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所发现身/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上面全是一些属国对巫显的进贡列表,不过有两件事情估计对你有所帮助。”说着,唐果递给了我两张石板。

我接过来看了一眼,其中一张石板上刻画着一朵莲花,无叶无茎,我疑惑的看了唐果一眼,有些不明所以。

唐果笑了笑,随后写道:“这上面写着的是。劫国突发地震,满城人皆死,但是地震之后突然出现一个无底天坑,有人在里面发现了一根神莲,随后有人组织队伍去探测,最后只逃回了一个人,这个人不久后也死了,死前他手中握着一片铜莲瓣。三个月后,神莲一夜之间突然失踪了,而这片铜莲瓣被献给了巫显。”

我精神猛地一震,随后抓住唐果的手,问道:“那铜莲瓣呢?上面写了在那吗?”

唐果吃痛的撇了撇嘴,我不好意思的松开了她,过了会她揉了揉手,写道:“上面没写。不过应该在国库里面。”

我点了点头,不过心里却高兴异常,因为只要得知铜莲瓣在巫显,那么事情就会好办很多,怕就怕已经来了巫显,但是东西却不在这里,那样就很尴尬了。

缓了缓心神,我拿起另外一块石板看了起来,这块石板上就没有雕刻什么图案了,而是只有一段文字,我指了指石板,疑惑的看向唐果,希望能从她的口中得知答案。

“这上面只有一句话,应该是当代的所发随笔,上面的内容是:我回来了。”唐果写道。

我愣了一下,随后想起了那三十二代所发临死前的预言――所发回来了。

而这块石板上写的则是我回来了……要知道这种记载时事的石板一般都会在隔天回收,可是这块石板却放到了现在,不难推断出,写了这句话不久后,巫显就已经亡了。仔细想想我甚至有一种毛骨悚然的后怕感,因为这其中的深意实在是太大了。

“唐……唐果”我转头看向她,说道:“你知道巫显是在第几代所发手里灭亡的吗?”

唐果看了我一眼,随后犹豫了半饷,才不情不愿的写道:“第三十三代……”

我点了点头,心中更是了然了,这其中一定蕴藏了什么秘密。

随后见没有遗漏下什么线索时,我抬头想叫上金大发去找墨兰她们汇合,但是当我扭头时发现,金大发正捧着金刀坐在王座上,眼睛盯着我嘴里不断发出一阵阵诡异至极的尖笑声。

我不满的看了金大发一眼,说道:“老金,你能不能有点出息?不就一把刀吗?至于乐成这样吗!笑的还跟个女人一样,丢人不?”

金大发仿佛没听到一样,嘴里依旧在咯咯怪笑,这笑声让我鸡皮疙瘩掉了一地。这时我心中隐隐感觉到金大发有点怪异,当我退后两步看向他时,我惊呆了。

因为那所发半身像的眼睛,此刻竟然直勾勾的盯着金大发看。而且那原本悲切的脸庞,此刻竟然挂着一丝诡异的笑容,我浑身寒毛炸起,手里握着三菱军刺,盯着金大发谨慎道:“大发,你怎么了?你倒是说话呀!”

金大发抬起头对我笑了笑,他脸上的表情似哭似笑诡异至极,他抬起头指了指面前的大殿。用一种尖锐的女声说道:“你看,我这王宫漂亮吗?”

我把唐果拉到身后,对着他厉声道:“什么你的王宫?!金大发,你鬼迷心窍了嘛?”

“咯咯咯咯~”金大发突然捂着嘴笑了起来,那动作让我感到一阵反胃,随后他向我抛了一个媚眼,说道:“本来就是人家的王宫吗!你凶什么凶!”

“你不是金大发!”我死死盯着他,说道:“你到底是谁?!说呀!”

“我是谁?”金大发笑了笑。随后他站起身来,所发半身像的眼神也紧紧跟随着她:“我就是巫显的女王呀!我是神,我就是所发!”

说着他看着我,笑道:“反倒是你们。难道不知道这里是神弃之国吗?竟然还敢来到这里,那么,就跟着我一起陪葬吧。”

说着,金大发面色狰狞,持刀向我斩来,我身形猛地一闪,让他这一刀劈在了空地上,金大发一刀落空却毫不在意的笑了笑,紧接着又是一刀拦腰向我斩来。

我手持军刺挡住了这一刀,但是金大发的力道却相当之大,这一刀震的我虎口发麻,三菱军刺险些脱手,但是还好,听到这边的动静,在宫殿的其他人都纷纷赶了过来,墨兰看着金大发,凝眉道:“大发,你怎么了?”

“他不是金大发,金大发被所发附体了。”我对着墨兰解释道。

墨兰眼瞳微微一缩,随后她看向金大发。说道:“既然你是所发,那你究竟是第几代所发呢?”

金大发不屑的看了一眼墨兰,说道:“我当然就是第三十三代所发了呀,我拥有预见未来的能力和至高无上的神权,你们何苦再这样苦苦挣扎了呢,到地下来服侍我不好吗?”

“哦?!”墨兰笑了笑,说道:“既然你是神,那你为什么会死呢?”

“我才没有死!”金大发犹如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跳脚道:“要不是那个小婊子,我怎么会落到如今这步田地!”

说罢,金大发脸色阴沉的看着我们,说道:“既然你们不知好歹,那我就让你们看看我的力量!”

接着,我突然感觉身体四周的空气仿佛凝结了一样,我心脏急速跳动犹如被人攥住了,一股恐惧感犹如潮水一般袭向我的内心,这一刻我四肢瘫软倒在了地上,好似碰到了雄鹰的麻雀一样无力。

倒在地上,我眼睛看向所发半身像,发现此刻所发半身像的石眼通红如血的盯着我看,我苦笑一声,本来在金大发被控制的那一秒我就应该及时发觉从而砸掉所发石像的眼睛的,只是我还是太嫩了,做事也不够老练。看着持刀缓缓靠近我们的金大发,我心中突然涌上一股绝望感,如果在这里就死了的话,那么未来呢?做何解释?

但是就在这时我发现。在场的所有人中,竟然只有唐果若无其事的站在场中,金大发看了一眼唐果,随后愣道:“你为什么没事?”

唐果静静的看着金大发。随后从上衣口袋掏出了一个骨笛,放到口中后开始缓缓吹奏了起来,这笛音和上次的不同,尖锐的让人有些揪心,就好像是地狱的催魂曲一样。

金大发听到这曲笛音后,诡异的面容居然变得痛苦扭曲起来,他颤抖着抬起一只手,恐惧道:“是你!是你!求求你放过我!你为什么又……”

话还没说完,金大发就倒在地上昏了过去,唐果收起笛子后捡起了我的三菱军刺,随后走到王座上把所发石像的两只眼睛给刺坏了,随后我感觉身形一软,周围笼罩在我身旁的压力也消失殆尽,我躺在地上大口的呼吸着空气,犹如一条被扔在旱地里的鱼一样。

缓了半天,我才恢复了一些气力,看着走到我身旁,帮我按摩敲背的唐果我心中不由有了一丝埋怨,于是对着她说道:“唐果,你要是知道的话就早点告诉我呀,不然也不会害的我们这么狼狈。”

唐果调皮的吐了吐舌头,随后拿出画笔写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呀,刚刚你们倒下去的那一瞬间我想起了很多很多事,不然肯定早就告诉你咯。”

我张了张嘴,还没来得及说话,旁边的墨兰就揉着唐果的脑袋,然后不满的看向我,说道:“唐果救了我们一命,你不感激也就算了,还埋怨别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