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天官印,发丘经!/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猛地坐起了身子,看着短信有些不敢置信,要知道自从上次在南京一别后,我就很久没有见过白万行了,这次突然出现,而且还是挑在深夜这种时候,难道有什么深意?

想了会,我还是穿好了衣服准备下去给他开门,毕竟白万行这个人不会平白无故来找我,既然来找我那么就肯定有事。

等我摄手摄脚的走下楼把门打开后,只见白万行站在门外,他脸上依旧戴着一块青铜面具。而身上则包裹在一个宽松的黑袍下面,就这副装扮也只能晚上出来,不然被一般人看见还真得当场报警。

“你跟我来,我有些事情跟你说。”白万行见我开门后。指了指远处的街角说道。

我点了点头,随后跟他走了过去,看四周没人,白万行看向我。说道:“这次从巫显回来应该心想事成了吧。”

我眼皮一跳,不敢置信的看着白万行,问道:“你怎么知道?”

白万行笑了两声,声音异常嘶哑。说道:“因为当年我和你爷爷去过巫显呀。”

我愣了一下,随后心里才有点了然,白万行既然是我爷爷的四小龙之一,那么肯定也是老班底,和我爷爷去过巫显也不是不可能的。

不过这时我看着白万行,心里突然有一些事想要问他,于是说道:“白老爷子,您和另外三人为什么要突然隐退呀,是不是我爷爷……曾经吩咐过您什么?”

白万行低着头沉默了会,随后才说道:“有些事情现在还不能告诉你,总之……这件事情和你爷爷没有关系,这是我们自己的选择。”

说着,他伸出一只枯槁的手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这次来是有一件大事要告诉你的。”

“大事?”我疑惑的看了他一眼,问道:“什么大事?”

白万行伸出手指了指我腰间的天官印,说道:“发丘经下个星期就要在古泉拍卖行进行拍卖了,到时候你要准备一下资金,这对你至关紧要,千万要放在心上,懂吗?”

“什么?!”我心里猛地一震。惊道:“发丘经?怎么可能?!”

此刻谁也无法理解我此刻的心情,因为自古发丘经和天官印就是一套的,我只有一个天官印,所以天官的身份可谓是有名无实,但是只要有了发丘经,不仅我的身份没人敢再质疑,就连实力也会有一个飞跃,再也不用像之前那样看到危险而有心无力了!

白万行点了点头,随后说道:“现在知道这个消息的人还不是很多,但是听说发丘经是一个外行人投进来的,不过再等两天,估计就会闹得满城风雨了,现在你要找姚九指笼络一下资金,以确保能够万无一失。”

说着,他满含深意的看了一眼我,说道:“天官印之所以说是百无禁忌。不仅仅是它对阴物的克制力,有了发丘经上的秘技,天官印不仅可以防,也可以攻。只要得到发丘经,你的实力就会突飞猛进。”

我犹豫了下,虽然到时候可能会用姚九指许多钱,但是一想到发丘经对我的重要性。到最后我还是点头答应了下来。

白万行叫我答应下来后点了点头,随后他从身上摸出了一张卡,递给我后说道:“这上面有点钱,虽然不可能拍的下发丘经。但是能多一点就多一点的保障,密码是六个1,你拿着吧。”

我愣了一下,随后连忙把卡还给了他。并且表示自己不要。

白万行笑了笑,随后摸着我的头,说道:“我现在情况特殊,所以基本上用不到钱。再说了这些钱也都是你爷爷给我的,现在给你用用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大不了以后再还给我。”

我犹豫了一下,随后才把卡揣进了兜里,白万行见状轻轻的点了点头,说道:“那行,我就先走了,以后如果有事我会联系你的。”

我张了张嘴想要挽留他,但是心里感觉可能性不大,于是也只能点了点头,然后目送他离开。

百万后走后我一个人回到了店铺,但是刚一走进去就看到龙一穿着睡衣坐在柜台后面。

见我回来了,龙一打了一个哈欠,说道:“白万行走了?”

我愣了一下,随后心里有点忐忑没敢做声。

“瞧你这德行!”龙一笑骂一声,随后说道:“白万行这些年一直背着我们在做一些事,不过他这小子年轻时就没什么坏心眼,所以我从来不介意也不怀疑,这次他能来找你我很欣慰,这说明他心里还是念本的。”

我松了一口气,随后尴尬的挠了挠头,说道:“刚才白爷找我,说是发丘经要在古泉拍卖行进行拍卖,所以让我早做准备。”

“什么?!”龙一猛地站了起来,随后走到了门前,但是当他发现白万行已经走远了的时候,他回过头看向我,正色道:“你确定?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我心里一跳,不过随后还是点了点头。

龙一见状背着手在屋子里来回走动。脸上也是喜忧参半,过了会,他叹了口气,说道:“这两年洛阳不太平咯,这发丘经都出来了,不知道会引来多少条狂鲨。”

“有这么严重吗?……”我挠了挠头,看着龙一面上有些不解,说道:“这最多也不会就是一本书,不至于吧。”

“你懂什么!?”龙一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说道:“看到江家没?他们凭什么这么辉煌,凭什么这么肆无忌惮?这其中最大的一个原因就是,他们是正统摸金校尉,不仅实力强大在道义上也比我们多一分理,但是如今发丘经现世,只要有人得到它,那么完全可以再造就一个张家,李家,毕竟有了发丘经虽然不能说是天官,但也称得上是发丘中郎将了,这其中的利益有多大你根本无法想象。别的势力我们就不说了,谭海刘东,他们知道你有了天官印,所以不可能再眼睁睁的看着你拿到发丘经,这样一来他们两家就会彻底丧失和我们对着干的底气,而且除了他们还有江家,要知道江家之所以能保持目前的超然地位,完全就是因为发丘失传。搬山低调,卸岭没落的缘故,而发丘中郎将和摸金校尉,虽然同为曹操下属,但是前者的官职要比后者大许多,所以你感觉,江家会眼睁睁的看到发丘崛起吗?而且江家秘技多是练体,驱邪术一般都是融合百家而成的,所以这是一块短板,而有了发丘经,就能把这块短板变成长处,这样一考虑,江家也绝对不会放过这次机会的!”

我愣了一下,之前我确实没考虑这么多,但是如今龙一给我解释了之后,我发现这发丘经好似并不好拿呀!患得患失之下,我心情不由有些低落。

龙一看到我这副表情不由有些气急,他走上来狠狠地敲了一下我的脑袋,然后说道:“你个小子怎么这么没出息?泼你一盆冷水就泄气了?要是你爷爷当年,别说这了,得不到他甚至敢去抢你信不信?年轻人要有自信,即便有江家谭海还有刘东,但是我们两家积累了几十年的底蕴还是很雄厚的,所以你别多想了,我说那些就是给你长长见识的,这次发丘经我们志在必得,明天我去和姚九指商量一下,然后你把唐果送回家,以后记得多联系,听懂了吗?”

看着龙一恨铁不成钢的面容我揉了揉鼻子,随后乖乖的跑去楼上睡了,第二天一大早我给龙一做好早饭后,就带着唐果想要把她送回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