然有些慌乱。

这时,一阵清风抚来,空气中有一股奇异的味道,这股味道说不出来,但是闻过之后我全身竟然燥热,却不是那种欲火!而是仿佛被扔到了正午的大沙漠里了一样,一会的功夫我就已经满头大汗了。

这时唐果却仿佛没有什么事情。她拉着我退了几步,随后写道:“初三哥哥,你在这里等我一会,我去给你拿,那朵花是花王,传说只有被死神吻过的那朵死亡之花,才会变成这种模样,这花王比普通的死亡之花更邪异,因为闻了它的气味就会被抽干全身的水分,先是汗,再是血,随后甚至连骨髓都会被抽出,是一种非常可怕的东西。”

我愣了一下,随后我想起了什么事,便拽了拽唐果,问道:“那……那么被抽干之后,会变成什么模样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