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姚九指的解释/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姚九指沉默了会,随后才抬起头看向我,问道:“你见过朱永昌了嘛?”

我愣了一下,随后有些不可置信,说道:“难道……您当年也见过它?”

姚九指点了点头,随后才说道:“当年朱永昌也给我算了一卦,那就是让我出去后对巫显国守口如瓶,只有五十年后当巫显再次开启时,我才能把它说出来。”

我张了张嘴,不知道朱永昌说出这个卦象的目的在那,但随后我脑海中灵光一闪,如果姚九指当初把坐标直接告诉给我们的话,那我们绝对不会在刘逸那里停留的,而如果提前两天,那么也许就不会遇到唐果。如果没遇到唐果,我们在王宫大殿里就已经全军覆没了。

想到这我有些明白朱永昌的寓意了,不过随后我有个疑惑,那就是为什么姚九指要让我们去找刘逸,如果说姚九指一点都不清楚刘逸的猫腻那我还真的不信。既然如此,那为什么还要平白无故的给我们增添风险呢?

姚九指闻言笑了笑,说道:“刘逸的猫腻我自然知道,甚至我还知道他五十年前跟踪过我们呢,但是除了我们他是唯一去过巫显的人。而且刘逸这个人我和他合作了几十年,他的性格我最清楚,属于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不到最后一刻他是不会现身的。”

我苦笑一声,随后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说道:“九爷,就是因为这个,你就把我们往狼嘴里面送?”

“小兔崽子还跟我顶嘴!”姚九指笑骂一声,说道:“我当然做过保证措施,不仅因为朱永昌的预言里你是安全的。而且为了以防万一我还把你们的行程路线告诉给了总参的人,为的就是让江夏和你们搭伙,如今一切安定下来,只可惜没有引出刘逸背后的尊师。”

“尊师?”一想起刘逸口中的那个尊师我的心就有些沉重,于是说道:“九爷,您知不知道那个所谓的尊师是什么来头呀?”

姚九指低头想了片刻,才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说道:“这是一个非常神秘的人,说实在的他从那里冒出来的我都不知道,不过这个人很危险,有可能是……变数之一。”

“变数?”我疑惑的看了眼姚九指,问道:“您的意思是……”

姚九指摆了摆手,说道:“这件事你不要问,有眉目了我自然会告诉你。”

说着他拍了拍我的肩膀,道:“发丘经就要现世了,你好好准备一下,下个星期陪我去一趟,至于资金方面的问题你不要担心,我和张晋攒了几十年的家业,底子还是有一些的。你这几天没事就待在姚记当铺,不要轻易出去走动。”

“嗯?……”我皱了皱眉,疑惑道:“您的意思是,有人要对我下手?”

姚九指点了点头,说道:“很有可能,尤其是刘东和谭海,不会坐视你顺利取得发丘经的,总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你还是要小心一点的。”

“行!”我答应下来后,突然又想起了一件事,于是看到姚九指问道:“江家那边需不需要注意一下?毕竟江思越没回来,到时候恐怕他们要找我算账呀。”

“呦,你也知道呀!”姚九指一挑眉,笑道:“放心,江家应该不会做出这么没品的事情的,毕竟他们的身份是护道人,如果敢擅自插手的话,四龙头绝对会联合在一起的,毕竟谁也不想看到江家太过飞扬跋扈。不是吗?到时候顶多他们会向我施压,不会牵扯到你的。”

“护道人?”听到一个新名次,我好奇的问道:“九爷,为什么这么说呀?”

姚九指呡了一口茶水,咂了咂嘴道:“道是规矩。也是格局,如果非要打比喻的话,那么江家就是我们四龙头之间的一个中间人,他们不会偏袒某一方,除非某一方的势力已经开始压过其他三位龙头的时候。江家才会出手打压一下,因为这就是平衡,而国家和江家也喜欢这一种平衡,所以我们才会默许江家的地位,但是如果他们敢擅自插手……”说着。姚九指冷笑一声,说道:“那就砍掉他们的爪子!”

我点了点头,虽然对洛阳倒斗界这种盘根错节的势力感到很头疼,但是一想到自己目前不需要担负这种责任,我的心里就轻松了许多。随后我把上衣口袋里的铜莲瓣拿了出来,随后递给了姚九指,说道:“九爷,这是我们这一次去巫显得到的铜莲瓣,您看一下是不是能得到下一个地点的线索。”

姚九指嗯了一声。随后他就去书房里把铜莲台给拿了出来,接着他把第二片铜莲瓣插了进去,只见刚插进去,铜莲台就发出一声轻响,随后第一片铜莲瓣顶起来的铜梗缓缓的下降。接着另外一颗莲子被顶了起来,这次铜梗的高度有所不同,但是因为现在还不是正午,所以映射出来的倒影还不可信,但是即便如此我内心也是猛地一松。因为这证明我们之前猜测的想法是对的。

姚九指见状也是松了一口气,说道:“得,这下又有线索了,不过看样子应该要等到明天正午了。”

我点了点头,随后我刚想找个理由离开的时候,姚九指就把铜莲台收了起来,随后看着我,笑道:“对了,忘记跟你说了,你那个蔣明君和你相处的怎么样呀?人家好歹也救过你一命呀。”

我脸皮有些发烫,只能尴尬的揉了揉鼻子,苦笑道:“不瞒您说,自从上次回来之后,我就再没见过她了,而且我总感觉这人鬼疏途的……”

“什么人鬼疏途?!”姚九指白了我一眼,说道:“人家对你有情有义,又肯舍命救你,你不能伤害了人家,懂吗?”

其实,一想起蔣明君的千年苦等和在巫显时的奋不顾身,我的心就隐隐有些悸动,但是当我回想起那一角未来的时候,总是有些抗拒,抗拒墨兰,抗拒蔣明君。说白了就是明知道在一起也不会有好结果,何必负了人家呢。

看到我这样,姚九指沉默了一会,随后说道:“你既然进到皇宫里面去了,那么应该见过那个未来吧?”

我沉重的点了点头。在那个未来里,即便是九世铜莲最后好似都没有用,每当回想起这些我就心口有些发闷,不知道自己再这样坚持下去是否有意义。

姚九指拍了拍我的肩膀,安慰道:“所谓的未来只不过是一个预言罢了。只是将你内心里最害怕的东西给呈现了出来,你爷爷当年还预见你22岁那年就死了呢,结果怎么着,你现在不还是活的好好的吗!”

我点了点头,心里不禁好受了许多,我如今能活着就是一个奇迹,还有谁能说未来不可改变呢?

见我放松下来,姚九指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对了,还有那个唐果。那可是一个金大腿,你小子可得抱牢了,但是记住,相交可以,切不可太过投入!”

我心里一咯噔。看着姚九指面上满是不解。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姚九指叹了口气,说道:“但是有些人你可以改变她的命运,但是有些人则不能,总之你要牢牢记住我的话,行了。你回去吧,记得多陪陪老爷子。”

见姚九指下了逐客令,我也没有过于逗留,出门打了一个的士后就心事重重的想要回到姚记当铺,正当我满脑子想的都是唐果怎么了的时候。我只感觉车身猛地一震,当我扶着前座椅想要看看是怎么回事的时候,突然发现出租车的前面拦着一辆面包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