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白万行?/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紧接着,趁老黑不注意我一把拎住它的尾巴,随后打开窗子把老黑倒提了出去。

“喵哇!!!”

只听一声凄厉的惨叫,老黑浑身的毛发炸起,并且四肢露出利爪不断的在空中挥舞,过了一会我把老黑提了进来,只听嗖的一声,老黑窜到墨兰的怀里并且浑身瑟瑟发抖。

“初三。你怎么还跟个孩子一样呀!”

墨兰不满的看了我一眼,我尴尬的挠了挠头,其实刚刚也只是玩心大起而已,没想到这老黑这么不禁吓。

整了整老黑后,直升机飞了将近两个小时,才飞进敦煌郊区的一个军营里,随后我跳下飞机,看着周围绿色的植被不禁有种想哭的冲动,将近一个月的时候,我们每天行走在戈壁滩里,眼前的一切不是黄色就是黄色,甚至到最后都有种想吐的感觉了。

走出军营后。金大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转头看着我们,说道:“我们估计今天就要走了,临走前和老袁一起吃个饭吧,昨天在军营里我可没吃好。”

我情不自禁的点了点头,肚里的馋虫被金大发一句话就给勾了起来。

随后金大发把他的那辆悍马从停车场里开了出来,然后在市中心找了一家酒店,一群人点了满满的一大桌子菜就开始吃喝了起来。

因为刚从巫显死里逃生。所以我们心里猛一放松的情况下白酒那是一杯接着一杯,等我摇摇晃晃的被金大发搀扶到房间里后,我一个人倒在床上连动都不想动一下。

就在我意识迷迷糊糊的时候,我眼角的余光好似看到了一个身穿红衣的女人,我睁大眼睛向她看去,但是眼前一片模糊什么都看不清,只记得她把我的鞋子给脱掉后又把我的身子给扶好,接着卫生间传来一阵水声,懵懂间脸上湿湿的,好似有人在给我擦脸一样。

没过多久,我就沉沉的睡了过去,这一睡就睡到了第二天正午,当我扶着头疼欲裂的脑袋起床时,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身上的被子也被人给掖好了,但是昨晚残存的记忆告诉我。这个人绝对不是金大发,我摸了摸挂在腰间的玉佩,心里不禁有些茫然,难道是……蔣明君?

想了半天我依旧没想出个什么头绪,最后也只能老老实实的穿衣起床,洗漱好后发现金大发他们已经在车里等着我了。

“初三呀,你这酒量不行了,就喝了几两白酒,居然从昨天下午睡到了现在。”

金大发指了指手腕上的手表笑道。

我干笑两声没有说话,随后才发现袁继威在昨天晚上的时候就已经一个人先走了,而我们则坐着金大发的车,准备回洛阳去。

这次中间走走停停一直到第三天才回到洛阳,而我和金大发商量了一下,打算先回姚记当铺那里看看,随后第二天再去姚九指那,金大发点了点头随后也没说什么。而让我意外的是,那唐果居然也要跟着我一起回姚记当铺。

想着第二天就可以送她回家,所以我也并没有拒绝,当我领着唐果回到姚记当铺的时候。只见龙一拿着根鸡毛掸子,在柜台后面有气无力的擦着桌面。

见我回来龙一抬起头眼神一亮,随后才撇了撇嘴,说道:“呦。回来了呀,怎么不在敦煌多玩几天呀?”

我看着龙一苦笑一声,随后说道:“老爷子,我现在看见沙子就想吐了。还玩什么玩呀,再说了,这不是一个月没见您老人家,有点想的慌吗。”

“呦!”龙一挑了挑眉。笑道:“一个月不见,嘴变甜了呀!得,这趟没白出去,不说别的,这皮肤黑了,看起来更成熟了,不错。”

说完后龙一看了眼唐果,问道:“这姑娘谁呀?初三我告诉你,你可不能乱搞呀!这小闺女我看着没多大,你别祸害人家。”

“老爷子,您想哪去了?”我苦笑一声,随后没有隐瞒,把这次巫显之行全部告诉给了龙一。

这一说就说了很久,龙一听完后沉默了半饷,随后倒了杯茶后递给了我,说道:“这件事我不好说。总之你明天去问姚九指吧,还有那什么死亡花王的事情你就更别多想了,按照你们之前的话语来看,你们碰到黑色泥板的第二天就已经中招了,这也就说明死亡之花的特性可以保持很久,说不定是从以前传下来的,而且你想想,害死了你那三个同学,对姚九指也没什么好处吧?总之你不要多想,这事我会让姚九指给你一个说法的。”

我点了点头,龙一满意的笑了笑,随后捻着花白的胡须看向唐果。笑道:“虽然你的年纪可能比我大的多,但是我还是厚着脸皮卖一次老,以后你可以叫我爷爷,回家后随时可以来这里找初三玩。”

唐果甜甜的笑了笑。随后写道:“谢爷爷~”

“哼,嘴真甜!”龙一开怀的笑了笑,随后看着唐果说道:“明天我让初三送你回家,今天就留在这里玩吧。”

唐果点了点头,随后就抱着老黑跑到一边逗猫玩了。

见唐果走后,龙一看着我,说道:“这唐果不简单呀。”

我愣了愣,随后笑道:“那可不,人家可是所发的转世。”

龙一摇了摇头,随后意味深长的说道:“负尽千重罪,练就不死心,以后多和这唐果接触接触。对你以后有好处的。”

“行!”我点了点头,随后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说道:“老爷子,这趟江思越没有跟我们一起回来。而是跟着江夏留在了罗布泊,估计还要过段时间才能回来。”

“什么?!”龙一闻言皱了皱眉头,随后他伸出手狠狠地敲了一下我的脑袋,说道:“你知不知道当年江夏失踪的时候江家发了多大的疯?这次江思越没有跟着你们回来,你感觉江家会善罢甘休吗?”

我愣了一下,随后摸着生疼的脑袋委屈道:“可是我们说了呀,他就是不回来,江思越这个人犯了冲就跟头驴一样,我们根本就阻止不了他呀!而且江思越本身就是江家塞进来的,和我应该没什么关系吧?”

“唉!你还年轻,所以不懂……”龙一叹了口气后,背着手说道:“只是暂时少了个江夏。或许江家还能忍,但是连江思越都没回来了,那么江家肯定会发疯的。”

说着,他可能是感觉自己的语气太重了,于是回头看了我一眼,说道:“不过你也别有压力,至少在我这家当铺,还没有人敢来光明正大的刁难你的,大不了到时候我放低点姿态,江家它们也不会太过为难你的。”

看着龙一我的心底流过了一股暖流,无论什么时候,当我每次回到姚记当铺的时候,面前这个老人都会尽自己所能的庇护我。

见我这副表情龙一笑了笑,随后拍着我的肩膀,说道:“放心吧,没事!这次你其实做的也对,罗布泊不比其他地方,轻易的粘上那里很有可能会引火烧身,除了必要的联系,不要和总参保持太过亲密的关系,懂吗?”

我点了点头,随后龙一摆了摆手,让我出去买菜做饭,晚饭的时候我和龙一又喝了几杯,当给唐果安排好住宿的地方的时候,我回到阁楼一头钻进了被窝里。

但是还没等我睡着,楼下的门就传来了砰砰的敲门声,我没有理会这个声音,刚想戴上耳塞的时候,我的手机却突然来了一条短信。

开门,有急事。

――白万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