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国库/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尴尬的挠了挠头没有说话,随后我走到金大发的身旁,试了试他的鼻息,发现他只是昏过去后我才松了一口气。

看着墨兰和唐果还在说悄悄话,我就一个人走到旁边抽了根烟,这时江夏走到我的身旁,问我要了一根烟后他指了指唐果,说道:“这唐果越来越不对劲了。刚刚那所发说的话你还记得吗?”

我点了点头,其实刚刚我也一直在想这件事,不过我的理解是唐果应该是这一代的所发转世,所以和这第三十三代的所发应该有些感应,所以刚刚那所发反应才会这么大。

听了我的推断江夏摇了摇头,沉声说道:“我感觉这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总之要留心一下唐果,我看得出来。那小丫头对你好像有一种莫名的信任,你要好好利用这一点。”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烟,随后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

过了会,金大发摸着脑袋爬了起来。随后他揉了揉喉咙,纳闷道:“诶,我怎么躺地上了?还有这喉咙怎么这么疼呀,你们不是对我做了什么吧?”

江思越呸的一声,随后一脸鄙视的看着金大发,说道:“对你?艹你大爷你也不看看你那模样!”

看两个人又快打起来了,我连忙拉住金大发把刚才发生的事情告诉给了他,金大发听完后一脸懵比。到最后他生无可恋的说道:“艹他奶奶的腿,老子刚才变成了一个女人?我说怎么不对劲,就在那破椅子上坐了一下,头就昏昏噩噩的不对劲了。”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是一脸的同情,到最后等他休息了一会,我扭头看向唐果,问道:“唐果,你知道国库在那吗?”

唐果点了点头,随后用手指了指所发半身像。

“卧槽!”金大发猛地跳了起来,随后指着所发半身像,说道:“国库就在下面?!”

唐果点了点头,随后她带着我们走了过去,接着她从兜里掏出了那只骨笛,掂起脚跟把骨笛插在了所发眉心的一个小凹槽里。

只听一阵巨响,所发半身石像竟然缓缓的把王座捧了起来,而王座的下面则露出了一个黑黝黝的楼梯口。深邃幽黑不知道通向何处。

但是紧接着,从楼梯口内突然涌来一股阴气,让我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战,而且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酸腐的气息,让人闻一口就有点头脑发昏。

“我去!”金大发扇了扇鼻子,随后皱着眉头说道:“这究竟是国库还是墓室呀,怎么这么臭呀……还特么是尸臭。”

“咦……不对呀!”江思越看着楼梯口诧异道:“这怎么会有尸臭呢……所发不是已经被唐果弄死了吗?”

我情不自禁的回头看了眼唐果,发现她此刻正揪着我的衣角靠在我的身后,看着楼梯口一脸的害怕,我揉了揉她的脑袋,安慰道:“唐果你怎么了?这里面到底有什么?”

唐果犹豫了下,随后写道:“不知道,只不过里面有一种让我感觉很害怕的东西,而且刚刚那个不是所发……”

“不是所发?”我皱了皱眉头,问道:“为什么你会这么说?”

唐果想了想,才写道:“总之……真正的所发不是那样子的……”

她的话让我们所有人都沉默了。不过仔细一想还真的能发现一些疑点,比如刚刚那如果真的是所发的话,那这所发未免也太弱了吧,居然被一首笛曲就给消灭了。

良久。待里面的浊气散去后,江夏抬起头看向我们,说道:“不管怎么说我们还是要下去看看的,大不了我们小心一点就是了。”

见我们答应下来后,江夏拎着莫邪剑一个人向国库内部走去,而我则紧跟其后,借着手电灯光可以清晰的看到这楼梯的全貌,可能是因为隐蔽的太好。所以这楼梯仅仅是简单的青石台阶,而且什么机关都没有,这让我们原本紧绷的心都不由放松了下来,当我们走下楼梯后。远处的黑暗中突然反射出一阵阵光芒,等我们走近一看,才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面前出现一个石厅,里面放着无数的木箱,这些木箱一个叠着一个,因为年代久远,所以很多最下层的木箱都已经被压毁,从而让上层的木箱倒塌下来。而箱中的无数银锭和金锭散落一地,被手电灯光照射后散发出一阵阵耀眼的光芒。

“卧槽!”金大发愣了一会后,把手中的三憎活佛尸体往地上一放,自己鬼哭狼嚎的朝那座金银山冲了过去。

“哈哈哈哈哈哈哈。发财了!”金大发从地上捡起了一块金锭后放嘴里咬了一下,发现上面有清晰的牙痕后,才欣喜若狂的笑了起来。

这时即便是我也有一股放下一切跑过去的冲动,但是最后理智还是压倒了欲望,并没有让我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等我回头后才发现,不仅仅是我,除了金大发外其他人都比较的镇定,这让我松了一口气,走到金银山的旁边我捡起了一块沉甸甸的金锭,只是淡淡的瞄一眼我就知道这绝对是真的黄金,只不过纯度有些低罢了。

把手中的金锭扔到地上后,我看着远处躺在金银里一脸幸福的金大发说道:“老金,赶紧办正事吧,铜莲瓣找到了随你怎么折腾!”

金大发愣了愣,随后才不情不愿的从金银里爬了起来,说道:“得,一时太幸福了有些失态!”

我白了他一眼,随后转身走到金银之中想要看看铜莲瓣在哪,但是这里除了黄金大部分的就是白银了,而铜莲瓣才拇指肚那么大。如果真要找的话那么这一座小山真的要找上半天了。

江夏翻找了一会后,抬头看向我,说道:“我们再往前面走走吧,铜莲瓣这种东西肯定不会放在这里的。应该和珍珠,珊瑚之类的奇珍异宝一起被单独存放在某处。”

我想了会,发现其实也蛮有道理的,叫上把背包装的鼓鼓的还一脸不舍的金大发。我们再次往前面的石室走去。

“卧……卧槽……你们等等我呀!”没走几步,金大发就被背包里的黄金给压的气喘吁吁。江思越看着金大发,调笑道:“就你这个肥猪体格还背这么多黄金,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吗?”

“去你二大爷的江思越,老子我喜欢!”说着金大发捡起一块黄金向江思越砸去,随后他笑道:“嘿,用钱砸人的感觉还真爽!”

见两人都快打起来了,江夏指了指前面凝眉道:“别闹了。到地方了。”

金大发一听顿时就不闹了,转而搓着手一脸yin笑的朝着另一个石室走去,而且也没再听他喊过累。

但是随后,室内突然传来了金大发的哀嚎,我心神一震连忙加快脚步闯了进去,生怕金大发在里面受到了什么意外。

但是当我闯了进去后,瞬间感觉心里有些无语了,因为此刻金大发手里捧着一个木盒子。木盒子里面则装着一株珊瑚,因为年代太过久远,所以金大发刚刚触碰到珊瑚表面,那体态唯美的珊瑚就变成了一堆粉末。

我没有理会他。走进室内我打量了一下周围,只见这个石室修筑了上百条石台,而石台上放着一个又一个木盒子,我打起精神一个个看了过去,但是当我们查看了所有的木盒子后不禁有些慌乱,因为那铜莲瓣依旧没有现身!

“唐果”墨兰看向唐果,问道:“那铜莲瓣究竟在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