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刘逸现身/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唐果!”我此刻心急如焚,想要冲进去把唐果拉出来,但是身旁的金大发死死抱住了我,吼道:“初三你现在进去也没有用!只会白送性命的!”

我此刻头脑一片空白,半饷,我无力的瘫在地上内心无比的悔恨,我没有想到死亡花王到最后竟然会自燃,如果早先知道的话我绝对不会让唐果进去的,虽然和唐果接触时间不长,但是我对这个犹如妹妹一样的小女孩早就真心喜爱了。

“初三!”金大发拍了拍我的脑袋,我烦躁的把手推开没有搭理他。

“不是!唐果出来了。”金大发说道。

我猛地一抬头,发现唐果此刻竟然从火中若无其事的走了出来。随后跑到我的身边一头扎进了我的怀里。

我抱着唐果一时间竟然激动的有些说不出话来,到最后我只能摸着她的头,不断的说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等我稍微平复了一下内心的心情后。我看向唐果,发现她此刻别说是受伤了,连头发丝都没有灼伤到一根,于是不由有些好奇。说道:“你为什么一点事都没呀。”

唐果调皮的吐了吐舌头,写道:“因为死亡之花自燃的火焰叫魂火,据说会焚烧掉一切不纯粹的灵魂,可能是我的灵魂比较纯粹吧!”

看着唐果天真烂漫的脸蛋。我对她这个说法竟然不由自主的信了几分。

“行了,火灭了,我们上去吧!”金大发抽着烟,语气酸溜溜的说道。

我点了点头。然后拍了拍屁股站了起来,随后我们走到了第六层的塔室内,站在里面我情不自禁的往脚下看了一眼,发现刚刚还遍地大火的第六层塔室此刻地上居然连一丝灰烬都没,让人有种刚刚那只是一个梦的错觉。

摇了摇头,我不打算再去想这么多,当我转头看向四周的墙壁的时候,我不由愣了一下,因为这墙壁上空空荡荡的,连一丝壁画的痕迹都没,不过一想到下面的工匠遗骸我就释然了。

江夏看了看周围,随后说道:“这里貌似也没什么线索了,准备一下,我们上第七层吧?”

我点了点头,内心不由有些紧张,因为第七层就是所发的所在地了。此前它一直没有现身,所以我摸不透它到底什么意思,而且我心里还有一丝担忧,怕就怕进去那铜莲瓣却不在里面,那就真的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深吸了一口气,我把三菱军刺握在手里,随后看了眼江夏,发现江夏和江思越一人手里都握着一把匕首,看模样似乎是准备随时开启秘技,有这两个强力打手在,我心里不由多了一丝安全感,随后我将目光转向了唐果,说道:“你在下面等我们好不好?上面估计会有危险,到时候情况危及我们可就顾不上你了。”

唐果憨憨的笑了,随后她掏出画板,写道:“没事的。我可以自己保护自己,不会拖你们的后腿的。”

我张了张嘴,刚想继续劝说就被墨兰拦住了。

“初三,你有你的目的。我相信唐果也有她自己的目的,你不应该阻挠她,因为这是她的宿命,对吗?唐果。”

听到墨兰的话我愣了一下。随后我将目光转向了唐果,发现她此时神色有些紧张,不过依旧倔强的点了点头。

见此情形我也不好去阻拦了,随后我看了眼老黑,自从进大漠后老黑的精神就一直不是太好,连原本黝黑发凉的皮毛都变得灰乎乎的了,于是我用脚蹭了蹭它,说道:“老黑,你呢?怕死的话就在这下面呆着吧。”

老黑不屑的用爪子拍了一下我的脚,随后一只猫走到了墙角里并且蹲了下去,一副我就是怕,你怎么滴的样子。

我无奈的耸了耸肩。随后深吸了一口气,跟着金大发他们踏上了第七层浮屠塔。

这次领头的是实力最为强劲的江夏,事先我们已经商量好了,让江夏先进去。如果确实没有什么危险的话再喊我们进来,当江夏踏进第七层的那一瞬间,我不禁扭头看了一眼江思越,发现他此刻满头大汗神色紧张不已。但更让我吃惊的是,不仅是江思越,连南宫小可此刻神色都有点紧张,这一刻。我好似发现了什么……

“没事,你们进来吧!”

过了片刻,里面传来了江夏的喊声,我神色一松,接着走进了第七层浮屠塔,进去以后我发现这个不大的空间里居然有些诡异。

因为不远处,有一座破烂不堪的所发泥塑,那泥塑遍体的石衣都开始剥落,露出了里面的一具腐尸,而在所发泥塑的面前跪着一具身无寸缕的骷髅,这骷髅跪在地上,脖子戴着一条满是铁刺的狗链,而所发泥塑的一只手正牵着铁链,犹如主人一般的站在骷髅的面前。

而最让我在意的是,在所发泥塑的另一只手里,竟然捏着一片铜莲瓣。那正是我们此行的目的!这一刻我如释重负,甚至已经放下了恐惧,就在我走过去想要把铜莲瓣拿出来的时候,江夏拦住了我。正色道:“别冲动,你忘了这里是那里了嘛?”

江夏的话犹如一盆冷水浇在了我的头顶,让我瞬间冷静了下来,看着那具所发泥塑,我猛地想起了在科研基地视频里看到的那一幕,仔细一看果然一模一样,当下我瞬间警惕起来,因为这所发泥塑绝不可能就这么简单的交出铜莲瓣。

就这样,场内的气氛突然凝固了起来,我们不敢过去拿铜莲瓣,而那所发泥塑也没有丝毫的动静,但是我们却丝毫不敢大意。因为说不准这所发泥塑什么时候就突然爆发,然后让我们阴沟里翻船。

“喵呜……”

就在这时,楼下突然传来了老黑的叫声,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从楼梯口就突然被扔进来一个冒着黄烟的不明物体。

“有人来了,这烟有毒快憋气!”江夏看见这一幕立马反应了过来,冲着我们吼道。

我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但是当这黄烟飘来并接触到我的肌肤后,我的皮肤居然一阵痒麻起来,接着我感觉浑身的力气仿佛流水一样快速消失,终于脚下一软瘫在了地上。

我挣扎着抬起了头,随后发现了让我更绝望的一幕,因为就连墨兰和江夏都被这黄色烟雾给毒倒了,这一下说是全军覆没都不为过了。

“踏……踏……”

楼梯口这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接着一个男人走了进来,并且手里还提着一只猫,正是在下面躲灾的老黑。

“哈哈哈哈哈,半个月不见,你们还好吗?”

那个男人走进来后突然大笑了起来,声音嘶哑而难听,并且从他走进来后,空气中就弥漫着一股腐尸的臭味。

但是听到这声音我愣了,因为这声音虽然变化很大,但是绝对是那个已经死去了大半个月的刘逸!

“额……额木格?”袁继威倒在地上愣愣的看着那个男人说道。

“嗯,这次你办的很好,不愧是我刘逸的孙子。”

那男人说着向我们走来,当走近之后果然是那个本该死去的刘逸,但是当看清他的面目时我吃惊了,因为那人虽然是刘逸,但是他面上的皮肉发黑,看样子已经开始腐烂了,而且全身都散发着一股淡淡的臭味!

“额木格!你没死真是太好了!”袁继威激动的朝着刘逸大喊道:“可是,额木格你究竟为什么要这样做呀?张初三他们都是我的朋友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