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墓压墓/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个女的是谁?”蔣明君磨着虎牙不满道。

我挠了挠头,有些不解道:“朋友呀,怎么了?”

“朋友?”蔣明君冷笑一声,随后猛地扑上来揍了我一拳,说道:“她是朋友,那么墨兰呢?唐果呢?老娘忍你很久了,终于逮到机会收拾你了。”

虽然蔣明君这一拳没有用力,但是还是把我疼坏了。我把她推开,叫道:“你有病呀!我都说了是朋友。”

蔣明君撇了我一眼,说道:“以后检点一点!”

我这时有些莫名其妙,看着她,说道:“我和你清清白白,你凭什么管我呀?”

“哼!”蔣明君撇了撇嘴,说道:“说好了陪我几年的,既然这样的话你就要检点!不然我发起疯来连你都打!”

看着蔣明君的面容,我突然有些后悔把她带出来了,之前还感觉她挺温婉的,怎么一出来就跟换了一个人似的。

过了会,蔣明君看着我突然说道:“你明天是不是要去看你爷爷呀。”

我点了点头,随后说道:“怎么了?”

蔣明君摇了摇头,说道:“你还是别去了吧,省的触景生情。”

我笑了笑,随后不在意的说道:“没事,如今我已经看开了,不会有事的。”

蔣明君哦了一声,随后说道:“那行,随便你吧,不过你后天要是去殡仪馆的话,我会暗中保护你的,所以你放心大胆的去磨练吧。”

我点了点头,随后怪异的看了她一眼,说道:“你确定还要继续躺在这里?我要睡觉了。”

“呸!”蔣明君脸色一红,骂道:“你想的美!”

说着,她就化成了一团红烟钻进了我的玉佩里。

摸了摸腰里的玉佩,我的心情莫名舒畅了许多,随后我很快就进入了梦乡之中。

第二天一早,我洗漱好后就去镇上买了些纸烛还有两瓶老酒,随后就打算去小山丘那边看看爷爷。

走在乡间小路上,因为我们村里的地已经没人耕种了,再加上隔壁的几个村大多也迁走了,所以这些田地都已经变得荒芜起来,各种不知名的野草疯长,这让我原本熟悉的家乡变得有些陌生了。

此情此景让我的心有些失落。但是我也没多想,走到那个小山丘的时候,我意外发现这个小山丘的土质变得异常鲜红了起来,如果说以往这里的土质只是有些泛红的话,那么此刻这些土里就仿佛是渗着血一样,让人心里有些发渗。

我蹲下身捻了一些泥土放到鼻翼嗅了嗅,结果异常腥臭的味道让我头脑猛地一沉,于是我赶紧把这些泥土给甩掉,然后把手放到裤腿擦了擦,随后我站起身来,看着这座不高的小山丘有些不寒而栗,犹豫了半饷。我还是起身走了上去,因为我相信爷爷不会害我。

但是等我走到爷爷的坟前时,面前的一幕让我浑身通体冰凉,因为那原本不大的坟头上,犹如有一个泉眼一样,正在往外徐徐流着血水,那些血水涌出后渗进土里随后消失不见,此刻我终于知道这座小山丘为什么会这么红了。因为它本就是被染红的!

但是我不信爷爷的坟里会发生这种异况,想了半天,我突然想起了姚九指还有老乞丐对我说的话,鬼翻棺,墓压墓,这个鬼翻棺指的是这座小山丘的格局,而那墓压墓呢?不就是说爷爷的坟下还有一个墓吗?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应该就是爷爷身下的墓在搞鬼,我想了一下,随后决定从乐山回来后叫上金大发他们,然后来看一下应该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想好后我放下心里的担忧,随后蹲在地上把黄纸散了开来,然后用打火机把纸钱点燃好后放到了爷爷的坟前。

但是刚放到地上,原本已经熊熊燃烧的火势顿时小了下去,随后甚至熄灭了!见到此情此景我愣了一下,随后我拿起纸钱看了一眼,发现除了最下面湿了一点外,整刀纸钱都没问题呀!

我想了一会,随后又用打火机把纸钱点燃,等到火苗很大后,才把纸钱放到了地上,但是这次和前面一样,火苗越来越小很快就湮灭了。

看着这一幕我愣了,随后我犹豫了很久,就在我思考要不要再继续坚持的时候,我腰间的玉佩突然传来一股凉意,犹如一根针一样刺进了我的体内。

这痛楚让我猛地一激灵,随后我明白了蔣明君的意思,这一次我没有逞强,叹了一口气后我就向山下走去。

回到镇上的小旅舍后,蔣明君化作一缕红烟漂出,看着我笑道:“可以呀。这次没有犯傻,值得表扬。”

我愣了一下,随后我看着她,疑惑道:“刚刚你为什么要让我走,难道那里有什么不对劲的吗?”

蔣明君点了点头,面色凝重道:“刚刚我有一种很危险的感觉……来源就在你的脚下。”

“我的脚下?”我皱着眉头想了一下,感觉蔣明君说的太笼统了,我的脚下是我爷爷的坟。而我爷爷下面还有一个不知名的墓,如今根本不知道是那个出了问题,虽然说我爷爷已是大妖,但我隐隐感觉没有那么简单。

深吸了一口气。我不打算再去想那么多,一切还要从乐山回来之后再说,我想了一会,随后给孙蓝衣打了一个电话,让她来接我。

挂上电话,我看着一脸醋意的蔣明君有些头疼,这姑奶奶如果只是一个醋坛子还就好了,偏偏她还是一个实力强劲的醋坛子。这就有些难应付。

我扭过头躺在床上不去看她,随后一直在想着心事,大概中午的时候,孙蓝衣给我打电话,说她已经到了。

我起身退好房间之后,找到她就直接去了县城。

车上,孙蓝衣一脸忧虑的看着我,说道:“初三。你究竟行不行呀,千万不能逞强呀。”

我撇了她一眼,说道:“放心,出不了什么大事。等到了地方趁着下午的空档,你给我准备一些阳柳枝,黑狗血,还有弹性很强的丝线,其他东西我想你这里也没有了。”

“阳柳枝?”孙蓝衣疑惑的看了我一眼,问道:“那是什么东西?”

我想了想,随后把阳柳支的特性给她解释了一通。

孙蓝衣听完后点了点头,眼神诧异的看着我。说道:“行,这些都没问题,初三,看模样你还真懂些东西呀,你这一年都出去干嘛了?”

我揉了揉鼻子,只能说自己去拜师学艺了,不然万一我说我自己是盗墓贼,这小妮子说不定会直接把我绑了。

随后孙蓝衣又叽叽喳喳的问我都学了些什么,我只能硬着头皮扯谎,一直熬到县城,我才松了一口气。

因为我老家的县城不大,所以没走多远我就看到了一家殡仪馆,这殡仪馆不大,只有一个小小的院子,而里面更是只有四五栋低矮的建筑和一个锈迹斑斑的铁筒。

而且不仅如此,整座殡仪馆的年头看样子也不小了。此刻,院里一个人都没,看起来有些诡异的安静,我拍了拍旁边的孙蓝衣,问道:“你把人全部都遣散了嘛?”

孙蓝衣点了点头,随后我看着她,说道:“你先去帮我准备东西,我进去看一看。”

孙蓝衣忧虑的看了我一眼,说道:“行……不过,你要小心点呀。”

我点了点头,表示自己不会冲动行事后,孙蓝衣才肯离去。

孙蓝衣走后,我推了推面前的铁门,发现门居然没有上锁,随后我刚想推开门走进去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