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所发往事/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唐果犹豫了下,随后写道:“我也不知道,但是这里还有一个密室……”

“密室?!”金大发精神猛地一震,随后说道:“唐果妹子,在哪?”

唐果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看着我写道:“你们真的要去吗?真正的所发就在那里……”

真正的所发?我身体猛地一僵,但是随后我还是坚定的点了点头,说道:“没事,你带我们过去吧。”

唐果没有说话,她轻车熟路的走到西面的青石壁上。随后凝神仿佛在寻找什么一样,过了会她按住一个青石砖往里推了推,随后面前的石壁突然传来一阵响动,接着那面青石壁居然从中分开,并且刚一打开就从里面吹来一阵让人头皮发麻的阴风,阴风过后,从里面居然露出了一个黑黝黝的空间……

金大发张了张嘴,随后才说道:“老子……怎么右眼皮直跳呢。”

江思越凝重的看了一眼里面,说道:“里面阴气很重。”

“何止是重”金大发把背包放在地上,随后抱着三憎活佛的遗体喃喃道:“这里简直能媲美西丘了。”

说着他幽幽的叹了一口气,问江思越要了两根萤光棒后他扭折了几下,待手中萤火棒发出璀璨红光后才扔进了面前的无尽黑暗之中。

借着幽幽红光,我们终于看清了面前的空间里面有什么了,只见一座巍峨的宝塔耸立在面前,因为高度所以我只能看得清底下两层,这宝塔屋檐悬挂着铜铃,随着阴风发出一阵阵清脆的响声,而墙外更是雕刻着一尊尊小佛陀,赫然是民间传说中的浮屠宝塔。

金大发往前走了几步,随后他看着这座浮屠宝塔半饷都没说的出话来。到最后他看着怀里的三憎活佛遗体,叹道:“原来这所谓的永镇浮屠指的是这个呀,我还理解错了呢,三憎活佛果然是有大佛性的人。”

我看着面前的浮屠宝塔心里却有另外一个疑惑,要知道佛教最早出现在中国是在前秦。而真正传入中国的时候是在两汉,并且那时也仅仅只是传入,并没有大范围流传起来,而中原都没兴盛,为什么会在西域出现这么一座浮屠塔呢?

听了我的疑惑后江夏笑了笑,随后说道:“浮屠塔刚开始修建的用途你知道是用来干嘛的吗?”

我疑惑的看了他一眼,期待着他的后文。

“浮屠原本意思是佛塔和佛陀,到后面被民间传为了十八层地狱的别称,而浮屠塔原本的作用就是镇邪所用的,当初沙门室利房等十八人从印度来到秦国咸阳,秦始皇居然让他们修建了当时中国第一座浮屠塔,你知道是用来镇压谁的吗?”江夏盯着我,笑道。

我想了会,脑海中出现了一个威名赫赫的人,于是说道:“不会是白起吧?……”

“怎么可能!”江夏笑了笑,说道:“公元前211年,也就是秦始皇第五次出巡的第二年,一颗流星燃烧着耀眼的光芒落在了秦国东郡今河南濮阳一带的地面上,变做了巨大的陨石.有人在上面偷偷地刻了七个字:始皇帝死而地分.秦始皇听说了派御史前去挨家查问,没有人认罪,于是把居住在那块石头周围的人全部抓起来杀了,并愤怒地命人焚毁了那块陨石,这个传说你总该听说过吧?”

我点了点头,这个传说算是耳熟能详了。

江夏缓了缓,随后说道:“其实,那块陨石上的字并不是被人刻上去的。而周围的人也不是秦始皇杀的,那块妖石从天而降后秦始皇其实也非常害怕,恰逢佛教传法,于是秦始皇据说建造了一座七层浮屠塔来镇压那块妖石,当然了,这也只是一个传说。”

我疑惑的看了眼江夏,说道:“你怎么知道这么多传说呀。”

话音刚落,南宫小可就撇了我一眼,说道:“好歹我们也是国家的人,总不能什么都不知道吧。”

我尴尬的笑了笑,和江夏接触久了很容易忽略他的总参身份。

“你们行了!”金大发抱着三憎活佛的遗体,说道:“我们现在到底要不要进去呀?我胳膊都酸了。”

江夏看了金大发一眼,随后说道:“行了,我们走吧,不过一定要小心一点,这所发怨气很大,我们这趟带来的家伙事都丢的差不多了。”

所有人同意之后,我们才迈入石门内,只见这个空间其实也没多大,放了一座塔外也再没其他多余的位置了。我这时情不自禁的抬头看了一眼这座佛塔,发现这佛塔总共七层,上头细下面粗,每一层的塔檐上都挂着一颗颗小铜铃,每当有风抚过时就会发出一阵阵清脆的响动。除此之外,每一层的塔身还被挖出一个个石格,里面放着一尊尊石佛,这些石佛或怒目,或慈眉,但是在这种环境下它们都丢失了往日的威严,面目变得诡异可怖起来。

“你们看”此刻,金大发凑到塔身前细细的看了一眼,随后回头冲我们说道:“这塔快倒了。”

我凑上去看了一眼,发现这塔身居然遍布了犹如蜘蛛网一般密密麻麻的裂痕。看起来仿佛下一刻就会倾塌一样。

“不对呀……”袁继威揉着下巴一脸的不解,说道:“这浮屠塔上尖下粗,地下的地基一定打的无比的结实,而且这塔所用的材料也是一块块青石,这种塔如果不被破坏的话。那么屹立千年也不成问题,而且即便是要倒,应该也不会出现这种密密麻麻的裂纹呀。”

江夏淡淡的看了一眼塔身,随后他伸手在塔身上的裂痕处捻了捻,然后又放到鼻翼前闻了闻。才凝重道:“这浮屠塔也快镇不住大妖了。”

金大发闻言苦笑一声,随后他面色猛地一变,狠狠一脚踹在了浮屠塔的木门上。

只听轰的一声,两扇早已不堪重负的木门被金大发一脚就给揣飞了,随后金大发把三憎活佛的遗体放到身前,吼道:“所发!爷爷艹你奶奶的腿,有本事给我出来呀!”

金大发的举动吓了我一跳,我连忙拽住他,说道:“金大发我艹你大爷!你干嘛呢?”

金大发回头凝重的看了我一眼,说道:“我这叫引蛇出洞,毕竟敌在暗我在明,只有把她引出来,我们才有一丝胜算。”

我看了他一眼,总感觉这货其实也有点心虚,到最后我没有和他计较,而是小心翼翼的走到了这座浮屠塔的里面。

只见第一层的大厅内竖着一座释迦摩尼佛像,他盘坐在莲花台上,一手捻花一手放于膝前,本来这应该是一副很庄严的画面,可是这座释迦摩尼佛像的脸上居然好似被刀子划花了一样。而且浑身上下满是血斑,看起来异常可怕。

金大发走进来后看着释迦摩尼佛显然也愣了,半饷,他指了指佛像,说道:“这……究竟是谁弄得?这简直就是对佛祖不敬呀!真不怕死后遭天谴吗?”

“还能有谁?”江夏走进来后淡淡的扫了神像一眼,说道:“除了所发,谁还有这么大的胆子,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释迦摩尼佛像原本应该是用于镇压所发的,但是后面可能发生了什么变故,导致封印失效从而让所发逃出来了。”

袁继威走了进去,他听到江夏的话语后沉默了一会,随后说道:“难道你们不感觉奇怪吗?”

“奇怪?”金大发扫了袁继威一眼,说道:“奇怪什么?”

袁继威往前走了两步,随后抬头望着这座神像说道:“所发是巫显信奉的神明。而所发的转世更能成为巫显的女王,可是……为什么会有一尊所发被镇压在这里了呢?要知道用浮屠塔镇压可不是好玩的,据说被镇压的人每天都要忍受万佛诵经的痛苦,如果能把被镇压者消磨掉还好,可是如果消磨不掉……那怨气只会越来越强呀。”

江夏眼瞳一缩。随后他摇了摇头,说道:“这点暂时还不得而知,只不过这巫显的建立本身就是一股谜团,那就是在找到所发之前,巫显城的统治地位究竟归属给谁?而且当权者会不会迷恋权力而把所发当成是一种傀儡?这也是一个谜团,总之我们只有再往下看去,才能知晓事情的真相,再谨慎细致的推测终究也只是推测罢了。”

我点了点头,随后不再纠结所发为什么会被镇压这件事,转而朝其他地方打量起来,只见除了这个释迦摩尼佛像之外,四周的墙壁上还有壁画,和那三十二代所发的塔墓一样,记载着所发的生平。

这次不同的是,这壁画上刻画着一个女婴,这女婴一生下来不哭也不闹,只是躺在接生婆的怀里痴痴的笑,随着女婴越来越大,同龄人都已经学会走路的时候,这女婴还是只能躺在妈妈的怀里。到了模样七八岁的时候,甚至每天都躺在床上而不下床,只是那女孩眼神忧郁的望着窗外的天空,似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看完后,旁边的金大发突然大笑三声。说道:“你们看,神话就是神话,这所发小时候跟别的小孩也没什么区别吗!唯一的不同就是生下来不哭,不会走路,而且看最后那副壁画的描写来看。这所发似乎是患上了什么怪病。”

听到这话江思越也点了点头,说道:“而且你们看第一副图的场景,这所发出生的地方竟然是一片茂林,而且看所发母亲和父亲身上的服饰来看,所发的家境显然很困难。”

听江思越这么一说我也仔细看了两眼,发现确实是这个样子,但是……这又能说明什么呢?

江思越缓了口气,又说道:“再看看这最后一副图,所发她神情忧郁的看着窗外,你们看那窗子的款式,圆形无支,只有土地庙之类的寺庙里才会用这种款式的窗户,而且所发躺着的小床破旧,旁边的桌子上居然还有一个烂碗,我现在甚至有些怀疑,这所发的父母是不是要饭的了。”

我看了一眼袁继威,问道:“老袁,你怎么看?”

袁继威回过头看着我,犹豫道:“是不是乞丐不好说,但是家境一定很贫寒。”

“嘿!照你们这样说的话……”金大发猛地一拍手,说道:“那这所发是不是因为家境贫寒所以自卑,所以才从不下床从不出去玩,或者干脆说就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那种,当所发死后,别人就会把她之前那种怪异的行为曲解成圣人与众不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