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白起坑杀四十万/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吃完早饭后,龙一去了姚九指那,而我则把唐果带了出去,在旁边的路摊上给她买了一串糖葫芦后,我揉着她的头,笑道:“唐果,你家在那呀?”

唐果咬了一颗糖葫芦,回头冲我笑了笑,然后用挂在胸前的画板写道:“初三哥哥,你带我在这里先玩一会吧,下午再给我爸打电话!好不?”

看着唐果水灵灵的大眼睛我着实不忍心拒绝,于是又带着她在古玩街转悠了起来,一路上走走停停,唐果虽然挑了很多东西,但也只是玩心大起所以并没有买什么。不过在一个摊位前,唐果突然蹲下身子从上面拿起了一件东西。

我看了一眼,那是一个长满了绿锈的青铜矛头,看样子虽然很像是真的,但是跟在龙一身边久了。出了店铺看这些古玩摊就不怎么信任了,而且看这古玩摊上只有一个青铜矛头,真正的倒卖商是不会用这种物以稀为贵的把戏的,相反他们则是一个摊位上九假一真,或者是九假一高赝。能不能捡到漏全看你的本事。

唐果看了一眼后,然后把青铜矛头递给了我,我虽然不明所以,但还是把它放在手心看了看,只见这青铜矛头虽然样子平平无奇。但是放到手上却犹如捧着一块冰一样,时间长了甚至隐隐生疼。

还没等我缓过神来,只见唐果拉了拉我的衣袖,然后指了指那个青铜矛头,写道:“初三哥哥!我要这个!”

我疑惑的看了唐果一眼。虽然不知道她一个小女孩怎么会喜欢这种东西,但是既然她喜欢,那么我肯定还是愿意掏钱买的。

心里这样想着,我拿着这块青铜矛头看向了摊主,只见这摊主模样大概六十多岁,身上有一股乡土气,但是这却让我的心里更加暗自警惕起来,因为有许多卖赝品的都是这种看上去像是农村老人的人,然后以传家宝之类的名义抬个高价,以此来骗一些想要捡漏的愣头青。

“大爷,这矛头怎么卖呀?”我拿着矛头装作漫不经心的模样问道。

“这个呀!?”老大爷咧着一口大黄牙对我竖了竖大拇指,笑道:“小伙子有眼光呀!这矛头可是一个宝贝,要不是它呀,我早就死了!要不是老了,工地活干不动了,家里还有个小孙子没结婚的话我才不卖它呢,大爷也不跟你玩虚的,一口价,五千!”

“嘶……”

我猛地倒吸了口凉气,心想这大爷也太狮子大开口了吧。而且这套路演技也真的是假的不能再假了,这把戏五十年前就在古玩街被用烂了,现如今居然还在用,我看着这么像愣头青吗?

这时我很想调头就走,但是一想到唐果从来都没问我要过什么东西,这次临走前好不容易有个喜欢的物件,我不能就这样伤了别人的心,于是我看着这个大爷,笑道:“大爷您别唬我了,我是前面那姚记当铺的,所以您跟我说这些没用,我看这物件喜人加上小孩子喜欢,所以才买的,这样吧,我给您五十,您去掉成本价还能赚一大半呢,您看行不?”

其实我说这话也是有些威胁性的意味,表示大家都是行里人,给彼此留点面子,说句不好听的。他要是还敢装愣我直接调头就走。

“去去去去去!!!”谁知道这老大爷一听面色一变,随后摆了摆手就让我滚蛋,嘴里还骂道:“现在的小年轻怎么都这么不识抬举,大爷我是看你有眼光,不像那群鳖犊子!说句不好听的。要不是小孙子这么大了都没钱结婚,不然你就是给我一万,这个矛头我也不卖!”

我诧异的看了看这个老大爷,一般的赝品商即便是谈崩了,但是只要不撕破脸皮一般也不会这样做的。这老大爷难道是新手?……

正当我转身想要离开的时候,唐果拽了拽我,然后给我使了个眼色,我愣了一下,随后我想到了唐果的身份。难道那个青铜矛头真的内有玄机?

想到这我又转身冲着老大爷笑了笑,随后搓了搓手,说道:“老大爷,那您总得告诉我这矛头的来历吧!总不能您说它是个宝贝,我就花五千块钱把它买了呀。要知道五千可不是个小数目呀。”

听到我服软,老大爷面上的怒色稍缓,随后他点了点头,说道:“这事我确定办的不太地道,这样吧。我就告诉你们这个宝贝的来历,我呢,是山西高平人,我们村叫小沟村,人家都说是小沟北。而我们邻村叫永录乡,我这么一说你该懂了吧?”

我茫然的摇了摇头,因为我确实没听明白这老大爷话里到底什么意思。

“你们这些小伙子没事能不能多看点书!”老大爷一脸痛心疾首的说道:“当年秦赵一战,因为赵括纸上谈兵不擅军事,所以杀神白起一战歼灭了赵军40万。而收了降卒的白起为了防止这些人重回赵国,就把他们全部坑杀了,而坑杀的地点则是在如今的永录乡一带。”

我精神一震,虽然我知道白起坑杀四十万赵军的事情,但是事情的具体经过我却不懂,如今见这老大爷就住在坑杀地点的旁边,我不由好奇了起来,因为我感觉后面一定有故事。

看到我惊奇的脸色,老大爷显然满足了自己的虚荣心,于是他咳咳两声,继续说道:“永录乡有个小山坡叫坡草山,那四十万冤魂白骨就埋藏在那下面,原本我小时候就经常听老人说,坡草山一到夜里就怨魂大作,经常从那山里传来金戈铁马的嘶鸣声还有士兵被坑杀前的哀嚎,即便是永录乡人,也把那里视为禁地,原本我和那些人一样,丝毫不敢靠近永录山,但是因为那时我在镇上卖猪肉,所以每天都要很晚才能回家,那时镇上到我家总共有两条路,一条大路一条小路,那天早上我去镇上后,从早晨到晚上一直下着大雨。但是我得回去,因为不然的话就要当误第二天的生意,但是因为大路地势低,那天的雨又大,所以积水都快到我的腰身了。万般无奈之下,我只能选择走小路,而走小路则必须要穿过坡草山,所以我当时有些犹豫,可那时候家里两个娃。如果不回去的话就要少赚一些钱,加上人们都说卖肉杀猪的人身上杀气重,所以我也就硬着头皮往那里赶了,我只记得那天天很黑,我拿着一盏油灯就连忙往家里赶,晚上的时候天上还下着小雨,所以我一手捂着灯口,一手提着灯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坡草山,然而那时候原本黑瞎瞎一点动静都没的坡草山突然喊杀声大作,当时可把我吓坏了。而且不仅如此,虽然那时我一个人都没看到,但是我能感觉到有许多人把我围了起来,其中有个人还喊着将军,还说要不要把我给杀了。听到这话我当时就尿了,然后趴在地上使劲给它们磕头,求它们放我一条生路,结果手放到地上时,我突然摸到了一个铁疙瘩。说来也怪了,之前那群鬼本来是要杀我的,但是我一拿到那个铁疙瘩他们就吓得四散而逃了,我缓过神连滚带爬的就跑回了家,也就是回家后我才发现。原来那个铁疙瘩就是一个青铜矛头,说来也怪,自从戴了这个青铜矛头之后,我不仅再没撞过邪不说,还一生都没得什么大病,所以我才说这玩意是个宝贝!小伙子,你这五千花的不冤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