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比翼双犀/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有可能”江思越点了点头,说道:“不过我们现在胡乱猜测是没什么意义的,别忘了这浮屠塔是有七层的,上面估计还有壁画。”

我点了点头,随后拿着三菱军刺向二楼走去,但是我这时心里有一个疑惑,那就是我们都已经进来了,这所发为什么还是避而不出呢。是想要偷袭我们,还是自大到在第七层等我们呢?这点让我感到很疑惑。

没时间多想,当我走到第二层后,面前的景象又是让我身形一僵,因为面前的石室之中竟然盘坐着几十具干尸,而且看他们身上披着的浅黄袈裟还有手中拿着的木槌可以看得出,这些死尸竟然是和尚!

金大发走进来看了一眼后愣住了,随后说道:“这特么……不是和尚吗?”

江夏点了点头,随后走到一具干尸的面前打量了起来,半饷他抬起头,说道:“这些和尚应该是从印度请过来诵经驱魔的,只是不知道中途发生了什么而导致全军覆没,金大发你准备一下,我感觉它们很有可能会诈尸。”

金大发犹豫了一下,随后拿起刀说道:“你的意思是把他们的头剁了?”

江夏摇了摇头,说:“这些人毕竟是僧人,这样做不好。”

金大发耸了耸肩,随后从包里掏出一个木盒子,接着他从里面拉出一根墨色的丝线后,说:“那就只能用墨斗了,只是这墨斗这么长时间没用,都已经干了,有没有用我也不好说。”

接着他和江思越两个人各自牵着一根丝线,在大厅里拉起了一个蜘蛛网一般的网格,把所有干尸都困在了里面,这时候我有些好奇,因为以往金大发要么用枪,要么用黑驴蹄子,还真没见他使过这么有技术含量的东西。

听到我的疑惑金大发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这叫墨斗,用公鸡血还有墨水以及伞兵绳制作而成的,算是老一辈人传下来的法子,可以起到镇压邪祟的作用,可是要我说这玩意还真不如枪好使。”

江思越白了金大发一眼,随后看向我,说道:“我们江家的秘技其实大多都是强化身体机能的办法。真正的驱邪之法也都是吸取别人的,如果论斗中驱邪谁最强的话,那就是发丘中郎将了,可惜的是发丘经已经失传,只有一个天官印徒留人间,如果把发丘经比作是一把无坚不摧的剑,那么天官印就是一面坚固无比的盾牌,如果以后有机会能找到发丘经的话,那么初三你超越我哥都不成问题了。”

我点了点头,其实在那一角未来中我就得知自己有一天会成为真正的天官传人,只是此刻我心里一方面想要得到发丘经,一方面我又不想,因为一旦得到了,那岂不是应证了未来的准确性?

叹了口气我不打算再去想这么多,随后我将目光转到四面的墙壁上,这次的壁画依旧是关于所发的。只见这上面的所发看模样应该已经十四五岁了,可是她依旧是每天躺在床上望着窗外的天空,因为手艺精湛,所以画师甚至将所发眼中那一种木然的绝望给刻画了出来。除此之外就没别的场景了。

我们商讨了一会并没有得出什么有用的结果,接着我们就直接来到了浮屠塔的第三层,来到第三层时,面前的石室中有一个石台。上面孤零零的放着一个小盒子,而盒子中装的是两只犹如独角仙一样的小虫子,和我们在三十三代所发塔墓中发现的虫子一模一样。

金大发走上前看了一眼,说道:“这不是和我们上次在塔墓里看到的虫子一样吗?话说这鬼玩意到底有什么用呀?”

我听完情不自禁的看向了身边的唐果,以她之前的表现来看,她一定知道些什么。

但是只见唐果此刻拽着我的手,双眼看着那两只虫子居然带有一丝忧伤,我摸了摸她的头,说道:“怎么了?你知道这是什么?”

唐果点了点头,写道:“这叫比翼双犀,算是一种无害的寄生虫,传说只有在西域古代的绿洲中才能发现,这比翼双犀非常罕见,到如今应该也已经灭绝了,这比翼双犀是一雌一雄,如果有情侣选择当比翼双犀的宿主的话。那么日后如果某一人死了,他体内的比翼双犀也会死去,而比翼双犀从不独活,一只死了另外一只也会跟着死去。那么无论距离有多远,另外一个人都会产生感应,”

“滋滋滋……”金大发看着盒中两只依偎在一起的比翼双犀叹道:“那这比翼双犀虽然感人,但是为什么要放到这浮屠塔中呢?”

唐果指了指天花板。写道:“因为第一代的所发就用过比翼双犀。”

我猛地一愣,因为之前可没人跟我说过所发有恋人呀。

金大发蹲在唐果的面前,随后眯着眼,笑道:“唐果妹妹呀。你还知道什么呀?全都说出来好吗?”

唐果警惕的看了金大发一眼,随后缩在我的身后向他吐了吐舌头,我无奈的看了一眼金大发,说道:“你别吓她了,总之唐果对我们没有恶意,该说出来的自然会说出来,你不要逼她。”

“好吧。”金大发尴尬的笑了笑,说道:“唐果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当然不会对她怎么样了。”

“蹦……蹦……”

就在我正想说些什么的时候,从下方的石厅中突然传来几声轻微的响动,我正纳闷是什么呢,金大发和江夏的脸色却猛地一变。

“墨斗阵被破了!!!”

话音刚落。楼梯口突然传来一阵阵凌乱的脚步声,金大发猛地把我身后的唐果推到墙角里,然后对我吼道:“初三,准备家伙事,下面的干尸快上来了!”

我这时已经反应过来了,手中刚刚抽出三菱军刺,楼梯口就窜过来几具干尸,金大发一马当先的冲了过去。随后一刀砍在其中一具尸体的脑袋上,但是这一刀居然卡在了干尸脑壳里,金大发抽了几下没有抽动,最后只能一脚连刀带尸给踹飞了。

我这时来不及帮他,因为一具干尸找上我了,因为这次手头没枪所以我硬着头皮持刀刺向了干尸的脑袋,但是我这用尽全力的一刺居然连外骨都没刺穿,瞬间我就感觉到了些许的不对劲。

“这干尸比外面的那些强很多!你们要小心点!”江夏拦住两具干尸后回头吼道。

我这时连回话的功夫都没。正当我手忙脚乱的时候,身后突然散发出一阵淡淡的金光,而且空中甚至传来了若有若无的诵经声!

而当这阵金光撒到面前这具干尸的身上时,刚刚还张牙舞爪的它居然身形一顿随后诡异的安静了下来。

趁着这个空档我连忙退后两步。发现不仅仅是我面前的这具干尸,整个大厅的干尸此刻都犹如着了魔一样,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我情不自禁的回头看了一眼。才发现那原本坐在地上的三憎活佛尸首突然散发出一阵阵金光,犹如盘坐在九天之上的佛陀一样宝像庄严。

随后那些干尸仿佛被感化了一样,竟然纷纷盘坐在地上,姿势跟三憎活佛的一模一样。而耳边的诵经声,也变得越来越清晰沉重,让我有种置身于佛堂的错觉。

看到这幕金大发咽了口水,随后说道:“幸亏把三憎活佛的尸体带来了,不然我们可就惨了。”

我情不自禁的点了点头,最起码这次金大发做了一件有意义的事,刚想回头表扬他两句的时候,却发现他此刻蹲在一具干尸的面前,脸色阴沉非常难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