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所发往事/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用想我都知道这个人肯定是唐果,说来也奇怪,这唐果扑到我怀里后,我脸上的炽烫感突然诡异的消失了。

等我睁开双眼后,我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庞,发现刚刚被所发触摸的地方已经被烧伤了,稍微触碰一下就疼得钻心。

面前的所发似乎也没有料到这一点,它愣了一下。随后伸手把嘴上的丝线给扯了下来,居然张着早已腐烂的嘴,说道:“你护他?……”

我愣了一下,有些听不懂所发口中的话语是什么意思。

但是出我所料的是,唐果盯着所发,脸上无悲无喜的写道:“我找了这么多年,依旧没有找到他,我们放手吧。”

“放手?”所发歪了歪头,随后用一种阴冷沙哑的嗓音说道:“你就是我,我就是你,难道轮回千年,你已经忘记了自己最初的目的。还是说……”所发回头看了眼我,说道:“还是说你喜欢上他了?”

我愣住了。

唐果摇了摇头,写道:“我只是感觉我的事不应该牵扯到旁人,而且……我累了。”

“累?!”所发先是冷笑两声,随后面色变得非常狰狞,说道:“找了这么多年,你跟我说累了?!既然这样我就杀了你,然后让别人去找!如何?”

唐果苍白着脸笑了笑。随后写道:“好呀……反正我千年前就想死了。”

所发愣了一下,随后它怒极反笑,然后看着我说道:“好,我不杀你,但我杀他!”

说着,所发伸手向我抓来,我想要闪躲,但是浑身无力根本躲闪不开,而所发好似也完全不顾及旁边的唐果,就在这万分危机的时候,从我腰间的玉佩中突然闪出一道红影,接着我闻到空气中传来一股香风,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生了!生了!”

黑暗中,耳旁突然传来一阵呼喊,当我睁开眼睛时。发现自己身处在一片密林之中,我抬头看了看天上,发现阳光并不刺眼,我又掐了掐自己的胳膊,发现也并不疼,我有些明白了,这是一个梦。

但是我随后又感觉到有些不对劲,谁在梦中能得知自己正在做梦呀?于是我开始打量起四周,发现在林中一个角落里有三个人。

这三个人一个看样子是孕妇,躺在地上满头大汗,而在她的旁边蹲着一个衣衫褴褛的男子,手里拿块抹布正在不住的给那孕妇擦汗,而孕妇的旁边站着一个老妇人,这老妇人怀中抱着一个浑身赤裸的新生儿,但是这新生儿不哭也不闹,看模样有些怪异。

“咦。所戈,你孩子有点怪呀,刚生下来都不哭,这样下去可不行。我帮你治治?”接生婆对着中年男子说道。

所戈搓着满是泥垢的大手,扶着树站了起来,看样子应该是个瘸子,此刻他满脸堆着笑。对着接生婆不住的说好。

看到这一幕我愣了,不过很快我就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这很显然是所发刚出生的场景。

得到所戈同意后,那接生婆抓着所发的腿把她头朝下拎了起来,随后便朝着所发的屁股打了几下,但是这所发即便被打,也只是不开心的嘟着嘴,不哭也不闹。

接生婆见状愣了一下。随后看着所戈,说道:“你这女娃有点不对劲呀,好像是个哑巴。”

“哑巴?”所戈面色一变,说道:“不能吧孙婶……”

接生婆白了所戈一眼。说道:“怎滴?我还能骗你不成,总之你孩子你拿着,这次的酬劳你该给我了吧?!”

说着,接生婆把所发塞到了所戈的怀里。所戈一脸沉闷的在身上翻找了一会,随后才掏出一把细碎的不知名货币,然后塞给了接生婆。

“呦!~”接生婆看了一眼手里的钱,惊异道:“我忙活了大半天,你就给我这么点钱?来之前价格不是谈好了的吗?”

所发面色通红,半饷他干笑两声,说道:“这两天街上没人,所以手头有点急,大家都是乡里乡亲的,我过两天就还您,您就通融下,行不?”

“呸!”接生婆唾了一口。一脸的鄙视道:“谁跟你乡里乡亲的呀,记得!我后天来拿钱!”说着,接生婆就一脸不开心的走了。

见接生婆走了,所戈叹了口气,随后他看着怀里的所发脸上又洋溢出了幸福的光芒。

“孩她娘,你看这孩子长的多俊呀!”所戈一边说着,一边蹲下身来把怀里的所发给地上同样衣衫褴褛的妇人看了两眼。

“嗯……不,不错……”地上的妇人面色苍白的看了所发两眼。但是此刻她面色苍白,连嘴唇都没有一丝血色,仿佛睁眼都是一件很费劲的事情。

所戈也感觉到了自己的妻子有点不对劲,他晃了晃她的肩膀,紧张道:“你没事吧?”

妇女的眼睛艰难的睁开了一条缝,她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头一扭,好似没气了。

“如君!如君你怎么了!如君!!!”

最后。丛林里只剩下了所戈痛不欲生的哭喊声。

还没等我感慨什么,面前的画面又是一转。在一片空地上,许多五六岁的孩童正聚在一起玩木枪木剑,只有一个小女孩站在远处显得那么的孤独。这小女孩身上穿着满是补丁的破衣服,头上的头发更是又脏又蓬松,乍一看上去就跟个野小子一样,只不过从那脏兮兮的脸庞可以看的出。这小女孩长开了也一定是个美人胚子。

此刻这小女孩正捧着下巴,看着那群小男孩眼中满是渴望,但是突然一块石子飞来砸中了小女孩的额头。

“你这野种怎么又来了?”只见远处一个小男孩带着一群小伙伴走到了小女孩的面前,骂道:“上次不是跟你说了嘛?以后不许来这里!”

“就是。一个叫花子的闺女真不知羞!”

“还是个哑巴,我妈说了,哑巴都是上辈子爱嚼舌根的长舌妇!”

“快滚吧!野种!以后再来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人群中熙熙攘攘,但是恶毒的话语却层出不穷。我此刻目瞪口呆的看着这群明明年龄才五六岁,但说出的话语却如此伤人的孩童,我走上去想要把所发拉出来,但是当手穿过所发的身体时,我才懂得这是一个梦。

小女孩灵动的大眼睛中蓄满了泪水,她蹲在地上咬着嘴唇一言不发,到最后那群孩童开始用手里的木剑,地上的石子朝着小女孩扔了过去。小女孩用手抱着头,把脑袋埋进了怀里默默的忍受着这一切。

到最后连我都有些看不下去了,但是我别无选择,只能把头扭过不再去看面前这些童年暴力。

当人群散去,小女孩的手臂和额头已经变得青紫了,当小女孩一个人含着眼泪走回家的时候,我默默的跟在了她的后面,想要看看这小女孩一生究竟有多么凄苦,也想知道所发究竟是怎么被推上神座的。

当来到小女孩的家门前,即便我已经做好了思想准备,可是依旧还是愣住了,因为面前是一个最多只有几十平方米的小寺庙,这寺庙两间窗户都已经破破烂烂的了,只剩下一些残存的木棱还挂在上面,一些白纸挂在木棱上随着风轻轻的摆动,让面前的场景更增添了一丝荒凉。

“所发,你回来了呀……”破庙里,一个蓬头垢面的中年男人看到所发后笑了笑,但是当看到所发额头上的伤痕时他愣了一下,随后连忙丢下手里正在熬制的汤走到所发面前抓起她的手臂看了看,最后他眼眶微红,说道:“那群小兔崽子又欺负你了是不是?我这就去教训他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