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僵尸事件/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见他不告诉我,我也没有深问,毕竟这件事终究是要水落石出的。

不过不得不说的是,这条走廊很长,长的甚至让人心中有些压抑,不过好在我已经能看到这条走廊的尽头了,出乎我意料的是,这走廊的尽头居然是一道银色的钢闸。而且这钢闸的表面还有许多凹槽,凹槽里面是鲜红色的朱砂,远远望去犹如一张大号的符咒一样。

我忍不住心中的疑惑,拍了拍前面带路的胖子,说道:“馆长,你们用这个钢闸干嘛?不会是用来关我父母的吧?”

这胖子苦笑一声,说道:“是呀,但即便是这样都快关不住你爸妈了,兄弟,我做这行也有十几年了,但是你爸妈的这个情况我还是头一次见,要不是九爷给的价高。第二天我就得给你送回去了,这太特么吓人了,还有,等下要进去的话你自己进去。我可不敢进去了。”

听胖子这样说我心里一沉,不过点了点头我终究还是没有再继续为难他。

当我走到钢闸旁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感觉这钢闸里面散发着一股寒气,甚至让我浑身的寒毛都微微竖了起来,我打量了一下,发现这钢闸三米多高而且看模样非常厚,放到花旗都能直接当保险库闸门了,真的不知道是这馆长小题大做,还是事情真的有那么严重。

“还记得99年僵尸事件呀?”走到大门旁,胖子突然回头说道。

我愣了一下,随后回想起了这个前两年传的沸沸扬扬的僵尸事件,虽然这僵尸事件版本颇多,但是唯一的共同点就是传说这僵尸是从邙山上跑下来的,最后动用了一个团的武警才把它制服,那时候我才刚上大一,对这所谓的僵尸事件也就是一笑而过,但是如今听这胖子的语气,仿佛另有隐情一样。

看到我疑惑的神色,这胖子看了看周围。脸上带着一丝畏惧,说道:“我虽然在这地方待了十几年,但是每次来到这里都不由有些害怕,那99年僵尸事件其实是真的,那年六月份的时候,邙山因为发现了一座唐代王爷墓被盗挖,所以当时国家派了考古队进行抢救性挖掘,结果在那里面发现了一具唐代僵尸,这僵尸全身长满黑毛,而且肉身千年不腐,当时考古队的人就知道这僵尸肯定快要尸变了,但是一方面这种千年干尸研究价值非常大。另一方面其风险也非常大,不知道你知不知道洛阳城内那个国家开的殡仪馆,虽然那里普遍的安全程度比我这里更高,但是我这里有这个纯钢闸门,而且表面还纹上了降魔纹,所以如果只寄存一具尸体的话,我可以拍着胸脯说我这里最安全,基于这样的考虑下,国家最终还是把那具僵尸王的遗骸寄存在了我这里,其实这座钢闸的后面还有一道保险门,这是我当时花了五百万从美国进口的,从建造到如今,从来没有一具尸体能在这里面折腾出什么妖蛾子,即便是那具僵尸王,也不过是因为员工操作不当所以才跑了出去,但是如今……”

胖子深深地看了我一眼,苦笑道:“我怕了……”

说着他深吸了一口气,从腰里拿出一个对讲机后,说道:“喂喂喂,老徐吗?帮我看一下0号房里的那两具尸体怎么样了。还待在外面吗?”

胖子说完后,从对讲机里传来了一阵阵电流声,随后有个男子说道:“没有,那两具尸体又躺回去了。王总,现在开门?”

“先等一下。”

胖子说完后看向我,用一种非常严肃的口吻说道:“兄弟,虽然你和这里面的两具尸体是亲人。但是我如今还是要给你一个选择,要么你现在亲自进去,把你父母的遗体抬出来,要么我开启机关,把里面给炸了,你自己选一个吧,不过我劝你还是选择最后一个吧,毕竟人死了变成这玩意后。多半就不通人性了。”

我低头思索了一下,感觉从孙峰到青山村村民,从青山村村民到我爷爷,这些人不仅没有害过我,反而一直在保护我,而且当初帮我父母迁坟的时候也没发生过什么意外,我相信这次也不会出什么岔子,于是我抬起头。对着胖子点了点头。

胖子见我心意已决就并没有再劝我,而是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还真让九爷猜对了,你还真的要进去,得,既然这样的话我也不说什么了,我出去把员工遣散,然后你要是死里面了,那这个钢闸我就不要了,直接炸了,你要是真把你父母送出来了,那我估计也不会再有什么意外了。”

说着,胖子拿起对讲机,冲着那边说道:“老徐,可以了!把钢闸打开一条缝,让这位兄弟进去,等他进去之后记得立马关上呀!”

说着,这胖子拍了拍我的肩膀,随后扭头一溜烟就跑了。

看着他的背影我有些无语,但是此刻钢闸突然发出一阵嗡嗡声。接着整座钢闸开始缓缓上升,升到将近有二十厘米后就停了下来,紧接着从钢闸的缝隙中猛地窜出一股凉气,这凉气窜到我脚上把我冻的一哆嗦。

看着这条缝隙我深吸了一口气,随后便爬了进去,等我站起身后才发现,这钢闸的后面有一个几十平方米的小空间,四周的墙壁全部都是由精钢打造。看起来无比的坚固,而此刻头顶的空调正在不断的制冷,我紧了紧身上的衣服后将目光放向了前面。

前面的墙壁上,有一个类似保险库门的东西,犹如一个巨大的圆形钢塞一样挂在墙壁上,在钢塞的旁边还有一个犹如方向盘一般的转轮,本来应该充满震撼感的画面,因为一个发现,而变得无比诡异了起来。

那就是这钢塞虽然并没有被打开,但是从中间却被挖开了一个大洞,在洞口的边缘处甚至还能看到道道抓痕,犹如被什么东西在里面给强行打通了一样,而洞口的内部也黑黝黝的没有一丝灯光,所以我看不清里面究竟是个什么情况。

正当我犹豫不决的时候,身后的钢闸猛地落下,砸到地板上发出澎的一声巨响,脚下传来的震动甚至让我有些站不稳,随后还没等我缓过神来,头顶的某一处却突然传来了那个所谓的老徐的声音:“兄弟,你父母的遗体就在那个钢门的后面,你爬进去就能看到了,如果到时候没事你喊一声,我给你打开。”

我点了点头,随后冲着声音的来源打出了一个ok的手势,接着我拿起手机打开手电筒模式,走到钢塞的洞口旁往里照了照。

不知道是因为太深还是什么缘故,手电筒的灯光照在里面犹如泥牛入海一样,根本看不出任何场景,看着这个犹如巨兽嘴巴一样的洞口,我犹豫了一下,随后钻了进去。

不得不说这个钢塞真的十分厚,根据我的猜测应该有两米多厚,我爬进去后并没有第一时间的过去,而是用手电筒照了照身下的钢板。

因为仿佛是被人抓出来的一样,所以这钢板布满了道道抓痕而显得凹凸不平,我的手放在上面甚至能感觉到阵阵刺疼。

想着想着我不禁打了一个寒战,这钢塞的洞口,真的是我父母制造出来的吗?如果不是的话,这一幕该如何解释,可是如果是的话,那么仅凭人力真的能做到这种地步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