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老乞丐的真实身份/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心姚九指?!”我心头一震,随后我盯着老乞丐,正色道:“黄老,您是不是发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老乞丐摇了摇头,说道:“我,我也只是感觉……你爷爷死的很不寻常,虽然我没什么证据,不过一切还是小心为好。”

说着,他指了指远处眼眶微红的孙蓝衣,说道:“行了。你去跟那个小娃娃说,让她先回镇上,我有些秘密不能让旁人知道。”

我点了点头,随后我走到孙蓝衣的身旁,把老乞丐的意思告诉给了她。虽然孙蓝衣很是不解,但是最后她也只能乖乖听话。

孙蓝衣回去后,我走到老乞丐的身旁,蹲下身问道:“她走了,黄老您……身体还行吧?”

这一刻老乞丐的意识已经很迷糊了,他眼睛睁开一条缝,随后看了我一眼,颤抖道:“我本邪物……虽逆天化人身,但,但还是不知满足。本想飞升得见大道,终究……终究还是不自量力,初三,以后,以后万事要量力而行,切不可逞强,还有……我死了以后,你把我葬在门口孤坟的身旁,这是我最后一个愿望……”

说着,门外突然刮来一阵大风,把土地庙的房门吹得咯吱作响,随后那两扇紧闭的房门忽然被风吹了开来,老乞丐仿佛回光返照一样,他挣扎着坐起身子,一双眼睛看向门外,两只眼睛猛地睁开,从中迸发出难以形容的喜悦,半饷,他张了张嘴,笑道:“师父……你终究还是来接我了,修行一百年,值了……”

说着,他的眼神就渐渐暗淡了,也就在这时,门外的风也停了下来,一时间周围一片死寂,我看着老乞丐的尸体叹了口气,随后刚想伸手把老乞丐的双眼给合上时,意外发生了。

那就是老乞丐本就瘦小的身躯,居然缓缓缩小。随后在我的眼前,竟然变成了一只黑乎乎的动物,我此刻心神巨震,等我颤抖着手把那只动物捧到手心里细细看了一眼后,我才发现,这居然是一只黄皮子!也就是黄鼠狼!

这一刻,我终于知道老乞丐嘴中的邪物还有修习两百载是什么意思了,也知道上个月的狂风暴雨是怎么来的了。

看了半饷,我站起身来随后把怀里的老乞丐抱出门,在门外孤坟的旁边挖了一个小坑,把老乞丐掩埋进去后,我把土回填,接着又在上面垒了个小小的坟包。

随后我叹了一口气,站起身后看着一大一小两个坟包,不知道为什么心里面竟然有些孤寂。其实无论老乞丐是不是人都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曾经帮助过我,知道这点就足够了。

随后我在原地坐了会,半饷起身打算去镇上买点纸钱来祭拜一下老乞丐,结果在镇口,我看到了依在车门旁的孙蓝衣。

见我回家了,她连忙跑过来,问道:“初三,黄老他怎么样了?”

我摇了摇头,叹道:“黄老他已经走了。”

孙蓝衣愣了一下,随后低着头没有说话,看到她这样我有些于心不忍,于是我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要不我们去镇上买点纸钱米酒,一起去祭拜黄老?”

孙蓝衣点了点头。随后我和她慢慢步行在街上,过了会,孙蓝衣抬头看了我一眼,说道:“上次在将军墓的时候,谢谢你救了我一命……”

我点了点头。说道:“没事,当初那个老警察已经跟我说过了,他说你脸皮薄,所以替你道谢了。”

孙蓝衣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随后她眼神有些暗淡。说道:“那件事情真的不好意思了,将军墓之后,一般再遇到类似的问题我都会来找黄老,他人真的不错,刀子嘴豆腐心。虽然嘴上说着不去,但是最后还是答应帮我了,可是这么好一个人,为什么突然就死了呢,回去之后我一定要好好调查他的死因,绝对不能让他枉死。”

听到孙蓝衣这样说我吓了一跳,要是让别人知道老乞丐的真实身份那还得了!所以我停下脚步,看着孙蓝衣正色道:“黄老他不是被别人害死的,总之这事情很复杂,你们警察就不要掺搅进来了。”

“为什么?”孙蓝衣不解的看了我一眼,说道:“最起码,你应该给我一个理由吧。”

我低头想了想,说道:“总之,这件事情跟将军墓性质一样,所以不用你们插手,我会处理的。”

孙蓝衣了然的点了点头,随后她突然抬头看了眼天空,略带迷茫的说道:“我总感觉,我和你们是两个世界的人。”

我有些哑然,其实扪心自问。如果不是因为我爷爷死后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我也许不会踏上土夫子这条路,不过一想到金大发墨兰还有龙一,我突然又有些不舍,良久我自嘲一笑。现如今的事情都没解决好,我还有空回首前尘。

随后我去镇上买了几刀黄纸,又买了几瓶家酿的老酒和一些好菜,随后才坐着孙蓝衣的警车回到了土地庙,在坟前。我把那几样菜肴摆在了老乞丐的坟头,不过我看了眼老乞丐旁边的孤坟,想了想还是把菜肴摆在了两座坟的中间。

随后我烧着纸,一边跟老乞丐说了几句心里话,一边喝着壶中的老酒。半瓶酒下肚,我竟然有了些许醉意,良久,我把壶中的酒浇在了两座孤坟上,对着老乞丐笑道:“黄老爷子,我走了,以后有空肯定会来看你的。”

随后,我深吸了一口气,跟着孙蓝衣走了回去。在车上,我看着孙蓝衣问道:“你是怎么发现黄老的?”

孙蓝衣叹了口气。说道:“县里一家殡仪馆开了十几年了,但是最近夜里一直闹鬼,搞得人心惶惶的,所以我来想要找黄老过去看看,但是在城隍庙前没碰到他,于是给他打电话,打了十几通他才接听,接着他就把他的位置告诉我了。”

我点了点头,随后又问:“殡仪馆呢?那边严重吗?”

孙蓝衣点了点头,随后苦笑道:“都已经辞职了好多人了,整个殡仪馆的运作都趋于瘫痪了,你说严重不?”

我低头想了想,随后我发现我完全可以帮孙蓝衣这个忙,不仅是我习得了发丘指,更因为我在金大发那边久了,一些驱邪的办法我也有了一些了解,于是我想了会,决定帮她这个忙。

孙蓝衣愣了一下,随后一脸怀疑的看着我,说道:“你……你行吗?还是算了吧。过几天局里去龙虎山找一找高人,你要是去了别把自己赔进去了。”

我苦笑一声,随后摊开手无奈道:“我好歹也出去过一年,在你心里有那么不堪吗,总之这事随便你,我不强求,毕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呀。”

孙蓝衣犹豫了一下,随后才说道:“那……那行,你什么时候有空?”

这时我心里已经隐隐有些后悔了,但是孙蓝衣已经同意了,于是我想了想,打算明天下午再去,毕竟好不容易回来一趟,总要回去看看我爷爷不是。

孙蓝衣点了点头,随后说道:“那行,我明天下午来接你。”

随后,在镇口我就下车了,临走前我又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于是回过头看向孙蓝衣,说道:“还有,明天下午记得把那个殡仪馆所有的工作人员全部遣散一天。”

孙蓝衣疑惑的看了我一眼,不过最终她还是点头答应了下来。

告别孙蓝衣后,我看了看天色,发现此时已经是下午了,于是我就在镇上旅馆里开了一间房间,随后打电话给龙一报了声平安,接着我就把手机关机,打算睡觉。

但是这时我腰间红光一闪,我揉了揉眼睛,发现蔣明君站在床头,一脸不爽的看着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