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总参插手/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站在聚光灯下的女人看模样应该六七十了,虽然已是满头白发,但是看得出她保养很好,所以依旧显得雍容华贵。

看到这个老人旁边的墨兰突然凑了过来,低声道:“这个老婆婆叫龙九。”

“龙九?”我诧异的看了墨兰一眼,说道:“她和龙老爷子难道有什么关系吗?”

墨兰轻轻的点了点头,然后神色颇为复杂的说道:“其实龙老爷子当初是个孤儿,从小就被他的师傅收养了。因为是老大,所以才取名为龙一,而这个龙九也是他师傅收养的孤儿,因为最小,所以取名为龙九,当年龙九曾经和龙老爷子关系非常亲密,但是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两个人闹掰了,据说还要老死不相往来,但即便是这样,两个人可能都余情未了,所以二人这些年都从未婚娶。”

我点了点头。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些心疼龙一,之前我就一直疑惑龙一为什么一生都没结过婚,原来原因在这里。

“呵呵,欢迎各位来宾,各位朋友光临古泉,今天在场的所有人应该都是行内人,所以我话不多说,本来主办方是想在压轴前再继续拍卖一些古玩字画的,但是我想来的人应该都看不上眼,所以今天就直接拍卖压轴物品,那就是失传已久的发丘经!”

拍卖台上,那老妇人对着四面的客人谈笑风生丝毫没有佉场,听到直接拍卖压轴物品,我不禁为主办方的头脑点了一个赞,要知道无论是多么珍惜的古玩,在这些倒斗大亨的眼中也是一盘鸡肋,与其浪费时间,还不如直接放出来博取这些人的好感,但是这时我又有些紧张,这么快就放出发丘经,无疑会让竞争进入白热化。

看到场上的喧哗,老妇人微微一笑,这时一个侍者端着一个木盘走了上来,木盘上放着一个铁匣子。老妇人把铁匣子拿下来后摆弄了一下,随后打开盖子从里拿出了一本颇显残破的书,看着这本书老妇人略显遗憾的叹了口气,说道:“发丘经原有九卷零三章,后因意外只剩下两卷零一章,而天官篇占一卷零五,发丘篇占六章,所谓神物皆有残破,可能就是这个意思,但是即便如此,这也是不可多得的秘典,所以起拍价一千万。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五十万,现在,开始。”

说完,场中陷入了一片寂静,因为所有人都在思考,一本残破的发丘经究竟值不值得下这么大的血本,尤其是这起拍价一千万,直接让许多人知难而退了。

“五千万。”

沉寂了一会,北城最上首的谭海把手中的牌子举了起来,把起拍价直接推到了五千万。

“六千万。”

这时,南城方面的刘东也不甘示弱的加了一千万,看到这我其实我有些明白了。这拍卖会说白了也就是四家龙头和江家一起竞争,别的势力根本连插话的资格都已经丧失了。

我犹豫了一下,随后想写个六千一百万,但是旁边的墨兰按住了我的手,轻声道:“现如今先别出手,等江家把谭海刘东踢出局再说。”

我点了点头,随后放下笔继续观望了起来,这时场上的价格不断的飙升,很快便突破了一亿,这时我突然有些羡慕那个把发丘经拿出来拍卖的小伙子,一把发丘经,叫便换来了一个龙头积攒数十年的家底,是福是祸还真的不好说。

过了一会,三家仿佛急红了眼一样,把发丘经的价格犹如坐火箭一样往上抬,一直到十亿。谭海才略带遗憾的看了发丘经一眼,随后闭上眼睛便放弃了这次拍卖。

“谭海只有一个女儿,所以对发丘经不是特别需要,而刘东不一样,他是继承他爹的龙头位,虽然说他也算有些本事,但是依旧很难坐稳这个位置,所以他迫切的需要发丘经,这样他的实力会出现一个飞跃,而他手下的野心家自然也就消停了,所以他一定会和江家死磕到底的。”

我点了点头,随后静静的看着刘东和江家互撕,当价格飙上五亿的时候,即便是刘东好似也有些支撑不住了,这时江家那边突然走出一个人,随后走到刘东的旁边伏在他的耳旁轻轻的说了几句话。刘东听完疑神疑鬼的看了那人一眼,随后两个人商议了一阵子后,刘东突然退出了竞争。

这时候我的脸色有些难看了,不用想也知道两者之间肯定达成了一些协议。这时我知道必须出手了,随后我刚想在画板上写个五亿一千万,旁边的墨兰就悄悄的掐了我一下,随后把五改成了六。

我诧异的看了她一眼。不过还是把我的报价举了出去。

举出拍子后,场内一阵喧哗,毕竟直接加价一亿肯定表明了我志在必得的决心,这时我发现江嵩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但是半饷,他还是举起一块牌子把我的出价压了下去。

我不甘示弱,又出了一个新的高价,就这样,我和江嵩你来我往很快把交易价推到了十位数,这时我的手心里已经满是汗水了,可是江嵩依旧是紧咬着不放,让我感觉颇为棘手。

就在这时。原本拍卖厅禁闭的大门突然被人推了开来,接着从外面走进来了一群人。

这群人大多身穿常服,不过身上都有一种气质,那气质很难言明,总之就是让我心中暗自警惕了起来。

然而让我意想不到的是,看到这群人后,江嵩和姚九指他们都站了起来,随后笑呵呵的走下座椅后。笑道:“真不知道是那阵香风把你们吹来了,请问这次来有事吗?”

那群人为首的是一中年男子,他身穿一身灰色中山装,看着龙一他笑了笑。说道:“瞧龙老爷子说的,我不是听说这里有个拍卖会吗,于是就过来瞧一瞧,如果有什么好看的物件的话那就顺便拍下来。也没其他什么事!”

“拍下来!”龙一眯着眼冲着那人笑了笑,说道:“你们总参的工资什么时候这么多了?”

那男子挥了挥手,笑道:“我们的工资那买得起这个呀,还不是上头拨下来的经费。”

这时,江嵩走了上来,他指了指这四周,对着那人说道:“你们看,这里的人都已经坐满了,你们下次再来吧?”

“没事没事!”那男人不在意的摇了摇头,随后说道:“江老爷子您放心,我们站着,不碍你们的事。”

“那这样说?”江嵩冷下脸,说道:“你们总参的是必须插进来了?”

那男人撇了撇嘴,说道:“宝物价高者得,公平竞争好似也没什么吧?”

江嵩点了点头,说道:“行,那就看看谁能笑到最后。”

说罢,他就扭头走了,在旁边看了这么久,我总算也是看出一丝眉目了,我扭头看向墨兰,轻声道:“总参的人为什么要横插一脚?他们要是真把发丘经给拍走了,不就是和我们交恶了嘛?”

墨兰也是一脸疑惑的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这不是他们的风格呀。”

我点了点头,随后坐回去想看看事态究竟会怎么发展,拍卖台上的龙九看了总参那群人一眼,面上有一丝担忧,不过到最后她还是宣布拍卖会继续开始。

这时看见场上的竞拍金额,总参那群人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就举手喊出了一个新的高价,隐隐的,我感觉到有些不妙,因为总参的态度有些诡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