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李平仙?!/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伙子,你干嘛呢?”

我愣了一下,随后回过头一看,发现有个老头正在盯着我看,这老头身穿太极服,看模样应该刚从前面的小公园回来。

我转过身对他笑了笑,说道:“大爷,怎么了?”

这老人疑惑的看了我一眼,说道:“你是不是最近才回来的?”

我点了点头,看这老人的模样应该知道些面前殡仪馆的事。于是我问道:“是呀大爷,这殡仪馆怎么了?”

这老人摆了摆手,颇为唏嘘的说道:“能怎么样,闹鬼了呗!”

“闹鬼?”我装作不知道,随后反问道:“老大爷,您知道怎么回事吗?”

那老大爷点了点头,说道:“这件事最近都传开了,我们九月九的时候不是流行剃头吗?”

我这时有些好奇了,因为我们老家有一个习俗,那就是男孩从小要留辫子,然后等到十二岁的时候再剪掉,随后把剪掉的辫子还有一百块钱绑在鲤鱼尾巴上,接着就要把鲤鱼放生到大河里,传说这样儿孙有朝一日就会鲤鱼跳龙门从而飞黄腾达,虽然很不可信,但这也是一种善意的习俗,所以我也不反感,只是我想不通,为什么殡仪馆闹鬼会和这个习俗扯上关系。

老大爷叹了一口气,说道:“这事我也是听说的,就在县城外没多远的小赵村,他们那有个十二岁的小男孩,那小男孩剃辫子后把鲤鱼放生到了建武河,结果那一片有个钓鱼老手,叫什么赵林,听说他虽然钓技高超,但是人品不行,他看到小男孩家里把鲤鱼放生后就动了坏心思,等小男孩家人走后,他就撒了点窝子,又在水里放了绝户网,结果把这鲤鱼给逮了上来,然后居然拎回家吃了,你说这人缺德不!”

这一刻我不禁有些侧目,因为那个什么赵林简直是太缺德了,人们之所以在鲤鱼身上绑一百块钱,除了寓意孩子以后财运亨通之外,就是为了防止这种情况,一般的人钓到这种鲤鱼后,把一百块钱拿下来后就会把鲤鱼放生了,因为这种鲤鱼据说会和孩童性命相连,一般的人是不会做的这么绝,可是这赵林真的有些欠抽了。

唏嘘了一阵后,我抬头看向那个老人,问道:“然后呢。老大爷?”

“然后……”老大爷咂了咂嘴,说道:“那鲤鱼被赵林吃后不久,那个小男孩就得了一场大病死了,随后小男孩的家人不知道从那得到了赵林的消息,就跑到他家闹事,结果赵林就是一副老子吃了,你能怎么滴我的模样,因为那赵林没有直接杀小男孩,所以他家人也是有些无可奈何,可是人在做,天在看,谁知道那赵林一次去建武河夜钓后,居然被连人带杆的拖下水里,整个人莫名其妙的淹死了!就当所有人都拍手叫好的时候,那小男孩的坟头突然开始渗水。然后小林村路过一个人,叫什么来着……李平仙!对,就是他,那个李平仙说如果不把小男孩火化,以后村里会有大祸,原本人们就有些害怕,被李平仙这么一说更是坐不住了,迫不得已之下人们只好把那个小男孩的坟给刨开了,结果你猜怎么着?那小男孩浑身长满青色的鳞片,整个人都快变成一条鲤鱼了!这可把村民吓坏了。于是人们赶紧去找李平仙,想商量下对策,但那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了,可是那李平仙虽然说要烧了小男孩的尸体,可是谁也不敢呀,不然万一成为下一个赵林呢!所以,他们就把这小男孩的尸体送到县里殡仪馆,想要火化掉。”

后面都话我没有听清楚,因为我满脑子都是那小林村里的李平仙,那不就是爷爷的师傅吗?!他居然……还活着!到底是同一人呢,还是巧合而已呢?

心里按耐下立马去小林村的冲动,毕竟老人都已经说了,那李平仙已经走了,所以我现在即便过去也无济于事,叹了口气后,我看着老人,问道:“那之后呢?”

“之后?”那老人面上浮现出一丝恐惧,说道:“之后放到了殡仪馆,但是也没人敢火化,所以殡仪馆的馆长就给上级打了一个电话,上级说不准火化,之后会有人过去调走尸体然后研究,可就是那一天的晚上,停放尸体的小房间地面上突然出现了一个大洞,黑黝黝的不知道通往那里,而小男孩的尸体,居然不见了!人们害怕呀,但是又不敢掩埋,所以只能等上级来了再做决定,可是第二天夜里,看守殡仪馆的一个年轻人居然失踪了!而这个殡仪馆的看门保安经常和我一起打太极,所以我和他比较熟,知道的也比较多,听他说呀,那年轻人可惨了,人虽然失踪了,但是在那个坑的旁边,满是带血的手印呀!看了就让人心里发寒,但是派警察看了以后也没得出什么结论,反而有俩胆大的钻进去没了影!这下谁还敢查呀?一个个的都吓坏了。最后警察决定,也别等上级了,就把洞给填上了,可是没有用呀!第三天夜里,里面又出现了一个大洞,接着把烧锅炉的给拖走了,这次更惨呀!一地的血和肠子!我跟你说吧,这夜里都没人敢待了,而且好多人都辞职了,毕竟工资虽然高。但你也得有命花呀!”

我点了点头,心里不由猛地一沉,因为无论怎么看,这里面的鬼东西都不像是善茬呀。

看着老大爷,我笑了笑。说道:“大爷您放心,我绝对不进去!”

“嗯!”老大爷点了点头,满意道:“年轻人就是要克制自己的好奇心,小伙子,我很看好你。”

说着,他就背着手,嘴里哼着小曲渐渐走远了。

等大爷走后,我在门口犹豫了一下,但是想到有蔣明君在,我还用得着怕这个小鬼?心里这样想着。我就鼓足勇气推开了门,随后走了进去。

面前的殡仪馆不仅没有人,而且还非常荒凉,只见庭院中满是枯黄的落叶,被风一吹就沙沙翻滚,让这里染上了一丝恐怖的气氛。

按照老人的话语来看,尸体应该是在停尸房里失踪的,而最后出现的地方应该是锅炉房,我看了一眼那长长的烟囱,随后向着焚烧尸体的锅炉房内走去。

走到那里后。我推开了门,只见不大的室内除了焚尸炉外,在靠南边墙角的地方还有一个大洞。

我精神一震,随后掏出天官印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靠近些我可以清晰的闻到空气中有一丝淡淡的血腥味。而且虽然地板已经被擦拭了一遍,但是在边边角角依旧有一些血斑。

我走到大坑的旁边,打开手机灯光向里照了照,结果我发现这个大洞非常的深邃,根本无法看到尽头在哪,而且洞口内还有许多血迹,有些血挂在洞顶,呈水滴状的挂在上面,被光一照顿时有些血琳琳的感觉,看到这一幕我有些反胃。不由收起手机退了出去。

在外面我仔细想了想,发现根据老人的话语中,这童尸明显鲤鱼化了,而既然是鱼,肯定会寻觅水源。

想到这我走出殡仪馆,随后向四周看了看,随手拉住一个过往的路人后,我笑道:“您好,你知不知道这附近那里有河呀?即便没有河,有大一点的水源就行。”

那学生模样的青年看了看我,随后他指了指前面的小公园,说道:“那里倒是有个小水池,除此之外应该没有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