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灾血/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但是这次我早有准备,在它扑过来的时候,我手中的柳枝网狠狠的向它罩了过去,这一次虽然依旧没有逮到它,却依旧把它抽的倒飞老远。

这一次水鬼好似暴躁了一样,它爬起身,随后又向我猛地扑过来,再被我打飞出去后,往往一个鲤鱼打挺就爬了起来,这时我的嘴角有些苦涩。因为这个柳枝网我编织的不结实呀!如果就这样僵持下去,最后我的柳枝网肯定会七零八碎的!

终于,在一次抽打的时候,柳枝网澎的一声从中断裂开来,只剩下一小截还捏在我的手中。

那水鬼也愣了一下,随后它人性化的笑了笑,但是嘴角却几乎扯到了耳根,而且它那嘴里,还满是细长密集的獠牙,我甚至能看到那之中的一些肉丝!

这一幕让我头皮都快炸了起来。但是这水鬼不给我应对的时间,我情急之下,不由想到了我的发丘指,随后我掏出小刀,对着左手中指猛地一划。接着讲手指对向了还在空中的水鬼。

不知道什么缘由,这水鬼原本还得意洋洋的面容猛地变得扭曲起来,它四肢挥舞仿佛想要停下,但是却只能惊慌失措的撞了上来。

滋的一声轻响,撞到我的手指后,那水鬼全身冒起一团黑火,随后它倒在地上不停的打着滚,嘴里还发出一些痛苦的咕噜的声!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地上只剩下一滩还在冒着热气的黑灰!我情不自禁的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指,却被面前的一幕给惊呆了!

因为我的中指伤口处,居然徐徐流着黑色的鲜血,这些血滴漆黑如墨,而且有一种羊脂一般的光泽,尤其是一滴滴的份量感极重,虽然没流出多少,但是我的头脑一阵发昏,眼前的景象也天旋地转的,没过多久,我眼前一黑居然晕了过去!

等我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病房之内,这个病房不大,但是只有我一个人,我看了看周围,发现一个人也没有。

正当我有些纳闷的时候,我腰间漂出一股红烟,随后蔣明君出现看了我一眼,骂道:“你是猪吗?!竟然用刀子割发丘指,幸亏那个什么孙蓝衣来的早,不然我就要出去满大街的喊人救你了!”

我抬了抬头。发现身体依旧非常虚弱,联想到那黑色血液我不禁有些疑惑,于是我看向蔣明君,问道:“那时候……究竟发生了什么?”

蔣明君白了我一眼,说道:“还能怎么样,你流血过多,晕了过去。”

“流血过多?”我有些不可思议,说道:“我昨天满打满算才流了几滴血,至于失血过多吗?”

蔣明君犹如看白痴一样看着我,说道:“你知道发丘指从古至今就是天官保命用的秘技吗?传说那种黑色血液叫灾血,只有修炼过发丘指的人才能拥有这些血液,灾血很珍贵的,据说一个月只能恢复一滴,就你昨天那个出血量,没死就不错了!说来你也真够丢人的。对付个小小的水鬼居然还要用发丘指,要是让你前辈知道了,非从棺材里跳出来抽你不可!”

我愣了一下,随后我摸了摸自己的脸,疑惑道:“我全身血液这么多,不过就是少了几滴血而已,至于这么严重吗?”

蔣明君似乎再也忍受不了了一样,她拿起我的手,随后在大拇指上刺了一下,只见指尖微痛后。从里面渗出了几滴殷红色的血液,看起来和常人没什么两样的。

就在我还在发愣的时候,蔣明君又拿起我的左手,随后在中指旁边刺了一阵,这举动让我吓了一跳,但是随后,从里面涌出的依旧是殷红的血液,这让我蒙了。

蔣明君见我还是没理解不由有些不耐烦,她指着我,说道:“你看下你的中指是不是和平时有些不一样。”

我凝神看了一眼,发现环绕在我中指的黑色小花印记,此刻变淡了不少,顿时我的心里有些了然,看样子那黑色的印记居然是灾血!

“嗯……看样子还不傻。”蔣明君点了点头,说道:“等下那个孙蓝衣来了,你千万不要说灾血的事,她还不知道呢,你千万别自己说漏了。”

我点了点头,随后刚想说些什么,门外就传来了一阵脚步声。蔣明君见状连忙钻回了玉佩里,过了会房门打开,孙蓝衣提着一个保温盒就走了进来,见我醒了她愣了一下,随后笑道:“我还以为这次的饭又要白送了呢。”

我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不好意思呀,麻烦你了。”

孙蓝衣摇了摇头,笑道:“这次真的多亏你了,不过……你到底是怎么晕过去的呀?”

我愣了一下,随后强笑道:“这个……到时候和那个水鬼搏斗了一番,但是最后体力有些不支,所以就昏倒了。”

孙蓝衣深深地看了我一眼,随后她把怀里的保温盒递给我,说道:“我给你炖的鸡汤,你趁热喝吧。”

我点了点头。因为这个时候我也确实有点馋了,于是我一边喝着鸡汤,一边看向孙蓝衣,问道:“蓝衣,县外是不是有个叫小林庄的村呀?”

孙蓝衣愣了一下。随后她低头想了半天,才抬起头,说道:“有呀,那个水鬼生前好像就是小林村的,怎么了?你问这个干嘛?”

我想了会。随后点了点头,说道:“我去哪里确实有些事,你等下能带我去一趟吗?”

“可以是可以……”孙蓝衣答应下来后,颇为忧虑的看了我一眼,说道:“倒是你,刚醒来就出院,要不再多住几天?”

我摇了摇头,因为我只是身体有些虚弱罢了,其实也没有什么大碍。

见我坚持,孙蓝衣也并没有多说什么,接着我喝完鸡汤后,就跟着孙蓝衣走了出去,不过不得不说,此刻我的身体还确实有些虚,甚至只能靠孙蓝衣搀扶才能下楼。

坐在车上后,我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孙蓝衣回过头瞄了我一眼,说道:“初三,你这大半年究竟干嘛去了?怎么一回来就变得这么厉害了,别跟我说你拜师学艺了,这玩意我可不信。”

我想了想,随后半开玩笑道:“我说我是盗墓贼,你信吗?”

孙蓝衣回过头仔细的看了我两眼,随后点了点头,说道:“这个我倒是有些信了。”

看着孙蓝衣的面庞我有些哑然,难道我就这么像是盗墓贼吗?

叫我懵比的表情孙蓝衣噗叽一笑,说道:“逗你的!”

随后还没等我呼了一口气,孙蓝衣就收敛住笑容,说道:“过段镇子我要去洛阳了。”

“洛阳?”我愣了一下,随后说道:“为什么?”

孙蓝衣无奈的摇了摇头,叹道:“我爸说我如今资历也已经熬够了,就没必要在这种小地方继续待着了,可能是阴差阳错吧,我居然被调到了洛阳。”

随后她看着我调笑道:“到时候我要是去了洛阳,你可一定要尽地主之宜呀,到时候好吃的好玩的都要呈上来!”

我点了点头,随后说道:“行,到时候来了只管给我打电话。”

孙蓝衣笑着嗯了一声,随后就专心开车了,而我坐在车里不禁头疼起来,其实无论是那个朋友,我都想对他说能别来洛阳就别来洛阳,因为最近的洛阳看似平静,但是下面早就暗流涌动了,虽然不一定会波及到她们。可是我的心里依旧是有些发慌。

随后没等我多想,孙蓝衣指着远处的一个小山村,说道:“你看,那就是你要找的地方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