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重回郡主墓/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到三戒和尚这么倔强我也是有点头疼,不过随后我想到了我和蔣明君的关系,思索了一会后,我决定帮帮三戒。

三戒和尚听完后陷入了沉默,半饷,他抬起头看向我,说道:“施主,虽然我不该说,但是……人鬼疏途呀。”

我眼皮跳了一下,随后强笑道:“我……我和她只是朋友。大师不要想歪了。”

三戒和尚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后他双手合十向我鞠了一躬,说道:“阿弥陀佛,无论如何施主既然肯帮我这个大忙,那贫僧自然是感激不尽,不过贫僧还有一件事,和施主您有关。”

“和我有关?”我疑惑的看了三戒一眼,说道:“大师有话不妨直说。”

三戒点了点头,随后说道:“我家师叔三个月后圆寂,他说临死前想和你一叙。”

“你家师叔?”我想了想,实在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认识过三戒和尚的师叔了。

“我家师叔法号无尘。”三戒和尚点了点头,说道:“施主您应该和我家师叔见过一面呀。”

我心头一震,那个无尘大师我自然见过,甚至当初还给予我很大的震撼,可是自从瓦官一别后。我已经几个月没有见过他了,说到底也不过就是一面之缘,他临死前想见我一面?我有些摸不清头脑了。

缓了缓心神,我看着三戒缓缓说道:“请问……你家师叔找我何事?”

三戒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上次我去拜访师叔,师叔说了,如果我能碰到你,就让你三个月后去一趟瓦官,到时候他有些事情要告诉你。”

我皱眉想了想。随后我冲着三戒点了点头,再怎么说我看无尘大师也不像是坏人,恐怕到时候真的有事要找我,不过最让我震惊的是,这无尘能预见到我和三戒能再次相遇也就罢了,居然还能预测到自己的圆寂时间?

看到我疑惑的神色三戒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

过了会,我看着三戒,问道:“那如果等下我们到了那里,应该怎么下车?”

三戒不在意的摆了摆手,说道:“来之前我已经和铁路局沟通好了,到时候火车会短暂的停靠一会,趁着那段时间我们再下来。”

我点了点头,随后我拿出手机看了下时间,发现还早就趴到桌子上睡了一会,一直睡到下午,我又和三戒聊了会天,讨论了下佛法,一直聊到深夜,我才继续睡去。

一直睡到凌晨六点多。我才被三戒晃醒,我睡眼惺忪的睁开眼睛,发现窗外的天色已经蒙蒙亮了,而且这时火车也已经停了下来,因为这时还是凌晨,所以车厢里的人大部分还都在睡觉,发现这一幕的人并不多。

我把行李拿了下来,随后跟着三戒走到了车厢楼梯口那里,此时,楼梯口站着一个身穿工作服的火车工作人员,见到我们来了,他走上来递给了我一根烟,随后看着三戒和尚恭敬道:“大师,这次就多靠你了,一定要把那个墓里的妖怪给降伏。不然我们走在这条铁路上心里都不踏实。”

三戒和尚看了我一眼,随后对着那人笑道:“阿弥陀佛,施主放心,以后绝对不会再让那妖怪兴风作浪了。”

说着,我们就在工作人员的目送中下了车,等火车缓缓开走后,三戒和尚对我双手合十,笑道:“阿弥陀佛,施主,这次能否还一方百姓的平安就看你的了。”

我尴尬的揉了揉鼻子,没想到三戒和尚也有这么逗比的一面。

随后,我们两个人就向着蔣明君的墓走了过去,这次因为不远,所以我们没过多久就走到了那里。

只见原本堆积满黄泥的轨道此刻早已被清理干净,那些白骨更是消失的无影无踪。我只是望了一眼,随后便向山上走去。

在半山腰的地方,我看到了一个大洞,这洞口的边缘还有一些青砖散落,看得出。这就是蔣明君的墓道口,我看了一眼三戒,说道:“三戒大师,你先在这里等我,我下去看看,毕竟那群鬼认生,到时候万一起冲突了不好收尾。”

三戒犹豫了一下,随后点了点头,说道:“那行,你自己多加小心。”

随后我转身看向墓口。深吸了一口气后,我就跳了下去,因为这个墓口已经被开的很久了,所以我也不需要担心里面有浊气。

跳下去后,我打开手电筒。随后照了照四周,看着面前的黑暗,我大吼一句蔣明君,随后就坐在原地耐心的等待了起来。

过了会,黑暗中突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紧接着,一支队伍走了过来,而领头的,正是蔣明君的那个纸人管家。

此刻,那纸人管家带着一支大红花轿走了过来。随后它跑到我身边,鞠了一个九十度的躬后,笑道:“呦,郡马爷您可算来了,郡主她前些日子还念叨着您呢。本来我打算过两天就去接您,然后来看看我家郡主的,没想到您来了,那就坐上轿子,小的们把你送过去吧。”

我眼角一跳。随后看着纸人,说道:“这次我来……是想请你帮个忙的,至于你家郡主,我就不去见了。”

“呦!”纸人夸张一笑,说道:“瞧您说的,哪有主子让小的做事还用帮的,您只管说!小的一定给您办好,办妥!”

我点了点头,随后把三戒和尚交代给我的事说了,那纸人管家歪了歪头,说道:“您要是让我去宰个人什么的,这我能给您办了,可是您要是让我帮这个忙,小的就有苦难言了,毕竟郡主没发话。我也不敢答应下来呀,要不您跟我去见郡主吧,郡主她心肠软,一准给您答应下来。”

我顿时头疼起来,倒不是我怕蔣明君,主要是有些尴尬,一想起那个一角未来中蔣明君的最后结局,我心里就隐隐想和她断绝来往,毕竟如果知道结局是伤害,那么为什么不去避免呢。

但是如今显然没了办法。我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点头答应了下来。

不过,看着那个大红花轿我的头皮有些发麻,于是我看向那个纸人管家,说道:“花轿我就不坐了,能不能跟着你们走过去?……”

纸人摇了摇头,说道:“这可不行!要知道我们郡主墓一路上尽是机关绝地,一般人可闯不过去,郡主爷,您就委屈委屈吧。”

犹豫了半饷,我终于还是硬着头皮坐了上去,随后,轿子一起,我就被抬着走了。

坐在轿子上,我怎么想就怎么别扭,就感觉自己好像是一个正在出嫁的大家闺秀一样,着实让人有些心里发虚。

过了会,轿子轻轻一停,随后轿子外面传来纸人管家的声音。

“得了!郡马爷,下来吧!”

我站起来。随后掀开帘子走了出去,但是出去后我发现那纸人管家还有那些抬轿的纸人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而在不远处有一个亭子,亭子里面有一张桌子,上面点着一盏幽幽的烛火,因为亭子四面有红纱,所以我只能看到里面有个模糊不清的人影躺在地上。

我在外面站了会,不知道是要走进去还是要先打招呼,但是这时里面却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站着干嘛?进来吧。”

我咽了口水,随后硬着头皮走了进去,掀开红纱后,只见亭子中间的矮桌旁,斜躺着一个身披红裙的女人,看着那身影,我不用想也知道是蔣明君。

过了会,蔣明君坐了起来,随后她把裙子弄好,遮住了两根如同凝脂一般的玉腿,随后她抬头看向我,说道:“你怎么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