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李平仙的预言/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眯着眼向前面看去,发现在不远处有一个村落,因为这时已经是黄昏了,所以村落的上空已经飘起缕缕炊烟,而远处地平线上的夕阳,更是将这一幕映衬的一片祥和。

上一次见到这副画面已经是一年前了,如今再次重温我不禁有些恍惚,旁边的孙蓝衣看出了我的异状,她拉了拉我的衣袖,问道:“初三……你怎么了?”

我回过头看了她一眼。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没什么,就是有点想家了。”

孙蓝衣愣了一下,随后她拍了拍我的肩膀,什么话都没说。

我走下车,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闻着空气中淡淡的麦苗清香,我感觉浑身的力气都恢复了不少。

最终,在孙蓝衣的搀扶下,我们走进了这个不大的村庄,在小林村最外面的地方有一座小房子。这小房子是用泥巴垒成的,而且没有院子,看起来非常的清贫。

此刻站在门外,可以看到屋里还有微弱的烛光,我走上前轻轻的敲了一下房门。过了会,屋里传来了轻缓的脚步声。

房门打开后,只见门内站着一个老人,他身穿一件有些破旧的青布棉袄,脚下还拖着一双老布鞋,不仅穿着朴素,就连他的脸庞上都能见到一道道岁月的深渠。

面前的老人疑惑的看了我们一眼,随后用苍老且悠长的嗓音问道:“你们……你们是谁呀?”

我冲着他笑了笑,随后说道:“老大爷,我们是外村的人,这次过来想问您一些事。”

“哦……”老人愣了一会才反应过来,随后他指了指门内,说道:“那……那进来坐一会吧。”

我和孙蓝衣对视一眼,随后两个人走了进去,进去后只见堂屋正中的桌子上放着一盏红蜡,而满是裂纹的泥墙上贴着太祖的画像,老人坐在一个低矮的铁床上,随后他用手指了指面前的一张矮木桌,说道:“坐吧,来都来了就吃点吧。”

我点了点头,随后搬了一个马扎坐了过去,虽然桌子上只有一笼有些发黄的馒头和一碗自家做的酱豆,但是这居然让我有种怀念感,我拿起一个馒头,随后撕开一点沾了些酱豆,一边吃我一边看向那个老人,说道:“大爷您贵姓呀?”

老人抬起眼帘看了我一眼,笑道:“免贵姓林,林有才。”

我愣了一下,随后笑问:“对了进大爷。我想问您一件事,前些日子您这是不是来了一个叫李平仙的人呀?”,

“李平仙?”那老人抬头想了想,随后才点头道:“是呀,前几天来的,那人岁数看起来挺大的,但是仙风道骨的精神气很好,总之看着不像一般人。”

我点了点头,随后我想了会,问道:“这样呀大爷,那个李平仙走后有没有留下过什么话呀,或者说您知不知道他要去那呀?”

“知道呀。”老人对我笑了笑。

我心里一愣,因为我刚刚问老大爷其实也就是随口一问,心里并没有抱多大的期愿,但是没想到。这个老大爷居然真的知道。

“小伙子”老人看着桌上的烛火感叹了一声,说道:“其实我早就知道你要来了。”

“什么?”我脑袋里有些转不过来弯了,我看着他,惊道:“老,老大爷,你怎么知道的呀?”

老人笑了笑,说道:“那个李平仙来时,就是在我这里歇的脚,第二天他走时向我留了一句话,他说以后会有两个年轻人来我这问他的下落。而我则需要告诉你们,别费劲了,以后如果有缘的话,在洛阳会相聚的。”

我心里猛地一震,有些不太敢相信,不凭任何轨迹,居然能预料到我们会来这里,这李平仙究竟是人还是神?就连朱永昌,可能都没这李平仙厉害!

看到我的表情老人不在意的笑了一下,随后他拿出一个碗,给我倒了一碗茶后,说道:“其实原本我也不信的,可是没想到你们居然真的来了,看来那个李平仙还真是有大能耐的人呀。”

我点了点头,随后我呡了一口茶水,看向老人问道:“大爷,除此之外他还留下什么话了吗?”

老人摇了摇头,说道:“除此之外没有了,他说完这句话后就一个人走了。”

我心里一沉,好不容易抓住了这个机会。但是却没逮到李平仙的行踪,虽然他说有缘洛阳见,但是有缘是什么时候?想到这我有些头疼。

随后我吃完饭后又和老人闲谈了一会,临走前我有拿出一千块钱想要给老人当酬劳,但是他头一扭说什么都不肯收。

见没办法我和孙蓝衣就只好先走了,在车上,孙蓝衣回过头看了我一眼,说道:“那个李平仙究竟是谁呀?感觉好厉害呀。”

我点了点头,唏嘘道:“当然了,如果这世上有陆地神仙的话,他应该就是了。”

孙蓝衣吐了吐舌头,随后就没有再问什么。

车子来回县城后,我告别孙蓝衣随后找了一家酒店,在里面好好的洗了一个澡后,才躺在床上想着接下来应该怎么走。

突然。我眼前红光一闪,随后蔣明君站在我的床头上,她呼了一口气,随后躺在我的身边,叹道:“闷了一天了。终于能出来透透气了。”

“闷了一天?”我疑惑的看了蔣明君一眼,随后说道:“一天你就受不了了,那么你原本那一个月是怎么熬过来的?”

说完我胳膊一疼,回头只见蔣明君恼怒的看着我,吼道:“要不是为了不让你发觉。我才不会那么傻呢!你知道我在玉佩里都憋成什么样子了吗?!”

我尴尬的笑了笑,只能吃下这个哑巴亏,半饷等蔣明君冷静下来后,我问道:“你感觉那个李平仙是怎样一个人?”

蔣明君捧着下巴想了会,随后才说道:“应该很厉害吧,尤其是那未卜先知的能力,估计只有命算数达到大成之境才能做到。”

“不过……”蔣明君缓了缓,说道:“不过凡是命算术大成之人,很少有长寿的,这李平仙看样子最少也一百多岁了,这就有些诡异了,难道……他有什么避劫的手段吗?”

“避劫?”我疑惑的看了她一眼,问道:“为什么要这样说?”

蔣明君想了会,说道:“命运犹如一根根轨迹,我们如果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只能闷头闷脑的闯过去,而即便得知了命运,也很难改变,尤其是那些相命师,如果轻易泄露天机,轻则大灾大病,重则命丧当场,所以那些打着算命幌子的大多都是江湖骗子,即便有一两个人有些真本事,但也不敢轻易吐露天机,大多都是半真半假,而这李平仙好似全然不在意一样,也着实有些邪异。”

我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随后说道:“那老乞丐呢?他是不是因为渡劫失败了所以才死的呢?”

蔣明君点了点头,说道:“是呀,黄皮子,猫这类生物证道本身就难,何况老乞丐还妄渡天劫,一个没扛过去就只能化作天道劫灰了。”

我叹了口气心里有些难受,然而这时,一双冰凉的玉手抚向我的面庞,蔣明君凑过来,笑道:“行了,你早点睡吧。”

我神色怪异的看了蔣明君一眼,问道:“我睡了,你呢?”

蔣明君脸色微红,随后唾了我一口,骂道:“登徒子!”

说着,她就化作一缕红烟钻进了我的玉佩之中。

我擦着脸一时间有些茫然,我做什么了吗?居然被莫名其妙的当成了登徒子。明明是她先爬上我的床好吗!

叹了口气,我伸手把灯给关了,接着我订好一个时间,打算明天起来后赶回洛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