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学得发丘技,便为发丘人/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点了点心,即便以我的心理素质,如今也不禁有些酸了,一本书呀!一本书就让这人达到了顶级富豪的标准,如果这人不作死的话,那么无论他怎么挥霍,也能潇洒一生了。

叹了一口气,我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态,随后便向这栋楼走了进去,进去后我发现。这栋楼说是危房也不为过了,墙壁上都布满了裂纹,想必过不了多久就得拆了。

走到三楼的时候,我对着面前的残破木门敲了三下,过了一会,我听到里面传来一阵脚步声,随后面前的门被打了开来,只见面前站着一个看模样和我差不多大的年轻人,他胡子拉渣,眼睛遍布血丝。身上穿着一件已经成了黑色的白背心,脚下踏着三块钱一双的拖鞋,见到我和龙一后他先是愣了一下,随后一脸警惕的问道:“你们是谁?”

我张嘴刚想说些什么,龙一就挥手制止了我,随后他看着那个男人,笑道:“小伙子,最近运气不错呀。”

那年轻人脸色猛地一变,随后就要把门关了,但是龙一伸出一双手把门给抵住。笑道:“别紧张,我们要是真的为你的钱而来,那么刚才一见面就把你打昏拖走了,还有必要浪费这么多的口舌吗?”

那人愣了一下,不过依旧还是非常警惕的问道:“那……那你们究竟来我这干嘛?”

龙一笑着指了指我,随后说道:“你看那腰里挂的是什么?”

那男人疑惑的看了我一眼,但是当看到我腰里的天官印后,他面色猛地一变,随后惊道:“这不是天官印吗?!但是怎么可能,它不是被曹操销毁了嘛?”

龙一摇了摇头,说道:“没有,天官印只是被曹操带下去殉葬了而已,并没有被销毁。”

那男人苦笑着点了点头,随后把门打开,说道:“行了,你们进来吧。”

当我们踏进这个房间的时候,只见这个几十平方米的小房间异常的凌乱,袜子裤头到处乱扔就不说什么了,锅碗瓢盆还都放在了地上,不仅如此,连空气中都飘着一股酸臭的味道。

那男人尴尬的挠了挠头,说道:“不好意思,以前天天在饭馆里工作,因为太忙了,所以很少收拾住房。”

龙一不在意的摇了摇头。随后他看着男子,问道:“你叫什么?其实说起来发丘经你应该也已经见过了,也算是半个行里人了,所以放心吧,我们不会害你的,问你几件事后,我们就走,以后不会再打扰你了。”

那男人点了点头,随后说道:“我叫林致远,发丘经我确实已经看过了,但是我也只是当作小说读物来消遣时间,因为我胆小,所以还没有真正倒过一个斗呢。”

“诶,发丘中郎将不倒斗,还真是可惜呀……”龙一笑了笑。随后看着林致远问道:“那你能说下,你究竟是怎么得到发丘经的吗?”

林致远犹豫了一下,随后才解释道:“其实,我爷爷当年是孙殿英工兵营的营长,1928年盗挖慈禧皇陵的时候,中途发生了一些事情,爷爷因为救了孙殿英一命,加上孙殿英目不识丁对这些书籍不屑一顾,所以便把发丘经赏赐给了我爷爷,孙殿英死后,我爷爷便逃回老家当了一个农民,因为他认为倒斗有伤天和,所以从来不肯去倒斗,爷爷死后,这本书籍就传给了我。原本我也就是随便翻一翻,只不过我因为不用功,所以小学没读完就辍学了,前几年到洛阳打工后一直穷困潦倒,后来听说这里古墓很多,那么盗墓贼应该也多,所以我就想着能不能把这本书给拍卖出去,说不定能卖几个小钱花花,但是没想到这本书这么值钱,说真的,我这几天都没睡好,就怕有个人冲到我家把我给劫了。”

我和龙一听完后面面相窥,到最后都苦笑了一声,龙一看着林致远笑道:“是呀,千万别进这行。进来容易出来难呀!”

说罢,他咂了咂嘴,说道:“我不瞒你,我们这一趟到你这里来呢,其实就是为了发丘经,发丘经因为被另一个人给拍走了,而这个张初三虽然有天官印,但是没有发丘经也只能算是有名无实,所以我这次来,就是想问问你有没有发丘经的括本,如果有的话我们可以把它买下来,价格方面不会让你吃亏的。”

林致远听完后想了想,随后才抬起头,说道:“发丘经的括本我确实有,既然你们来了,我也就不让你们空手跑一趟,我虽然没下过斗,但是书里说了,学得发丘技,便为发丘人。所以我也算是个发丘中郎将了,括本给你后,我也就彻底和这行斩断干系了,至于钱吗……我就不要了,毕竟现在我已经够提心吊胆的了,所以就当是给天官的一份礼物吧。”

说着,他走到一个柜子前开始翻箱倒柜,最后他拿出一本那种两块钱就能在商店里买到的日记,递给我们后说道:“本来留这个括本也就是给自己一个念想,但是现在还是给你们吧,这样我就彻底轻松了。”

我接过这本笔记看了一眼,发现上面的字迹歪歪扭扭的,还满是一些我看不懂的句子,我把发丘经递给龙一后,他眯着眼看了半天。等看完后,他合上笔记舒了一口气,说道:“小伙子,我欠你一个人情,如果你需要的话,可以跟我们一起回去,等你办好签证后,我把你秘密送往美国。”

林致远面色一僵,随后他摆了摆手,干笑道:“谢谢大爷……这就不用了。我今天收拾收拾东西,明天就去北京,随后办好签证后就移民。”

见林致远仍有戒心,龙一笑了笑也没有再勉强,只见他从上衣口袋掏出一张名片。递给林致远后说道:“不管你用上用不上,这个名片我都要给你,万一在洛阳碰到什么事了,你就打电话给我。”

见林致远把名片收起来后,龙一和我随后就告辞了。坐在车上,龙一伸了个懒腰,笑道:“事情总算圆满解决了。”

说着龙一回过头看了我一眼,笑道:“这次你应该开心了吧?”

“开心?”我愣了一下,随后看着龙一我笑了笑。问道:“您是说发丘经的事?得到发丘经我当然高兴呀。”

“不是这件事。”龙一摇了摇头,随后意味深长的看着,笑道:“你看那个林致远,从小就看发丘经,但是最后空有一身技艺,却不敢下斗,而你呢,虽然什么都不懂,只有一个天官印,但是无论是西丘还是巫显,你都能勇敢的去闯,这就是你比他强的地方,一个人偶尔软弱并不可怕,就怕他永远都软弱,而你则不同,属于那种确实好目标就会去拼命达成的人,这就是我欣赏你的地方。”

被龙一夸了一顿我的脸都有些红了,看着我有些发红的脸庞龙一大笑了几声,随后他拿出发丘经递给我后,正色道:“给你一个星期的时候把它背会,无论你理不理接都要先把它背会,然后再销毁它,懂吗?”

我点了点头,毕竟我也不希望发丘经外露。

随后我们开车回到了姚记当铺,这时天色已经渐渐黑了下去,我把发丘经暂时交给龙一后就一个人去买菜了,随后给龙一做好饭后,我就一个人跑到阁楼上去睡了。

把横趟着的老黑扔在地上,我便躺过床上打开了发丘经,打开第一页后,上面写着十个大字――学得发丘技,便为发丘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