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天官,代行天之权柄!/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到这十个大字,我心里竟然莫名对发丘产生了一丝归属感,我缓了缓心神,随后翻开了第二页,只见上面写道。

观天寻砂,捻土擒龙,望问闻切,发丘尽收。

随后便是林致远翻译的白话版序目,大致的意思就是,发丘经是初代发丘中郎将彼此的经验所凝聚而成的,之后则被后人渐渐扩订,变成了一本集风水,墓中机簧,占卜面相,异兽合集。驱邪养尸的大成之作,但是因为所涉繁多,所以这本书仿佛是被诅咒了一样,从发丘中郎将被曹操坑杀后,就不断遭受各种各样的意外。这让原本应该有九卷零三章的发丘经,到最后只剩下三卷零六章了(纂写人时的卷数)。

看到这我不禁有些唏嘘,原本应该有九卷多的发丘经,到最后竟然沦落至此,而且我又翻了翻剩余内容。发现除了一些简介外,加上天官篇在内的发丘经总共才记载了五个秘技。

本来我是有一些失望的,但是看到这五招秘技后,我心中的失落一扫而空!尤其是那天官篇,虽然只记载了两招秘技,但是无一不是非常强大的招式,而且在这里,我也终于知道了我在西丘到底是如何逃脱的了。

因为天官篇的开头,记载着这样的内容――天官,天之部属。可代行天之权柄。

随后,这上面记载着这样的一个招式――百鬼相随,大概的意思就是,天官如果身陷必死之局,天官印可自行护主,以十年阳寿的代价,唤来印中百鬼。

我咂了咂嘴,心中顿时有些了然,我说我当初昏迷之前,怎么听到耳边有百鬼呜鸣,但是最让我好奇的是,传闻中,天官印是能克制百邪的存在,那么印中,为什么藏有百鬼呢?这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摇了摇头,我不打算再去想那么多,翻开第二页后,上面记载着这样一个招式――发丘指,而修炼发丘指的条件则是,选用一颗魔厄花的花身。随后植入左手中指里面,接着放入寒冰中冻存三天,待到魔厄盛开,就有神鬼不挡之威。

想了半天,我也没想到这魔厄花是什么东西,接着我下床打开电脑百度了一下,但是也没查到相关的信息,我想了会,随后下楼去把龙一给叫了起来,接着我把这篇秘技告诉给了龙一,想问问他知不知道魔厄花是什么东西。

龙一低头想了片刻,才茫然的摇了摇头,说道:“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毕竟古时的某些花卉和现代的叫法不同,等明天我去请教一个专家。说不定就能知道了。”

说着,他看了我一眼,劝道:“行了,赶紧睡吧,今天已经很晚了,毕竟书也跑不了,你可以慢慢琢磨。”

我对着龙一笑了笑,说道:“行,听您的,我这就去睡。”

说完,我就回到了阁楼,把书合好放到枕头下面后,我就把灯给关了,心里盘算着明天再看。

第二天,我是被人从床上拽起来的。当我揉着眼以为来人是龙一的时候,才发现房内不知道什么时候站满了武警。

看着他们手上持着的枪械我下意识的愣了一下,随后才说道:“请问?有什么事呀?”

说完这话连我自己的脸都红了,其实我这时心里已经有不详的预感了,这些武警显然不可能无缘无故的过来,难道真的和墨兰猜测的一样,国家真的要对我们动手了?

正疑惑着呢,从人群里突然走出来一个男子,这男子还很眼熟,正是昨天把发丘经给拍下来的总参领头人。

“醒了?”那男人对我笑了笑。随后说道:“醒了就跟我们走一趟吧。”

我疑惑的看了那个男人一眼,说道:“我可以跟你们走一趟,但是你们最起码也要告诉我犯了什么事吧?”

“什么事?”那男人耸了耸肩,笑道:“走吧,到了地方我就告诉你。赶紧的,难道还要让人请你下来?”

我深吸了一口气,随后穿好衣服走了下来,见我配合,那男子也并没有让人用手铐拷我。这让我心里一松,因为这表明了总参的态度,既然留了一个台阶,那么肯定不会做的太绝。

下楼时,我扭头看了那男人一眼。问道:“龙老爷子呢?也被你们给请走了?”

那男人点了点头,说道:“是呀,老爷子可比你镇定多了,我们人闯进去的时候他还在睡觉,抬头看了我们一眼后就慢悠悠的起来了。”

我心底一沉,随后扭过头没有再说什么。

坐上警车后,那男人递给了我一个头套,我戴上后汽车才开始启动。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汽车停下后,两名武警把我搀扶了下去,随后我们走了一段路,又下了几阶的楼梯,当我感觉走进了一个小房间的时候,头套才被人脱了下去。

“走吧!”

我睁开眼,发现那个男人倒了一杯茶后放到了一个木桌上,随后他指了指桌子旁边的椅子,冲我笑道。

我点了点头,随后拉开板凳坐了下去,那男子见了微微一笑,随后他坐到我的面前。伸出手和我握了一下后,说道:“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宋云鹏,如你所见是总参的人,这次来找你不是为了别的。而是为了一桩案子。”

“案子?”我疑惑的看了宋云鹏一眼,说道:“我可没犯过什么案子,你们是不是找错人了?”

宋云鹏噗叽一笑,随后看着我说道:“如果谋杀一个身价四十亿的顶级富豪还不算是案子的话,那什么算是?”

“四十亿?”我愣了一下。随后毛骨悚然了起来,现在这个节骨眼上,宋云鹏说的顶级富豪显然就是林致远呀!

我咽了口水,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冷汗就下来了,我们昨天才找过林致远。可是今天他就死了,很显然,这是有人在整我们!

“我……”我顿了一下,随后看着宋云鹏,说道:“我们昨天确实去找过林致远,但是……我们真的没杀他。”

宋云鹏耸了耸肩,讥讽道:“杀人犯都说自己没有杀过人,不是吗?”

我沉默了一会,随后突然想到了一件事,随后说道:“林致远帐号里的资金有没有被转走?”

“这个还真没有”宋云鹏摇了摇头。说道:“他帐号里的钱一毛都没动。”

还没等我松一口气,宋云鹏又说道:“但是,我们刚刚在你家却发现了这个。”

说着,宋云鹏打了一个手势,过了会。从门外走进来一个人,他手上拿着档案袋,里面装着一本日记,正是林致远送给我们的括本。

拿着这本括本,宋云鹏对着我笑了笑。说道:“你看,这本括本是发丘经的,和我们从古泉拍卖行里得到的原作一模一样,而上面的字迹正是林致远的,那我们能不能这样理解。你和龙一为了发丘经括本,随后逼迫林致远,得到括本后为了不让别人再得到发丘经,于是就把林致远给杀害了。”

我头脑一阵空白,因为不得不说,那个陷害我和龙一的人这盆脏水泼的真心恶毒,为了置我们于死地,那个人甚至连四十亿现金都能视而不见,有这种魄力的只有刘东和谭海以及江家了。

想了半天,我回过神来看向正在眯眼瞅我的宋云鹏,说道:“我能不能提个要求,那就是我想看看林致远他究竟是怎么死的?”

宋云鹏听完后眯了眯眼睛,随后他点了点头,冲着摄像头又打了一个招呼后,从外面走进来一个人,他手里拿着一叠照片,接着他把那一叠照片递给了我。

我接过照片后下意识的看了一眼,但是这一晚让我心头一震,甚至手上一抖,照片脱手而出散落一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