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谁是人,谁是魔?/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所发闻言连忙拉住了连走路都一瘸一拐的所戈,并且拼命的对着所戈摇头。

所戈见状抱着所发,泪水终于还是没有抑制住,哭道:“爸,爸对不起你,也对不住你妈,是爸没本事……”

所发笑了笑,抱着所戈没有说话,看着所发略带倔强的笑容,我猛地想起了唐果。随后感觉鼻子有点酸……

半饷,所戈放开所发抹了抹眼泪,说道:“行,别站着了,吃饭,我们吃饭。”

我情不自禁的往他们吃饭的地方看了一眼,两只破破烂烂的小板凳,面前有一个用树枝架起来的锅,脏的连内圈的边缘都有些发黑了,而里面漂浮着一些不知名的植物。还有一些黑黄色的沉浮物,看起来应该是一些野菜和糠的混合物,看到这我有些心疼所发,吃这种东西能果腹就不错了,就更别提什么发育了。但是即便如此,所发还是尽可能的把锅里的饭菜夹给所戈,想让后者吃饱一点。

随后,画面就在这样一副温馨又有点让人心酸的时刻结束了,随后出现的地点依旧是这破庙,不过在靠近窗口的小床上躺着一个女孩,这女孩姣好的脸上有些蜡黄,一双眼睛木然的看着天空,看起来甚至有些绝望感。

“吱呀……”

随着木门被推开,女孩的眼中又焕发了一丝光彩,只见所戈从门外走了进来,但是跟着他一起进来的,居然还有一个年轻人。

这年轻人腰里带把挂刀,身上穿着皮甲看起来英武不凡,当他看到床上的所发时不由自主的愣了一下,然后歉意的笑了笑。

这个动作让所发一愣,不过她还是站起身来,随后开始准备晚饭,所戈见到所发后笑了笑,说道:“发儿,这是西域都护府的汉火长,这次来有些事要做,所以会暂住几天的。”

所发面色一僵,不过还是顺从的点了点头。

晚饭的时候,所戈看着锅里的饭菜脸上有些发红,对着那个汉火长笑道:“家里拮据,所以招待不周还请多多谅解。”

汉火长不在意的摇了摇头,笑道:“无妨,这次来乌孙沿途都没人肯收留我,能承蒙你们招待已经感激不尽了。”

随后。这汉火长开始讲述起游历各国的所见所闻,听得所戈是滋滋称奇,即便是所发美目中也有异彩流转。

就这样,这汉火长在庙里休息了一夜,而且一个晚上都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情,第二天一早,所戈就出门乞讨去了,汉火长也闲的无聊,在院子里一边喂马一边和窗户旁边的所发聊天,虽然所发不能说话,但是这汉火长一个人也说的津津有味,故事就这样老套的发展了下去,可能是所发童年经历让她没有体会过这样的感受,也或许是太单纯,总之两个人就是相爱了,而在此期间我也得知了这汉火长的真名――汉超。

汉超一次外出回来后,凑到所发的身前笑了笑,随后说道“你猜我这次出去带回来了什么东西?”

所发痴痴的看了眼汉超,然后诚实的摇了摇头。

汉超眨了眨眼,随后从身后掏出了一个木盒子。打开后里面依偎着两个小虫子,正是比翼双犀。

“看,这就是比翼双犀!”汉超捧着小盒子得意洋洋的笑道。

随后,他看着一脸惊异的所发,正色道:“发儿。我明天就要走了,这比翼双犀你我一人一只,如果我没死的话,我就会回来娶你,如果我死了的话。那你就再找一个人吧。”

所发点了点头,随后又摇了摇头,一只手指了指自己,又指向汉超,用旁边的一块木炭笨拙的写道:“这辈子,我就嫁给你。”

汉超无奈的揉了揉所发的头,随后两个人就一人用了一只比翼双犀,然后在爱的作用下,两个人发生了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随后时间匆匆而过,时间一眨眼就过去了三个月。而我,也在这个梦境里待了三个月,我在梦里感受不到饥渴,也感觉不到困倦,犹如一位时光旅行者一样。注视着所发的生活,但是我有些害怕了,因为三个月我都没有从梦中醒来,那我到底还能不能出去?或者说……我已经死了?

但是我的疑惑并没有持续太久,三个月后的一个清晨。所发正在为所戈准备午饭,但是突然,她捂着心口昏了过去,所戈那天没有出去乞讨,而是守在了所发的身边。

当下午所发醒来后。她睁开眼睛的一件事就是看了看四周,随后她神情犹如崩溃了一样,竟然赤着脚跑下了床,而且边跑脸上还流着泪水,但是……更让我惊讶的是,她竟然说了一句话:“汉超死了。”

听到这话我的心头猛地一震,并不是因为汉超的死,而是因为所发此刻说的话!

汉超死了――汉朝亡了!

这两句话何其相像!甚至,一个非常恐怖的猜测在我脑海里形成了,那就是所发之所以会被推上神座,完全就是一个巧合!一个悲剧的巧合!

果然,所发犹如疯癫了一样,一边跑着,一边喊着汉超死了,当她跑到镇上时,无数人都围了上来,又厌恶又恐惧的看着所发。

“汉朝?汉朝怎么会死?这人谁呀,是不是疯了呀!”

“这人是老在菜市场乞讨的所戈的闺女,根据孙婶之前说的话,这野种一生下来就不哭。而且也从不说话,听说是个哑巴,而且据说她从小到大都没出过家门呢!”

“哑巴?怎么可能!哑巴现在怎么会说话呢!?要我说这人说不准是中了邪!”

“就是!肯定被邪魔附体了!”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这群人将一个悲剧的真相扭转的面目全非,到最后所发在人们的口中越传越邪门,甚至已经有人说她是邪魔转世,从而克死了自己的娘……

这时,不知道是谁向所发扔了一个鸡蛋,犹如连锁反应一下,许多人开始拿起脚边的烂菜叶,石子扔向了人群中间被孤立起来的所发。

“打她!她就是一个妖怪!一生下来就克死了自己的娘!”

“就是!杀了她!”

“杀了她,杀了她!”

就这样,所有人的脸上从惊疑变成了恐惧,从恐惧又变得狰狞,到最后,他们甚至有了一种病态的快感!看着这些人我只感觉通体冰凉,甚至我此刻心中有了一个疑惑,那就是……谁是人,谁是魔?

目光再转到场内的所发时,只见她对迎面飞来的石子既不躲闪,也不回击。只是任由它们将自己砸的头破血流,这一刻我再也忍受不了内心的情绪,我冲到人群中间,将所发护在我的身后,但是那些石头从我的身体穿过。砸在了所发的身上。

我愣愣的看着面前这群比所发更像妖魔的人们,心中突然有了一种无力感,我只能无力的坐在地上,木然的看着所发满脸是血的倒在血泊中,当人们发现出了人命而四散逃跑后。只留下了一地的菜叶和石头,以及所发那早已冰冷的尸体。

我颤抖的走到所发的身前,看着她那张有些凄美的脸以及那微睁的眼睛不由心如死灰,我伸出手想要把她的眼睛闭合起来,但是却无济于事。这一刻我真的希望自己能在现场,然后阻止这场人间惨剧,不是我喜欢所发,而是单纯的同情。

“发……发儿!发儿!”

远处,所戈一瘸一拐的走到了所发的身边,随后他老泪纵横的趴在所发的身上哭了起来。

“发儿!我一辈子不偷不抢,自认为问心无愧,可是我们究竟做错了什么!?老天爷要这样对待我们?为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