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发丘指/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幼年体的死亡花王和成熟体的死亡花王区别很大,如果说成熟体的死亡花王像是一把蓬松的小伞的话,那么幼年体的死亡花王因为还没绽放,所以花苞紧贴花梗犹如一把黑色的锥子一样。

我小心翼翼的把死亡花王倒了出来,拿到手上时却是一愣,因为这死亡花王竟然非常坚硬,如果不是重量提醒了我,那么我还以为手上拿着的是一件黑铁工艺品呢。

犹豫了半饷,我还真没敢下手,因为这要是移植了进去。那我的中指岂不是废了?

但是一想到发丘指的威力,我一咬牙,去楼下冰箱里拿出了许多冰块,随后把中指插了进去,一直到唐果所说,中指变得没有任何知觉的时候,我才把手抽了出来,随后我拿起一把消过毒的小刀,在中指底端开了一道小口子,随后我颤抖的拿起死亡花王。把花梗小心翼翼的塞了进去。

这一过程非常痛苦,即便我的手指已经被冻的没有了任何知觉,可依旧被疼得满头大汗,当我完成这一切之后,我看着中指明显鼓起的一道印痕心里不由有些发慌,这样做真的靠谱吗?

我没有时间多想,因为这时,我的中指突然传来一股暖暖的感觉,但是随后这热度越来越高,到最后甚至让我有些热的受不了,我于是把中指重新插回冰块里,这样虽然还是很烫,但是疼痛感显然能减少不少。

可是这时我有些头疼,因为根据发丘经上的记载来看,我最起码还要埋冰三天。这三天可怎么熬呀。

没了办法,我只能叫来龙一,然后在冰块每次快要融化殆尽的时候,就重新加冰,而且每天睡觉前,也要把手指插进床前盛放冰块的碗里,虽然有些担心手指神经会不会坏死,但是为了增强实力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头一天,手指里面还暖洋洋的,但是第二天热量消散,手指头就已经麻木的没有一丝知觉了,一直到第三天过后,我小心翼翼的把手指头抽了出来,结果面前的一幕让我吓了一跳。

因为我那根手指头通体黑紫,犹如坏死了一样,而原本因为插进死亡花王而动弹不得的手指,活动起来好似也没了阻碍,就好像是一块冰融化了一样,我捏了捏指头竟然感受不到它的存在了。

又过了一天,我的中指才渐渐恢复知觉。而且通体的黑紫色也开始渐渐消退,又等了两天我发现,虽然手指颜色已经恢复如初,但是我中指竟然有一道墨色的印记,这印记犹如一朵小花一样,环绕在我的中指身上,看上去煞是美丽。

我想了想,根据发丘经上的记载来说,我现如今应该已经习得了发丘指,虽然心里很想试一试这发丘指的威力,但是鉴于书上说,发丘指一开人鬼皆避的效果,我还是决定暂且不用,不然万一伤及无辜就不好了。

发丘指修习成功我的心里一阵轻松,随后我开始收拾衣服。准备回老家送一送老乞丐。

等我拿着行李箱走到楼下时,龙一抬头看了我一眼,说道:“路上小心点,回去之后千万别再回你们的村里了,因为你现在实力还是不够,这事只能徐徐图之,不能操之过急,懂吗?”

我点了点头,对着龙一笑道:“知道了老爷子,我回去几天,你照顾好自己就行了?”

龙一撇了我一眼,随后挥了挥手,示意让我离开。

我笑了笑,随后拖着行李箱走出古玩街,然后我打了一个出租车赶到了火车站。订好票后我就在候车大厅耐心的等候起来,中午的时候,我顺利坐上火车,然而我刚一坐下,居然在人群中看到了一个熟人。

那人穿着一袭僧衣。而且头上还点着九块戒疤,正是之前我遇到的三戒和尚!

似乎是有所察觉,这三戒和尚扭头时正好对上了我的目光,接着他愣了一下,随后走上来笑道:“阿弥陀佛,施主我们又见面了。”

我对着他笑了笑,随后从身上拿出两百块钱,递给他后,说道:“是呀,我与大师还真是有缘呀。这是一点香油钱,还请大师笑纳。”

三戒和尚愣了一下,随后摆了摆手拒绝了我,说道:“这次贫僧并不是来募集善款的。”

“哦?”见三戒拒绝,我也没有太过在意。把钱放回包里后,我说道:“那大师此次所来何事?”

三戒和尚犹豫了一下,随后才双手合十道:“施主可还记得上次你我相遇之时所遇到的事情?”

我点了点头,说道:“那次因为我先走了,所以后面发生的事情我并不知道,请问大师,上次你回去后,列车上的那些人究竟是怎么死的呀?”

三戒叹了口气,随后无奈道:“贪心作祟,贪心作祟呀。”

三戒这样说。我反而更加好奇了,于是在我的追问之下,三戒终于把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给说了出来。

那天我走后,当天夜里本来相安无事的,但是还没等三戒松一口气。第二天就来了考古队,考古队在实地考察了一会后,断定这是一座唐代大墓,墓主人的身份肯定不会小到哪里去。

结果这消息不知道怎么就泄露了,弄得整个火车上的人都蠢蠢欲动,要知道即便是个外行人也知道,唐朝的物件可不便宜,更好点的甚至能拍出一个天价!

但是有考古队在场,也没人敢出什么小花招,于是考古队商议了一下。下午五点就进了墓里面,结果这一下去就是一两个小时不见人,于是就有人散布,这座墓太大了,里面的文物也太多了,考古队一时间拿不完,所以才在下面慢慢的清理。

所以有人耐不住寂寞了,就这样,在几个别有用心的人煽动下,许多人都抱着悄悄的进斗里拿几样物件的想法。

倚仗着法不责众的心理,这些人夜里偷偷的跑到了墓口,而这时墓口只有几个火车上的工作人员还在看守,但是因为人太多了,所以拦也拦不住,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些人下去了。

可惜就是这一下去。人就纷纷没了影,这样一传十,十传百,很多人都说夜里有小鬼跑到火车上抓人。

当时三戒也在火车上,可是面对这样的情况也无可奈何。毕竟他能跟鬼斗,但是对同族却下不了手。

听到这我也只能感叹一声自作孽不可活,我就说以蔣明君的性格,应该做不出这种事来,唯一能做出这种事的恐怕也就她的那个管家了。

感叹完后。我看着三戒,问道:“那大师你这次来的目的是?……”

三戒叹了一口气,说道:“上次出了这样的事后,我就被国家带走了,随后做完笔供后又被放了出来。接着我又去找我的师叔,想要他出马,把那些人的尸骨要回来,毕竟人死总要归根,可惜他老人家身体不行了,出不了山,所以我也只能自己来了,无论怎么样,我都要把那些人带出来。”

我愣了一下,随后看着三戒和尚坚毅的脸不由钦佩起来。而且隐隐的,我感觉这三戒和尚非常像三憎活佛,一个三戒,一个三憎,只不过后者的戾气更大点罢了。

想了想,我拍了拍三戒的肩膀,说道:“大师你这又是何苦呢,这事本来就应该交给国家管,你就没必要冒风险了吧。”

三戒双手合十,摇头道:“此事若我不知也就罢了,但是既然我知道了,那就不能坐视不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