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馆长的忌惮/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可能是听到了我的哭腔,老乞丐笑了两声,声音中满是开怀,说道:“我活了这么大,只有两个人关心过我,一是我师傅,第二个应该就是你了吧,其实活了这么久,我心中早已没了什么遗憾,无论是世间的荣华富贵。亦或是辛酸苦辣我都品尝过,我做过富甲一方的富豪,也放下一切成了一名乞丐,其实世间红尘我早已看破,唯一有些不甘的就是,没有到达最后一步,也无法看到另一个世界的风景。”

老乞丐说完后,我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可是话到喉咙眼却说不出口了。

老乞丐没有在意这些,而是继续说道:“从见你的第一眼起。我就知道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了,你性格有些软,但并不是懦弱,你行事有些犹豫,但并不是婆妈。相反你是一个很果断的人,只不过有太多东西牵绊着你了,当你有天放下这一切的时候,你就会猛虎出笼,我……已经看到了你的未来。”

说到最后,他轻笑两声,说道:“行了,就这样吧,过段时间回来看看我就行了。”

说着,电话那头传来了嘟嘟声。老乞丐他竟然已经把电话给挂了。

看着手中的手机,一时间我的嘴里有些苦涩,如今才过了多长时间呀,就已经有人离开了我。

我坐在板凳上一直抽着烟,一根接着一根,等到我再次伸手拿烟的时候,才发现烟盒已经空了,我看着满地的烟蒂苦笑一声,随后把地上打扫干净后,我才走上楼去歇息。

第二天一早,我给龙一做好早饭后就跟他说要去看看我爸妈,龙一看了我一眼,随后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我出门打了一个出租车,接着把殡仪馆的位置告诉了他,司机点了点头后,才发动汽车向外驶去。

这一次的路途非常远,等我再次下车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身处在一片郊区,而在路旁则有几栋刷着白粉的建筑,不过因为年头太久,这白粉都已经开始脱落而显得十分斑驳。

“小伙子。你要是找殡仪馆的话,我劝你还是换一家吧,一般寄存在这里的尸体都很邪门的。”掏钱的时候,司机大叔看了一眼我后劝道。

我诧异的看了他一眼,随后笑着摇了摇头,不过心里却充满了鄙视,如果真的为我好的话,那么坐上车的时候就应该说了,现在说摆明想再宰我一刀。

见我这样司机摇了摇头,拿过钱后就一溜烟开走了,随后我将目光放在了这家殡仪馆内,说实在的,这家殡仪馆虽然看起来很荒芜,但是比起刘老的那家显然还是要好上不少的。

缓过神来我向面前殡仪馆的大门走去,只见此刻这大门外面上着锁。整座大门的铁栏上都刷着一些鲜红的染料,不像是油漆反而有些像是朱砂。

心里一诧异后,我走到警卫室前,随后敲了敲上面的窗子。

过了会,窗子打开后从里面钻出了个人头,这事先没声没息的我被吓了一跳,缓过神来才发现这人是个看模样已入古稀的老人。

这老人头顶差不多全秃了,只有几根白毛零零散散的扎在上面,除此之外他头皮上面还有不少的黑癣,看起来着实有些寒掺。

我缓了缓心神,冲着这老人笑了笑,说道:“老人家,你把门打开一下,我进去有事。”

“有事?”那老人疑惑的看了我一眼,说道:“你家有老人过世了?还是有人意外死了?”

我摇了摇头,说道:“我爸妈的遗体在里面。”

“你爸妈?”那老头歪着脑袋想了一会,随后面上带着一丝恐惧之色,说道;“你爸是不是叫张建业?”

我点了点头,随后说道:“是呀,怎么了?”

那老人听了连忙从里面走了出来,随后打开门把我推了进去,嘴里说道:“赶紧赶紧,赶紧去把你爸妈的遗体取走,我们这庙小,容不下你爸妈这两尊大神。再晚些日子我都不敢在这干了。”

我回头疑惑的看了他一眼,发现那老头已经溜进了保安室,随后把窗户一关,竟然躲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我心里直犯嘀咕,我爸妈死后有这么邪门吗。居然把他吓成这样,不过其实我心里没多大的畏惧感,一方面因为那是我爸妈,我自信他们不会害我,另一方面就是我连孙峰他们的尸变都见过,还能怕什么呢?

一想到这,我就无所畏惧了,一路上拉了几个工作人员问了一下,然后我顺利打听到了馆长办公室的位置,走到那里后我敲了敲门。没过多久就从里面传来了脚步声。

门被打开后,我面前站着一个戴着金丝眼睛的中年大叔,他体型富态,眼神中还流露出一股油滑,见我来了他连忙伸手冲我握了握,笑道:“你好你好,请问你是来寄存的还是来火化的?”

随后他把我迎了进去,给我泡了一杯茶后等待着我的答案。

我象征的呡了一口后,说道:“不好意思,我这次是来换馆的。”

“换棺?”那胖子愣了愣。随后不解道:“为什么要换呀?难道我们这边的服务不好吗?”

我摇了摇头,说道:“前几天不是你们通知我,说不肯再接收我父母的遗体了嘛?”

那胖子又愣了愣,随后连忙走过来握住我的手,激动道:“您可算是来了!您要是再晚点来,我们这殡仪馆就没人敢继续待了,这段时间一共辞职了二十几个人,我们这行本来招人就难,加上我们殡仪棺接收的都是一些邪性的尸体,所以说平时恨不得都把员工当爹供着,这段时间我们可真是损失惨重呀。”

我尴尬的笑了笑,随后说道:“有……有这么严重吗?”

那胖子一听泪都甩出了几滴,随后他牵着我,说道:“来吧,您自己看看。”

随后我和他向楼下走去。走到一楼的某个房间后,他把墙壁上的一幅油画取了下来,接着在后面的一个暗格里按了一下后,房间里的一块地板突然收了起来,从里面露出了一条混凝土台阶。

随后我跟着胖子走了下去,进去之后我向四周打量了一圈,只见这个楼梯的上面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盏白昼灯,而且看瓦数还不低,可是即便如此,整个通道不知道由于什么原因,都显得有些昏暗,而且越往下走,周边的气温就越冷,这让我心里暗自警惕起来,因为跟了姚九指这么久,我知道这就是所谓的阴气。

走下台阶后,面前出现一条长长的走廊,在走廊的两侧有一个个用铁门锁起来的房间,门外挂着符咒,还用朱砂构建了许多阵法。乍一看还真的跟一个监狱一样。

“这里以前是一个监狱,只不过八十年代的时候就被废弃了,前些年我把这地方买了下来,随后改造这里专门用来停放尸体,这负一楼是专门用来放那些邪性很大的尸首。大多都是一些被女干杀的,含恨自杀的尸体,这些尸体都曾经发生过一些怪事,随后出于无奈才寄放在我们这里的,有很多尸体一放就是几十年呀。不过因为安全设备做的到位,所以很少发生什么怪事,当然……你父母例外。”

听到这我有些忍不住了,问道:“我父母究竟怎么了呀?居然让你们这么忌讳。”

胖子回过头看了我一眼,随后咂了咂嘴,说道:“走吧,我很难跟你解释,总之到地方你就知道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