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下黑手/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刚刚不仅我吓了一跳,连出租车大哥都吓了一跳,此刻他回过神来打开车窗把头伸了出去,骂道:“cnmb!开车不长眼呀!找死能不能去跳洛河?!别特么来祸害我呀!”

但是随后他愣住了,因为前面的面包车把门一拉开,从里面钻出了七八个年轻小伙子,他们浑身痞气一看就是社会闲散人员,只见他们手拿钢管围了上去。出租车大哥愣了一下,随后才冲着他们喃喃道:“你……你们干啥呀?别过来呀!再过来我可就报警了!”

“去你麻痹!”

只见领头的一人身穿黑色西装,看模样应该是个头,接着他走上来啪的一声就给了后者一个大耳刮子,接着对着懵比的出租车司机骂道:“别说你报警,就算你把警察局局长找来,我看看他能耐我如何!”

说着他不再去管出租车司机,而是走到副驾驶门外,然后把门拉开,看着一脸茫然的我,阴阳怪气的说道:“三爷!您能下车了嘛?”

“你是?……”感觉到来者不善,我心里暗自警惕起来。

那领头男子笑了笑。说道:“您别管我是谁,跟我们走一趟吧,到了地方您自然知道是谁找你。”

我盯着他的眼睛,说道:“如果我不呢?”

“不?”那男子愣了一下后笑了笑。随后猛地一钢管捅在了我的肚子上,骂道:“老子叫你三爷是给你面子,麻痹的不识抬举,也不看看你是谁,就仗着继承一个东龙头,装什么蒜呀?!”

我促不及防之下抱着肚子倒在了座椅上,腹中剧烈的疼痛感让我都疼得睁不开眼睛,甚至喉咙还传来了酥痒感,半饷没忍住,从喉咙里咳出了一丝血。

“呦?”那男人看着我诧异的笑了笑,然后说道:“这么不禁打呀?我跟你说,没了张晋你就是一个废材!怎么了?还瞅着我不服气呀?”

说着他的面色猛地一狰狞,随后一棍打在了我的头上,我脑海中一震就感觉眼前一片发黑,最终还是没忍住昏了过去。

当我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是被冻醒的,我艰难的睁开眼睛想看一眼周围环境,但是动了动手才发现胳膊早已被勒的没有了知觉,等我抬起依旧隐隐作痛的脑袋往上看了一眼时,才发现自己被捆着双手吊了起来。

而我的周围则是一排排的冷冻肉品,看样子我是身处在一个冷库之中。而我的面前则坐着一个披着军大衣的老人,在他的旁边站着一个年轻男人,正是之前把我打昏的年轻人。

那男人见我醒了后笑了笑,说道:“可以呀,我才刚把你的衣服扒光你就已经醒了,本来我还以为要朝你再泼几瓢凉水呢。”

“你是谁?……”

我瞄了他一眼,因为肚子依旧传来阵阵刺痛,所以我的声音异常的虚弱。

“我是谁?”那男人歪着脑袋笑了笑,说道:“我叫江凌!怎么样,现在知道我是谁了吧?”

我不敢置信的看了他一眼,说道:“难,难道你是江家的人?……”

江凌点了点头。随后他从地上拎着一根鞭棍就走到了我的身旁,接着他用鞭棍抵着我的下巴,面色狰狞道:“看来你还不傻呀?!快说,江思越和江夏在哪?!”

我看了他一眼,随后说道:“回来以后我不是就说了吗,他俩就在罗布泊。”

“艹你大爷的!”江凌用鞭棍狠狠的抽了一下我的后背,骂道:“谁让你把他留在罗布泊的?你难道不知道江思越对我们江家的重要性吗?!你是不是想死?”

我疼得闷哼一声,随后瞄了他一眼后垂下头没有再搭理他,因为跟这样的人再怎么解释也是无济于事的。

“呦!艹你大爷的老子再给你松松皮!……”

“够了阿凌!”

那个原本一直在冷眼旁观的老人突然喊住了江凌,然后转过头看向我,说道:“看在姚九指的份上我就不为难你了,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要么你在这里住一夜,要么你把江思越他们的具体位置告诉我。”

我抬起头看了他一眼,随后笑道:“我那知道他们去那了,反倒是你呢,你又是谁,我现在虽然再怎么不济,但好歹也是名正言顺的东龙头,你这样对我就不怕其他三位反扑吗?”

“我是谁?”那老人饶有兴趣的看了眼我,说道:“我呢,叫江宋,至于会不会引来其他人的不满嘛……我感觉不用太担心,因为你们最近风头出的太大了,所以有两家已经不满意了,我这是被逼无奈才来提醒提醒你的呀,年轻人要懂得木秀于林这个道理,还有,你虽然是个东龙头,但是你知道自己手下有多少人吗?骨干叫什么吗?看吧,其实你什么都不懂。”

“是呀!”江凌笑了笑,说道:“二叔。我看这愣头青什么都不懂,干脆问完话直接丢洛河吧,我就不信姚九指会为了一个朋友的孙子跟我们撕破脸皮。”

江宋摇了摇头,说道:“这样不行。底线还是要有的。”说着他看向我,说道:“小伙子,这样吧,既然江思越和江夏他们暂时都没能回来,那么我就暂不追究,不过你要把你们去巫显一路上的经历告诉给我,这样我就提前放了你,你也不用再吃皮肉之苦了,这样大家不就皆大欢喜了嘛?你以为呢?”

我沉默着没有说话,因为巫显的经历关系到九世铜莲的后续线索,所以我无论如何也不会把这些告诉给他们的。

“二叔,这小子不识抬举。您先让我教育教育他,然后您再来问话,您看行不?”说着江凌握了握手中的鞭棍,看着我是一脸的笑意。

江宋摇了摇手。随后说道:“不行,再打就要出事了,有些事还是不能做的太难看。”

说完他想了一会,然后看着我突然把身上的军大衣给脱了下来。随后递给江凌说道:“这里冷,把衣服给人穿上,不然回头就冻感冒了。”

江凌愣了一下,随后仿佛想起了什么一样。嘴里说着好,结果拿着军大衣出去了,过了会等他回来的时候,军大衣还在不停的往下滴着水,接着江凌走到我的面前把这件浸满了水的军大衣给我披了上去,说道:“我们先出去吃个饭,你在这里等我们会呀!哈哈哈!”

说着,江凌就和江宋走了出去。

因为气温低。所以没过多久我就浑身冷得发颤了,到最后我全身都被冻的没有了知觉,连意识都有点模糊了。

就在我快要撑不下去的时候,冰库的门突然被打开,随后江凌和江宋走了进来,看着已经奄奄一息的我笑道:“怎么样?你还是把事情经过给说了吧,何必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呢。”

此刻我连抬头的力气都没了,只能木然的摇了摇头。见我这么倔江宋两个人都是沉默了一会,半饷江凌抬起头,说道:“二叔,现在怎么办呀?这小子好像是软硬不吃呀。”

江宋低头想了会。才说道:“既然这样的话就算了,我们赶紧把人送回去吧,估计姚九指那边也已经意识到不对劲了。”

不过说完后,他看着江凌饶有深意的说道:“当然,在我们送他回家的途中,他很有可能会丢掉一些东西,你说是不?”

江凌愣了一下,随后才点了点头,笑道:“行,二叔!您先回去,东西我过一会就给您送过去。”

江宋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才转身走了出去。

见江宋走了,江凌走到我的身旁后在我身上四下摸了摸,随后才把我腰间的天官印给拽了下来,说道:“这玩意你还没资格用,回去之后好好反省一下,洛阳不是你想出头就能出头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