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一梦千年/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说什么?!所发的泥塑开始龟裂了?”在一座宽阔的王宫内,身披大红色长袍,手里拿着一根镶满宝石的教主正皱着眉头看着跪伏在他面前的老班底。

“是,是呀!”那人抬起头,对着教主惶恐的说道:“今天早上仆人刚进入神殿的时候就闻到了一股臭味,随后发现所发的泥塑已经开始慢慢龟裂了!”

“不可能!”教主转过身,三十年过去了,他的头发早已花白,但是那双眼睛却依旧透出一股奸诈的光芒,说道:“所发泥塑上我已经找了几位大师。在上面画满了降魔纹,即便这所发怨气再大,应该也出不来了呀。”

说到这,教主的眼中流露出一丝恐惧,说道:“你去把所发泥塑的外表再漆刷一遍,然后我找几个大师再加固一些降魔纹。”

“是……大长老。”那人擦了擦头上的冷汗,正要转身出去时,教主叫住了他,并用一股阴森的语气说道:“别忘了,这件事当初是我们五个人一起做的,一定要干的隐蔽,也一定要干的漂亮,不然我们谁也跑不了!懂了吗?”

“懂!我懂……”

待那人走后,教主转身看了看这金碧辉煌的大殿,脸上不禁透出一股迷恋。他嘴里喃喃自语道:“这里是我的……是我儿子的!是我孙子的!谁也无法从我手里将这一切夺走……谁也不能……”

随后,画面就在教主的自语中结束了,当再次出现时,依旧是这座大殿,只不过这时已经是夜里了。宽阔的大殿中点满了灯火,但是大殿内依旧有些昏暗,在最深处的地方,教主坐在王座上,身后的所发半身像将他捧起,犹如一位高高在上的神明,但是教主此刻低着头,面上阴晴不定,在王座的面前跪伏着三个人,这三个人将头埋在地上,身体却颤抖不已,显然内心并不平静。

“你们是说……”教主抬起头,昏暗的灯光将他的脸映射的有些狰狞,他顿了顿,说道:“所发泥塑已经开始脱落,而且刘莫也失踪了?”

提起刘莫,面前的三人浑身打了一个寒战,随后其中一人壮着胆子抬起了头,看着教主说道:“刘,刘莫不是失踪……今天下午有人在他家里发现了他,不,不过……他已经死了!而且是在床上被活活吓死的,我们在床前……发现了一片所发泥塑的泥衣……而且,帮大长老您绘制降魔纹的那几个人也死了……”

教主听完沉默了一会,随后才揉了揉脸。说道:“看模样所发泥塑的封印已经不牢靠了,或者说……她的怨气已经很大了,所以,我们现在时间不多了,都想想办法吧,如果你们不想成为第二个刘莫的话。”

地上的三人沉默了会,随后才一个个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不过这时,其中一人突然抬起了头,说道:“传说秦始皇当年曾经从外域引进了一个叫佛教的宗派,后来为了镇压秦亡妖石,听说秦始皇修筑了一座浮屠塔,虽然秦国已经亡了,但是我想我们可以借鉴一下这个办法,毕竟我们已经请来了巫显里面道行最高的几个人了,可是依旧束手无策,不如就死马当做活马医吧?”

教主低着头沉思了一会,随后才点了点头,说道:“行……这个事情就交给你了。”

随后的事情不出我所料,巫显顺利从印度请来了一众高僧。随后在国库中修筑了一座七层浮屠塔,虽然在修筑的过程中发生了很多怪事,但是这座塔终究是磕磕绊绊的修好了,随后,仿佛真的灵验了一样。从此巫显国里再也没有发生过什么怪事,而教主这个人,也得以善终。

看到这我有些憋气,因为当初的那五个人中,除了教主有众多高手保护外。其他四个人终究还是被所发给杀了,但是罪魁祸首没有死,这就无论如何也是我心里的一根刺了。

而教主死前,更是用一系列的手段,把自己的私生子给推上了大长老之位。而巫显,也正式从一个宗教式的国家,变成了一个子承父业的君王制的国度,唯一有区别的就是,教主这一切做的很隐蔽罢了。

就这样,一代代的所发出世,一代代的所发消亡,但是唯一不变的就是,巫显的真正统治地位始终还是教主的后裔。

但是当时光匆匆而过三百年,事情终究发生了一丝不同。那就是,某些所发在临死前的时候,口里说出的预言都不是之前准备好的剧本,但是偏偏这些偏离了安排的预言,最后反而成真了!这让教主的后裔们感到了一丝不安……

终于,当第三十二代所发在无数信徒面前说出那句――所发回来了的预言时,那些掌权者终于恐慌了,于是他们又从印度请来许多高僧,前去浮屠塔诵经驱魔,但是这些和尚进去以后就没再出来过,而王权没有永久这句话也是有道理的,自从教主死后,他的后人大多平庸,出了这档子事一个个也拿不出什么对策来。

当第三十三代所发,说出我回来了这句预言后,那些熟知当年恩怨的人更是绝望了。

随后,面前的画面又是一变,这次是在高空上鸟瞰巫显城,只见这时的巫显熙熙攘攘繁华异常,即便是夜里城内的灯火也不曾暗淡。

但是随着画面的逐渐拉近,我看到了在王宫的顶端,突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人影,这人影站在巫显的最高处俯视着巫显,渐渐的,天边开始刮来一阵阵大风。风中携带无数的尘沙袭向巫显,无数的人看着满天大风突然感到有些不知所措,但是紧接着,从地上突然钻出了无数的黑色萌芽,接着这些萌芽疯狂生长。变成了一株株的死亡之花,所有人看着已经变成了一片花海的巫显都有些惊慌,但是突然有人捂着口鼻,随后瘫倒在地上,接着没过多大会就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旁边的人还没反应过来,这些人就扑向了刚刚的同伴,亲人。

一瞬间,巫显的每一处角落里都传出了惨叫声,甚至让身处在高空之上的我都打了一个激灵。从我这里可以清晰的看到,无数的人跑向城门的方向,但是因为夜里城门已经关闭,而兵营也乱作一团,所以这些人硬生生被堵在了城内。

这场惨剧维持了一夜。到了第二天的时候,巫显城内已经没有一个活人了,当阳光洒在巫显城内的时候,巫显城的黑色花海燃起了滔天黑焰,但是这火焰并不灼烧木材。只是把上面的尸骸给焚烧了,当大火熄灭时,整个巫显空荡荡的,那原本居住在这里的数万信徒,更是犹如人间蒸发了一样。

最后。我终于还是看清了那站在巫显王宫之上的黑影,那是一尊泥塑,此刻她面朝着我,浑身龟裂的泥衣为它增添了一丝惊悚感,而那双无神的双眼。此刻好似也在盯着我看,我不由屏住呼吸,但是随后画面扭曲,我眼前一片黑暗,突然一缕阳光钻进了我的眼帘。这次还带有强烈的刺疼感,我艰难的睁开双眼,发现自己正趴在金大发的背上。

“初三!初三醒了!哈哈哈哈!我就说这小子命大!”

我用手揉了揉脑袋,随后向四周看了看,发现此刻自己已经身处在巫显城外了,回头时,甚至还能看见身后的巫显城,想起刚刚那一个梦我有些迷茫,因为那个梦太长了,我在那里活了几百年,见到了太多太多的真相,但是如今一想,好似也只是一个瞬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