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 钓龙/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在我心急如焚甚至想留下来断后的时候,从远处突然飞过来一根黑色的竹竿,这竹竿飞来的角度非常刁钻,甚至让那女尸都没有一丝察觉。

接着,那根竹竿居然刺穿女尸的躯体,随后扎进了地面上!正当我以为女尸会重新站起来的时候,那女尸居然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仿佛已经死了一样!

就在我懵比的时候。从远处的黑暗中走来了一个人,离近些我勉强能看得清他的面貌,他身穿蓑衣,面色有些蜡黄,但是就是这样一个看似普普通通的人,居然走到了女尸的身旁,随后他从背后掏出一把黑色的小刀,往女尸的脖颈处一抹。接着他把竹竿拔了起来,看着地上的女尸轻笑一声,说道:“货色不错。”

我愣愣的看着面前那人,不知道他究竟是不是田宇夫,但是旁边的墨兰愣了半天,这时她把刀收了起来,然后看着那人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你是……田大叔?”

那人回过头看了墨兰一眼,随后笑了笑。说道:“小墨兰呀,十年不见真是姚九指漂亮了。”

墨兰向田宇夫走了过去,但是后者挥了挥手,沉声道:“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你们走吧,不然那个小胖子就要死了,一个月后,让张初三一个人来这里找我。”

“为什么?”墨兰愣了一下后,不解道:“田大叔,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你为什么跑来当个捞尸匠了?”

田宇夫摇了摇头,随后他把地上的女尸扛在肩头,嘴里哼着一首诗。

“数尺纶丝入水中,金钩抛去永无踪,凡鱼不敢朝天子,万岁君王只钓龙!小墨兰,我在钓龙呢!哈哈哈哈!”

说着,人就已经走远了,我看着地上面色苍白的金大发心里一咯噔,随后看着墨兰说道:“行了,赶紧走吧!大发再不送进医院真的要出事了!”

墨兰知道我不会开车。所以她也只能放弃追过去的打算了,随后我们把金大发搬到车上,开车去了最近的一个医院,经过两个小时的治疗,金大发的伤情总算稳定了下来,得知金大发没大碍,我心里也松了一口气,随后便跟着墨兰离开了医院,打算第二天再来看他。

在车上,我看着一脸心事的墨兰不禁问道:“刚刚那个田宇夫当初和你很熟?”

墨兰点了点头,缅怀的说道:“四小龙都是一开始就追随张爷的人,所以说是看着我长大的也不为过。而田大叔就是其中对我最好的人,真是没想到如今他居然跑来这里当一个默默无闻的捞尸人了,这其中一定隐藏着什么。”

我想了一会,随后我想到了田宇夫临走前吟诵的诗,不由说道:“你说……那个田大叔临走前吟诵的那首诗是什么意思呀?”

墨兰沉思了一会,才说道:“传说明初才子解缙和朱元璋一起去钓鱼,结果朱元璋一天下来一条鱼都没有钓到,于是朱元璋心情有些不好。便让解缙做一首诗来,那解缙也无愧才子之名,略一思索便做出一首钓龙出来,朱元璋一听不由龙颜大悦从而重赏了解缙。”

我点了点头。虽然诗不是田宇夫想出来的,但是在那种情形下,田宇夫说出这首诗显然蕴含着一些深意,我想了会,发现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钓龙这首诗本就是马屁诗,其实朱元璋也不过就是一介凡人而已,怎么可能钓到根本不存在的龙呢?这首诗除了马屁之外,还蕴含着一种无奈和暗讽,如果爷爷当年派出田宇夫去做某些不可能的事情,那么忠心耿耿的田宇夫去做了,但是在明知不可能的情况下,会不会引用这首钓龙呢?……

想了半天我依旧没有想出什么头绪,到最后我也只能作罢,反正那田宇夫也说了,一个月后让我一个人去捞尸村。比起他的那首诗来说,更让我在意的是,他为什么让我一个人过去?

没等我多想汽车就已经停在了姚记当铺的门前,我和墨兰打了一个招呼后。就给龙一打了一个电话让他给我开门。

过了会,穿着一身穿衣的龙一给我打开了房门,我迎上去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呢,他就赏了我一个暴栗。我揉着头有些委屈的看着他,龙一却骂道:“还记得我跟你怎么说的吗?这两天每天都这么晚回来,你到底跟着金大发在鬼混些什么?!以后要是再这样,就给我收拾铺盖滚出当铺。”

“老爷子……这事真的不怪我呀……”我看着龙一。委屈道:“今天我和大发他们找到了田宇夫。”

“田宇夫?!”龙一愣了一下,随后才把身子挪开,说道:“进来慢慢说。”

我点了点头,随后走到客厅里找了把椅子坐了下来。

“说吧。到底怎么回事?”龙一给我倒了杯茶后,淡然道:“你们到底是怎么碰到田宇夫的?把事情的前后经过都仔仔细细的告诉我。”

我点了点头,随后我就把这两天的经历全部讲给了龙一听,龙一听完后背着手在客厅里走了几圈。才回头看向我,说道:“行,这件事我知道了,记得这件事除了姚九指外不要告诉任何人。知道了嘛?”

我点了点头,随后看向龙一,问道:“九爷,我感觉这田宇夫有些不大对劲。当初的四小龙究竟是怎么解散的呀?难道你就没有得到一点风声吗?”

龙一看着我摇了摇头,嘴里叹道:“我是真的不知道,四小龙解散的太过突然了,第一天还好好的。第二天就各自拎包走人了,你爷爷的脾气你不知道,属于那种他不告诉你的事情,就打死也不会吐出一个字,这些年我们唯一知道的就是白万行在洛阳,可是即便如此也不行,当初姚九指拜会了他,但是二人密谈一夜姚九指竟然什么话都没从他口里撬出来。”

“当然了……”龙一咂了咂嘴。说道:“他们四个人和你爷爷肯定在密谋着什么,这是无可质疑的,而且我猜多半和你有些关系,毕竟那是你爷爷,他不可能会害你,所以你也没必要打破沙锅问到底。”

我点了点头,苦笑道:“可是这种被闷在鼓里的滋味不好受呀。”

龙一白了我一眼,笑骂道:“做我们这一行的就是秘密多。难道你要一个个去问吗?也不怕累死你!人呀有时候要放宽心,知道什么应该追问,什么不应该追问,如果芝麻大点的小事你还揪着不放的话,不仅你会很累,就连你的朋友也会很累。”

说罢他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劝道:“行了,你别想那么多了,去洗个澡好好睡一觉吧,大不了一个月后你再去问田宇夫,没必要急于一时。”

我点了点头,随后就让龙一去睡了,接着我去楼上洗了个澡。然后把床上的老黑扔到地上后,就躺在床上想着一些心事。

正当我发着呆的时候,从我的玉佩里突然漂出一股红烟,随后蔣明君站在我的床头,骂道:“你就是有病,为什么每次都要往自己身上揽麻烦呀。”

我愣了半饷,随后我反问道:“当时女尸捅金大发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出来呀?不会是……怕了吧?”

“呸!”蔣明君不屑的看了我一眼,说道:“一个小小的子母凶尸而已,我还会怕它?只不过我是怕天道雷劫罢了!除非有建筑物的遮拦,不然在空地里我是不能出来的。”

我这时不禁了然了,随后我看着蔣明君的脸庞,心里不禁有些愧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