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值!他是我男人!/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人为难的看了一眼龙一,随后才说道:“行,您稍等,我这就去启禀老家主。”

那人走后没多久,江嵩就从里面走了出来,见到龙一他满脸带着笑,说道:“老龙呀,怎么不进来坐坐呀。有什么事不能进来说,让别人看见了还以为我江家不懂待客之道呢。”

龙一眯着眼笑了笑,说道:“你们江家连龙头都敢打,原来还懂待客之道呀。”

江嵩面色一僵,随后走到龙一的身旁揽住了他的肩,说道:“老兄弟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呀,本来我还想明天带着他俩去给你登门道歉的,没想到你来的这么快,不过也好,我这就让那俩人出来,给你们一个交代。”

“诶,别呀!”龙一笑着推开了江嵩的手,说道:“这个道歉,我就不要了,我也不跟你玩虚的,把那俩人一人给我卸掉一根胳膊,再把天官印给我还回来,我现在调头就走。”

“嗯?……”江嵩眯着眼睛看了看龙一,寒声道:“老哥,这有点不大合适吧?他俩就是不懂事了点,没必要赔上一只胳膊吧?你看是不是有点太过了?”

“太过了?”龙一诧异的回过头看了一眼江嵩,笑道:“老嵩,不是我说你呀,就算你大儿子在初三面前,也不过就是辈分高了一层,但是要按照规矩来看的话,他叫你儿子一声叔,那是给你儿子面子,他就算叫你儿子全名,那也没什么不合适的,可是就你儿子手下的两条狗,居然敢劫了东龙头还打了一顿,临了还把天官印都给抢走了,请问这是什么规矩?或许你江家的规矩是这样的,但是在洛阳,还轮不到你们江家做主吧?”

江嵩沉默了一会。随后看了眼龙一,说道:“天官印是不是他俩拿的我们暂且不说,但是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既然是我江家的人犯了错,那么我们自然有我们的规矩,所以说还不劳你费心,夜里风大我身体受不了,这就先回去了,至于你吗,年纪大了就养养老吧,别再插手行内事了。你说是不?”

“这点小风就受不了了?”龙一看着江嵩的背影冷笑一声,说道:“是不是身体不行了呀?要是这样的话得早点安排后事呀,另外,我看你这德行是打算不认帐了?你确定要这样做吗?”

江嵩止住脚步,随后转过身看了眼龙一,寒声道:“老龙,你确实要和我撕破脸皮?”

龙一耸了耸肩,一副无所谓道:“洛阳这潭水平静的太久了,是该换换了,我们东西两家有这个决心,那你呢?要不要联合谭海刘东来和我们玩呀?”

江嵩脸色变得十分难看,他死死盯着龙一的脸,说道:“你确实为了他值得?”

“值得。”龙一盯着江嵩正色道。

“好!”江嵩深吸了一口气,随后冷笑道:“你龙一都有魄力为了一个外人和我撕破脸皮,那我江嵩有什么不敢的,你有什么招就尽管使出来吧,我接住就是。”

“杀!!!杀!!!”

正当江嵩转身想要回江府的时候,从远处的黑暗中却突然传来了喊杀声以及阵阵战马的嘶吼。

这突如其来的动静让江嵩僵住了身子,只见远处的黑暗中突然钻出了一支队伍,在队伍前列是一排排身穿盔甲,手持金戈的甲士,在他们的身后有一架用六匹白马拉着的马车,在马车上还有一个纸人,它两腮抹满了红粉。细长的眼睛中透出一股讥讽,只见这支队伍走到了我们的面前,随后上百甲士猛地一转身,将手中的金戈对向了江嵩。

“呦,郡马爷,小的来迟了,您别介意呀。”马车上的纸人跳了下来,随后弓着身子跑到了我的身旁,笑道:“前些日子我家郡主身体有恙所以回家修养了几天,没想到郡马爷您竟然被人欺负了,所以郡主就带人来给您找场子了。”

我凝神看向了那架马车,因为车窗有珠石穿成的帘子,所以我只能大概看到里面坐着一个女人,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应该正是蔣明君。

想到蔣明君来亲自帮我出气,我心里要说没有一丝感动也是不可能的,于是我点了点头。看着纸人轻轻的说了声谢谢。

这时外面传出了这么大的动静,从江府还有四周涌上来了许多人,看着这边发生的事情眼神中皆是震惊,在人群中我还看到了江宋和江凌,看到我的目光他们缩了缩脖子随后隐没在了人群之中。

那个纸人好似全然不在意一样,它蹦蹦跳跳的跑到了江嵩的面前,讥笑道:“老家伙,你就是江家家主吧?之前你不是还派了几个人来闯我家郡主的陵墓吗?话说你找也不找几个厉害的,送几个废物过来送死干嘛呀?识相的就把欺负我家郡马爷的人给交出来,不然我们就屠了你全族。”

“屠了我全族?”江嵩虽然面色异常难看,但还是冲着纸人回呛道:“我倒要看看你怎么屠了我江家全族。”

纸人挠了挠头,随后它看向周围。说道:“你的倚仗不会就是这些四合院组成的大阵吧?这阵法麻烦是麻烦了点,但是我拼光你们一半的人还是有把握的,我活了一千多年也早就活腻了,不知道你愿不愿意为了两个族人而填上那么多条人命。”

闻言江嵩沉默了一会,随后他转身看向那架马车,说道:“自古人鬼疏途,你们这样大摇大摆的走出来难道就不怕天道惩罚吗?我天官印可以还给你们,甚至以后可以不再针对东西两家,但是这个人,我不会交的。”

“不交?那你就去死吧。”马车中传来了蔣明君淡淡的嘲讽声。

江嵩听到这话并没有恼怒,而是沉默了一会,才抬头说道:“你是鬼,他是人,你感觉这样值吗?”

蔣明君闻言轻笑两声,随后才说道:“值,因为他是我男人。”

“好!好!”江嵩怒极反笑,说道:“既然这样的话那就来吧,我倒要看看你们这一个个小妖是怎么屠了我江家半族的!”

他话音刚落,从天边就吹来一阵大风把江府围墙外的落叶都给吹上了天,接着风越来越大,甚至从风中还传来了阵阵鬼泣声,风中有男人在大骂,有女人在哀泣,还有婴儿在啼哭,随着风越来越大连带着周围的温度都下降了许多,我望着天空不禁紧了紧衣服,有些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没等我回过神来,天上的落叶就席卷了下来。随后在风力的作用下,地上的落叶竟然排成了三个大字――那我呢。

看到这一幕江嵩大惊失色,他走到空地上抬起头大声问道:“谁?!到底是谁?!”

没人回答他的问题,因为一阵大风吹散了地上的三个用落叶堆成的字后,又在江府的空地上组成了六个字――或交人,或灭族。

看着这六个大字江嵩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十几岁,连原本紧绷的背脊都弯了下去,随后他转过身子,看向他面前的族人,颤抖道:“行,行……把江宋和江凌找出来,然后……然后一人卸一只手。”

江嵩的态度不禁让我大为惊奇,要知道即便是蔣明君出场,也没有让他这样惧怕过,那么刚刚那阵大风的背后,究竟藏着什么人呢……

“老,老家主!我错了!你别砍我的手呀!”

还没等我缓过神来,江凌和江宋就被从人群中给拖了出来,江宋此刻面上不断抽动,但是好似认命了一样没有挣扎,而江凌就有些不济了,听到要砍他的手吓得连鼻涕都流了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