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身后有人/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怎么了?”我走上前去拍了拍金大发的肩膀。

金大发指了指面前的一具僧尸,说道:“你自己看,这尸体被人动了手脚,我说我明明布置了墨斗阵为什么还会无缘无故的诈尸。”

我闻言内心一敛,蹲下身仔细看了看,才发现这具干尸嘴上竟然被涂抹了一些很新鲜的血迹。

看到这我顿时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当下内心不由怒火中烧,说道:“刘东那群人还真是阴魂不散呀。”

江思越走过来摇了摇头。说道:“刘东谭海手下那些人的本事我还是知道的,凭他们绝对走不到这里,可是我哥在我们队伍里,所以也不可能是总参,这就有些猫腻了,难道是某些人忍不住了,想要掺搅进来吗?”

金大发站起身来,随后说道:“我们现在要不要去找他们算账?”

江夏闻言摇了摇头,说道:“他们只要稍微有点脑子,就不会在下面等我们的。”

金大发想了想,随后呸了一口,说道:“那我们赶紧走吧,反正在这里面不能用枪,那群鳖孙子再阴能阴到哪里去。”

见所有人没有意见,我们登上了第四层浮屠塔,但是刚一进去就看见了犹如挂腊肠一般的景象,因为面前的大厅天花板上挂着十几具身穿红色长袍的干尸,之所以说是挂,是因为他们的脖子处都有一个铁钩,铁钩从脖子刺进去后从嘴里穿出来,看起来犹如待卖的猪肉一样。

金大发举着手电筒走到大厅抬头看了看,随后说道:“卧槽,这也是所发做的事?”

袁继威走过去伸手从其中一具干尸的身上扯下一块布片,说道:“这是巾帛,死者生前的身份应该不一般。”

就在我凝神细看的时候,身旁的唐果拉了拉我的袖口,写道:“这是长老团的白袍长老。”

“白袍长老?”我疑惑的看了唐果一眼,说道:“那身份应该不低呀,为什么会被挂在这里呢?”

唐果摊了摊手,一副我也不知道的样子,我无奈的看了江夏一眼,发现他此时正在一具干尸的面前仔细打量着什么,过了会,他回头看了眼我们,说道:“这些人是自杀的。”

“卧槽!”正在打量壁画的江思越猛地跳了起来,随后指着上面的干尸不可置信的说道:“自杀?什么人会用这样的办法自杀?”

江夏指了指死尸的面部。说道:“你们看这些死尸的手皆弯曲朝上紧抓铁环,而且面部的表情也并不狰狞,如果是死后才被人挂上去的话,他们的手臂应该是自然朝下的,而出现这种情况,只能说明他们是毫无意识的自杀之后,身体因为疼痛而本能的抓在铁环上”

金大发听完咂了咂嘴,说道:“其实,我刚刚被所发附身后跟这情况不是差不多吗,如果没有你们话我就是被吊死也没意识呀。”

我情不自禁的点了点头,回想到金大发刚刚的诡异神情,如果没有我们的话说不定还真会被所发控制自杀。

一时间没有了其他的线索,我们便将注意力放到了壁画的上面,这次壁画描述的所发模样大概已经十七八岁了,只不过这次她的身旁站着一个男人,这男人头戴铜盔腰带挂刀看模样应该是个军人。随后的剧情就有点老套了,壁画的最后所发看着那名军人眼中带着明显的爱意。

而最让我在意的是,这名军人的模样竟然和王宫外面的男人石像有些相像。

看完后金大发咂了咂嘴,说道:“我怎么感觉这到最后又会是个悲剧呀。”

江思越点了点头。说道:“我有预感,那所谓的预言应该是假象,甚至所发这个人都是被利用的,因为这所发小时候没什么异常呀。放到现在就是个重度抑郁症。”

“行了。”墨兰拎起背包后,说道:“赶紧上去看看吧,事情的真相不到揭露的那一刻就不要去轻易揣测。”

随后我们便登上了第五层的浮屠塔,但是进去后我发现,第五层的浮屠塔内只有十几具干尸,它们斜躺在墙壁旁让我看不出它们的死因。

但是当我的灯光照射到墙壁时,我猛地打了一个激灵,甚至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因为四面的墙壁上满是抓痕,密集到让人头皮发麻的程度。

见到这一幕即便胆大如金大发,也不禁揉了揉脸,说道:“这特么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呀!”

江夏看了眼墙壁并没有说话,而是走到了那几具干尸的身旁打量了起来,半饷他抓起一具干尸的手掌,让我们过去看。

等我凑近一看,发现这干尸的手指头只剩下了半截。里面已经露出了骨头,看起来有点凄惨,但是一联想到墙壁上的抓痕就不难猜出这干尸的指头为什么会变成这副模样了。

“奶奶的熊……”金大发打了一个哆嗦,说道:“这所发究竟是什么仇什么怨呀。居然这么残忍。”

江夏笑了笑,随后在死尸的旁边翻找了起来,半饷,他从地上横七竖八的尸体堆里捡起了一个木盒子。打开一看里面全是一些颜色诡异的粉末。

江思越凑到他哥的面前,看着这个木盒子突然惊道:“这些不就是雕刻壁画用的染料吗?那么这些人的身份应该就是工匠了,可是为什么会死的这么惨?”

江夏把木盒子放在地上,随后指着墙壁。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肯定是因为这个壁画。”

江夏的话让我一愣,随后我心中隐隐有了猜测,说道:“你的意识是,这原本的壁画不实,所以所发控制了这群人把原本的壁画生生销毁了?”

江夏点了点头,说道:“不然无法解释为什么这壁画会被销毁。”

想了会我们实在没有什么头绪了,就只能继续向上一层走去,当我们来到第六层时,却隐隐闻到了一股奇异的味道,这味道相当古怪,一会的功夫就让我满头大汗起来。这时不用唐果提醒,我就知道前面的大厅里有什么了,于是我连忙把江夏他们拦住,把死亡花王的功效告诉给了他们。

“那我们应该怎么上去呢?”听到这话金大发苦恼的挠了挠头。

我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了唐果,唐果看了我一眼,随后点了点头,写道:“你们在这里等一会,我上去解决它们。”

说着。唐果就挣开了我的手,一个人向上面走去,见墨兰还想拦她,我叫住墨兰,说道:“唐果她好像不怕死亡花王的。”

墨兰愣了一下,随后才点了点头。接着我看着唐果独自走到第六层浮屠塔内,因为她拎着手电,所以我可以看清里面究竟是个什么情形。只见那里面的塔厅内长满了体型妖异的死亡花王,密密麻麻的犹如一块花圃一样,见到这我头皮有点发麻,隐隐担心唐果的安全。

但是我显然是多虑了。唐果她平安无事的走到了死亡花王的丛中,并且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了她那支骨笛来,随后放进嘴中缓缓吹奏了起来,接着。一阵轻柔的有些哀伤的笛音便传了过来,这笛音轻柔婉转,犹如一位怀春少女期盼着爱郎归来,但是过了一会。笛音越来越悠长,其中还带了一丝淡淡的幽怨,接着,第六层塔室内的死亡之花突然燃烧了起来,熊熊黑火将那里的一切全部都淹没了,从外面只能看到唐果幼小的身躯被大火吞没,让人看了不禁有丝哀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