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 情不敢至深,恐大梦一场/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为我来的太早,所以金大发和墨兰还没有到,于是我就跟姚九指坐在客厅里聊起了天来。

不知道是不是刻意为之,在聊天的过程中姚九指只字不提田宇夫,而我也很识趣的避开了这个话题。

“对了。”龙一呡了一口茶水后,说道:“去乐山之后尽量在夜里行动,不然虽然不会出什么事,但是出现一些舆论也是不好的。听懂了嘛?”

我点了点头,随后问道:“九爷,这次去乐山,会不会有别的势力掺搅进来呀?”

龙一想了一会,随后点了点头,说道:“会是会的,不过前几天我刚刚敲打了金家,所以谭海和刘东那边应该不敢再下什么黑手了。而金家近来态度暧昧,所以也不会向你们下手,总参自顾不暇应该也没功夫去管什么乐山了,所以你这趟可以放松一点。但是!该有的警惕还是要有的,我不希望你们阴沟里翻船。”

我点了点头,不过让我在意的是金家,明明吃了这么大的一个亏,为什么还态度暧昧起来了呢?这让我很不解。

龙一听完笑了笑,说道:“他们再不服软那就要出大事咯!罗布泊可不比别的地方,江夏和江思越要是真栽到里面爬不出来,那江家千年的历史也可以画上一个句号了。”

说完他拍了拍我的肩膀,笑道:“行了,我知道你现在想什么呢,从乐山回来之后我们再说罗布泊的事。”

我点了点头,不过心中的忧虑依旧没有减轻多少。

过了会,金大发和墨兰就相继赶过来了,随后我们在姚九指那又吃了一个午饭,随后才开车告别姚九指。

在车上,金大发看了眼地图苦笑一声,说道:“小哥,这次可有的跑了,一千多公里呢。”

我在副驾驶坐上无所谓的伸了一个懒腰,随后笑道:“我无所谓,反正你开车,不过大概要多久才能到地方呀?”

金大发白了我一眼,说道:“我抄近路,但是即便这样估计也得三四天吧。”

我点了点头。随后就靠在座椅上点了一根烟,说道:“这次去乐山你准备什么东西了没?”

金大发颇为无奈的点了点头,说道:“带了绳索和一些驱邪用的东西,不过因为步枪太显眼,所以这次不能带了,讲道理没了它我还有些不习惯呢。”

我白了金大发一眼,随后我把烟屁股弹出车窗,说道:“我先睡一会,晚上叫我。”

说罢,我就戴上眼罩闭目养神了,一直熬到夜里,车子才在一个县城里停了下来。我看了看周围,问道:“现在到那了?”

金大发打了一个哈欠,说道:“洛宁县,我们在这休息一晚上明天再走。”

我点了点头,随后我拿起行李箱就走进了面前的一个酒店里面,开了三间房后,我走进自己的房间里洗了一个澡,这次因为心里有阴影了。所以我还特地试了下水温,结果发现没什么异常才敢钻进去洗澡。

躺在床上,我一时间有些睡不着,这时我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我拿起来看了看,发现是条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

“明年两月初一,敦煌见,事关九世铜莲,望及时赴约,袁继威。”

我心里一震,随后下意识的拨打了袁继威的电话,但是短暂的嘟嘟声后,对面提示我袁继威已经关机。

我放下手机愣了半饷,要知道袁继威之前可一直不知道九世铜莲的存在呀,怎么如今却跟我说有九世铜莲的线索呢?而且他发了短信之后就给我关机了,这态度值得斟酌呀……

我犹豫了下。随后起身走出房间,把金大发和墨兰给叫了出来,随后我把那条短信给二人看了看。

短暂的沉默后,墨兰拿着手机有些疑惑道:“我记得……袁继威的号码不是这个呀。”

金大发点了点头。随后说道:“我估计老袁那里肯定出了什么事,等下我先打个电话,让人查查敦煌那边究竟发生了什么。”

“等等……”我叫住金大发,说道:“如果敦煌那边真的出了什么事情。那么九爷肯定已经收到了风声,如果他知道了却不肯告诉我们,那么很显然,他是不想让我们插手这件事,如果我们擅自插手了,会不会让九爷心里不快呀。”

金大发愣了一下,随后他点了点头,说道:“有道理。不过我会让别人去查的,九爷他应该不会知道的,这事和九世铜莲有关,即便不为了老袁,为了九世铜莲我们也要查一查。”

我想了想,随后还是同意了金大发的方案。

金大发见状拿着手机就走出了房门,墨兰看了我一眼,说道:“你感觉这件事靠谱吗?”

我愣了下。随后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不过袁继威之前一直不知道九世铜莲的存在,但是如今却和我们说有铜莲的线索。而且他还不给我们打电话解释,反而用一个新号码给我们发了这么一条没头没脑的短信,这里面没猫腻显然是不可能的,唯一的解释就是,袁继威那边肯定发生了什么大事,导致他……躲了起来。”

随后我话还没说完,金大发就从门外走了进来,只不过他脸色异常阴沉,看着我俩,他说道:“麻痹的,我们被当猴子耍了,九爷他到底要干什么呀?”

“怎么了?”我看着金大发问道。

金大发深吸了一口气,随后说道:“袁继威那边出大事了,从巫显回来后,他那个根据地就一夜之间鸡犬不留了,这个消息早就在洛阳传开了。但是我们居然是最后一个知道的,这不是在耍我们吗?”

“什么?!”我心里猛地一震,随后问道:“那袁继威呢?没事吧?”

金大发摇了摇头,叹道:“不知道,根据地里所有人的尸体都找到了,唯独袁继威的尸体没有找到,但是他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没人知道他现在身在何处。”

我愣了一下,随后心里有些不安,因为袁继威显然是被某些人盯上了,而且很有可能是因为我们的缘故,这一瞬间我想了许多人。但是脑海里最终只保留了一个名字――尊师。

金大发冷静下来后,坐在床上抽了一根烟,说道:“你说九爷为什么不把这件事情告诉我们?他究竟在怕什么?”

我想了半天,依旧没想出什么理由来,按理说,姚九指在这件事上不应该瞒着我们呀……

“行了……”之前一直默不作声的墨兰说道:“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明年我们究竟要不要去敦煌?”

“去,当然去!”金大发吐了一个烟圈,恶狠狠的说道:“这件事情不搞清楚,我心里这个疙瘩一辈子都抹不平。”

墨兰点了点头,随后说道:“既然这样的话,这件事就暂且不要告诉九爷,就让他以为我们还不知道,不然到时候双方会很难堪的,等到明年我们借口去外地旅游,然后再转道去敦煌。”

金大发冷静下来后点了点头,说道:“行,就按照你说的去办。”

说完后,他突然躺到床上有些迷茫的说道:“我跟着九爷快二十多年了,为什么有时候还是感觉他非常陌生呢?”

我心里微微一愣,随后我把他拽起来,说道:“行了,别抱怨了,赶紧出去吧,明天还要赶路呢。”

金大发点了点头,随后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叹道:“情不敢至深,恐大梦一场,这日子过得真特么艹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