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五十年前/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朋友?”刘逸歪了歪脑袋,看着袁继威笑道:“他们不是你的朋友,你是铁木真的后裔,怎么能和这一群黄皮狗当朋友?!”

袁继威愣了愣,看着刘逸半饷都没说话,反而是金大发瞪着刘逸骂道:“你特么才是黄皮狗,你全家都是黄皮狗,你个老不死的不是已经死了吗?!难道你是在诈我们?”

刘逸盯着金大发笑了笑,随后他把手中的老黑丢在地上,拍着手笑道:“我当然已经死了,可我又还活着,我五十年前就已经死了。但是我还是活到了现在!”

听到刘逸前后矛盾的话语我愣了一下,说道:“你究竟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刘逸笑了笑,随后蹲在我的面前掐了掐我的脸,说道:“你就是张晋的孙子吧?哈哈哈哈哈!时隔五十年。我杀不了张晋,却能干掉他唯一的孙子,也算是一报还一报了。”

“一报还一报?”我挣开他的手,疑惑道:“我爷爷究竟怎么招惹你了?你居然要这样阴我们。”

刘逸收回手,随后站了起来,面色阴沉道:“五十年前,你爷爷和姚九指来到了敦煌,想要找人带领他们前往大漠。当时我旁敲侧击,从他们口中得知了巫显古国的传闻,那时我欣喜若狂,因为如果能走进巫显随便拿出几件器具,我就能一辈子吃喝不愁了,于是我就向他们介绍了几个老牧民,等他们前往大漠的时候我顺着他们的足迹跟了过去,但是当我找到了巫显古城的时候,一路上历经千辛万苦才走到了巫显城,但是一次意外,我变成了这副半人半鬼的模样,如果不是运气好的话恐怕我已经死在大漠里了,回来之后我不甘心,我不甘心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却一无所得,这五十年来我查阅了各种各样的资料,终于!我发现了巫显城的秘密,在这座城里埋藏着一个永生的秘密!如今我等不及了,因为我的肉体已经开始渐渐的腐烂了,即便是羊膻味也再也遮掩不住了,所以我找了个人假死来诱骗你们上当。而你们也没有辜负我的期望,竟然真的找寻到了这里。”

“艹你大爷!”金大发吐了口水,骂道:“你个老不死的,来大漠的又不止我们一个,你怎么偏偏盯着我们不放?”

“你说的是谭海还有刘东吗?”刘逸不屑的看了一眼金大发,说道:“就他们手下那群草包,能不能撑到库母塔格都不好说,我一路跟踪你们两支队伍,最后我听到他们说已经干掉了你们的时候,我怒火中烧,所以替你们把他们全杀了,不过你们到最后居然没有死,这也超出了我的意料。”

此话一出金大发愣住了,半饷,他结巴道:“刘东那批人……是你杀的?还有我们的那匹骆驼也是你杀的?你究竟是人是鬼?!”

“当然是我,至于我是人是鬼……”刘逸笑了笑。说道:“我不是跟你说了吗,我是人,也是鬼,当然了。你可以把我当作是一具有意识的干尸。”

我愣了一下,随后我想到了朱永昌,此刻刘逸的状态和朱永昌一样,但是更让我惊讶的是。根据刘逸的话语,五十年前我爷爷和姚九指曾经来过巫显古城一次,那么为什么,姚九指在明明得知了巫显古城的位置,却还要装糊涂呢?甚至说,当时他们已经进了巫显,为什么不把一路上的经验告诉我们呢?如果这样的话我们无疑会轻松许多,我感觉一个个谜团犹如一张大网一样向我迎头扑来。但是我此刻却没有丝毫的对策。

“额木格!……”袁继威缓过神来后,对着刘逸说道:“你想要什么东西你就说呀,为什么要这样做?”

刘逸看了眼袁继威,淡然道:“我想要的东西你们给不了,因为他们的目的和我一样,等下拿到东西后爷爷把他们都杀了,然后带你回家。”

“卧槽!”金大发愣了一下,骂道:“老狗!你什么仇什么怨?!上一代人的恩怨为什么要牵扯到我们?再说了。九爷他们也没强迫你跟着去呀!分明是自己的本事不够,结果还要怪别人,真是老不知羞!”

刘逸转过头看了眼金大发,笑道:“你就使劲骂吧,放心,我不喝胖子的血,不过折磨人的办法我倒是懂得很多。”

说着,他就转身走到了所发的身边。随后从所发泥塑的手上把铜莲瓣给掰了下来,接着他又拿在手上仔细的看了两眼,才转身向我们走来,笑道:“这个塔里原本有两个所发,第一个,就是这个泥塑,她是第一代所发,而第二个。就是你们之前遇到的第三十三代所发,不过后者已经被你们身边的那个小女孩给干掉了,而这第一代所发也被浮屠塔给镇压了,真不知道你们畏首畏脚的在干嘛?”

我看着刘逸得意忘形的模样一时间心里居然有些懊悔。但是没过多久,我就愣住了,因为刘逸身后的那所发泥塑,居然无声无息的走到了刘逸的身后!

“怎么了?一个个这副德行的,难道还想唬我?”刘逸手里捏着铜莲瓣,看着我们得意无比。

“额……额木格……你身后!”袁继威结结巴巴的指着刘逸的身后说道。

刘逸原本得意洋洋的脸上顿时僵硬住了,随后他犹如机械一样生硬的回过头去,结果正好对上了所发泥塑那腐烂不堪的脸庞!

接着。刘逸浑身僵硬仿佛不能动弹了一样,而那所发泥塑身上原本就所剩无几的泥衣犹如下雪了一样缓缓脱落,然后它伸出一只手,把刘逸手里的铜莲瓣给拿了下来。接着它笑了,但是嘴角几乎扯到了后耳根,让我浑身寒毛都炸了起来!

“你……你不是……被浮屠塔镇压了嘛……”刘逸看着所发结巴道。

所发缓缓的摇了摇头,随后它伸出一只手轻轻的拍了拍刘逸。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刘逸的身上就犹如泼满汽油又被点了把火一样,从肩膀燃起一股黑色的火焰并且快速将刘逸浑身包裹住,短短的一刹那刘逸就变成了一个黑色火人……

“不可能!不可能!”刘逸躺在地上疼得浑地打滚:“尊师!你骗我!你骗我!你说过所发已经被浮屠塔镇压了的!你骗我!你骗……”

话还没说完。刘逸就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了,到最后火焰把他的皮肉烧光,并露出了里面的骸骨,到最后连骸骨也被烧光,只在地上留下了一滩灰烬。

这过程很短,短到我还没缓过神来,就看到地上只有一滩还冒着黑烟的灰烬了,我愣愣的抬起了头,发现所发此刻带着诡异的笑容在直勾勾的盯着我们看,这所发浑身高度腐烂,所以已经看不清它原本的面目了,而且它的嘴还被一根麻绳给缝了起来。尤其是那双腿,明明脚已经被砍断了,却还能站在地上,让我害怕中又有一股不可思议的感觉。

仿佛鬼使神差一样,我不禁回头看了一眼袁继威,发现他此刻神情木然,犹如呆泄了一样,但是显然我此刻是有点不知道死活了。

“初三!快跑!”

我耳边突然传来金大发的吼叫,我下意识的扭了一下头,结果出现在我面前的,是所发那张腐烂又诡异的可怖面庞!我下意识的想要一刀向它刺去,但是四肢无力的感觉让我连刀都抬不起来,在我惊恐的目光中,所发伸出一只手,随后摸了摸我的脸。

那一刹那被所发接触到的肌肤犹如碰到了一块烙铁一样,我下意识的大叫但是眼前一黑,就在我以为要死的时候,怀里突然钻进了一个轻柔的身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