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田宇夫/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现在怎么办?”我苦笑一声,说道:“要不我们偷偷进去找他?”

金大发低头想了一会,随后他点了点头,说道:“行是行,但是要等到晚上才能行动,这群捞尸匠很棘手的,他们有的世代跟尸体打交道,所以懂得一些驱尸之术。”

随后我们商议了一下。决定夜里再偷偷潜进捞尸村,之后我们三个人在车里玩了一天的斗地主,等天色昏暗后,我们才悄悄的来到了村外。

这时虽然已经不是盛夏了。但是田野里依旧有许多的虫鸣在响动,这给我们的行动提供了一些掩护,随后我们摄手摄脚的走进了捞尸村,但是进去后我们发现了一些异常,那就是如今才八点多钟,但是整个村子静悄悄的没有一丝声音,而且那些房子里也没有丝毫灯火,这让我有种错觉。那就是自己是不是身处在某个鬼村之中。

我们犹豫了一下,随后又退了回去,坐在车上金大发叹了一口气,说道:“这黑灯瞎火的一个人都看不到,这还怎么找呀。”

我也不禁有些头疼了,白天进不去,夜晚找不到人,这还怎么打听消息呀。

沉默了一阵后,墨兰抬头说道:“今天也看不出什么苗头,干脆我们明天再来吧。”

金大发想了想,随后点了点头。

之后我们就回去了,第二天一早我们又集合来到了捞尸村,但是这次来气氛有些不对劲了。

因为那原本死寂一片的捞尸村,突然变得喧哗起来,而且还能隐隐听到一些争吵。

“这怎么搞得?”金大发愣了一下,随后说道:“难道里面的人内杠了?”

我想了一下,随后感觉还真的有这个可能。

“行了,别管那么多了。”金大发挥了挥手,说道:“先悄悄的进去看一下发生了什么事,说不定对我们有些帮助。”

决定好之后,我们一起走进了捞尸村,结果在最深处的一栋房子内我看到有二十多个人聚集在一起。

“小孙!你这样搞是不行滴!我们收钱,但也不是你这个收法,你不要坏了规矩。”人群中一位老者对着面前的年轻人劝道。

“是呀!你这样做早晚会把我们害死的。”另外一个人往地上唾了一口后。骂道。

在他们的面前站着一个看模样三十多的大叔,这大叔双手合抱不屑的看了众人一眼,半饷,他说道:“各位大叔大伯,你们赚你们的钱,我赚我自己的钱,大家井水不犯河水,你们这又是干嘛?”

“井水不犯河水?”其中一个人眼睛一瞪,随后骂道:“刘莫,你别忘了你还在我们这个村里,既然在我们这个村里就得按照规矩来!不然就给我们滚蛋!”

“滚蛋?”叫刘莫的大叔歪着脑袋笑了笑,随后他猛地从腰间掏出一把手枪然后对准之前说话的那人。骂道:“这是我爹留给我的房子,凭什么你说我滚我就得滚?吃你家大米还是睡你家炕了?真是蹬鼻子上脸了!”

众人显然被威慑住了,半饷,从人群中走出来一个老者,那老者看着刘莫说道:“小刘,我再最后一次问你,你真的不愿意把那女尸给放了?”

女尸?听到老者的话语我下意识一愣,随后我向四周看了看。发现在刘莫家门口竖着一根竹竿,而这竹竿最上面居然挂着一具女尸。

还没等我多想,那刘莫就冷笑一声,说道:“李老,我今天话也撂这了,除非那家人给五万块钱,不然这女尸我后天拖去喂狗,我也不会还给他们的。”

“行!”那李老一扭头。对着人群说道:“既然他软硬不吃那我们就走吧,从此之后他是生是死和我们无关。”

看的出那李老颇有威望,他话刚一说出口,人群也就散去了。见状我和金大发连忙溜出村外,随后过了一阵子,我们又回到了第一天来时询问的那家捞尸人。

金大发敲了敲房门后,那老人开门看见又是我们面色不禁一变,随后不等他赶我们走,金大发就笑道:“大爷您先别急,听我把话说完呀!我们来找人也不是对你们不利,我们是洛阳姚爷的门徒,这次来是想打听他的一个老部下。”

“姚九指?”那人面色一变,但是随后他摆了摆手,说道:“姚九指的人来了也不行,你们从哪来的给我回哪去。”

眼看事情即将谈崩我急中生智,说道“老大爷,您知道养着鱼鹰的那个捞尸人吗?我们找到就是他!”

话一说完,那人面色一愣,随后他摆了摆手。淡淡的说道:“进来说吧。”

我松了口气,没想到还真的歪打正着了。

感叹一番后,我们走进了面前的小房子里,进去时我向周围打量了一圈,发现在不远处居然有口棺材,而且棺材里还装着一些被褥,看起来有些渗人。

“别紧张。”老人从背后走了过来,拦着我淡然道:“这里夜间不太平,所以只能这样了。”

我点了点头,问道:“大爷,您一直在这里做捞尸人吗?”

老人点了点头,有些无奈道:“是呀,这行当是我爷爷传给我爸的,我爸又传给了我,这行业咬手,甩不掉了。”

我皱了皱眉头。不知道老人为什么要这样说。

“行了,坐吧。”老人从屋里搬来一个马扎,看着我们说道:“你们刚刚说,要找的人是老田?”

金大发愣了一下。随后说道:“是不是叫……田宇夫?”

老人愣了一下,随后点了点头算是默认了。

“卧槽!”金大发猛地一拍大腿,惊道:“还真的是田爷,可是他在这儿究竟要干什么呢?”

听到金大发的话我陷入了沉思,首先这件事情有两个疑点,第一个就是田宇夫既然当时隐退了,那为什么还要留在洛阳呢?而且还当了一个捞尸人!这显然是在谋划什么,可是如果说是谋划什么,他为什么要继续用田宇夫这个名字,而不是继续隐姓埋名呢?这也同样是个疑点。

老人想了想,说道:“这田宇夫大概十年前来的,但是却一点都不懂规矩。”

“规矩?”我皱了皱眉头,问道:“什么规矩?”

老人撇了我一眼,说道:“要知道不仅你们土夫子有规矩,我们捞尸人也有自己的规矩,我们捞尸人从河里打捞上来的尸体虽然是为了赚钱,但是一般我们会根据家属的情况来要钱,那些有钱的,我们会多要一点,但是也最多不超过一万,那些没有钱的,我们也就收个一两百意思意思,甚至更穷点的,我们不要钱还给他都行。但是这田宇夫却和我们不一样,我们平时捞的都是些普通的浮尸,而田宇夫捞的却都是我们避之不急的竖尸,正尸还有子母凶尸,但是即便如此,他这么多年也没出过什么意外,而且他行踪不定,没有一个人知道他住在那里,更诡异的是他捞尸不为了赚钱,仿佛只是为了收集尸体而捞尸,这让我们这些干了大半辈子捞尸匠的人很不解。”

老人说完后我们都陷入了沉思,现在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这田宇夫绝对是在策划着什么,不然绝对不会这样做的,可是收集一些大凶之尸又能干什么呢?

想了半天,我都没什么头绪,最后我抬起头看向老人,问道:“大爷,那田宇夫平时的行踪真的没人知道吗?”

老人想了会,随后才摇了摇头,说道:“也不能这样说,比如他这个人很怪,从刚开始就不上岸买东西,每隔一个月就会来我们这里买干粮和水,也顺带看看我们这里有没有打捞上什么大凶之尸,一般有的话他都会高价收购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