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 岷江水妖/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概在唐朝开元年间,传说凌云山上有一座凌云寺,凌云寺里有一个老和尚,叫海通。当时凌云山下,岷江、青衣江、大渡河三江汇流处,水深流急,波涌浪翻,经常吞没行船,危害百姓。海通和尚眼看船毁人亡,心中十分不忍。他想三江水势这样猖獗。水中必有水怪。要是在这岩石上刻造佛像,借着菩萨的法力,定能降服水怪,使来往船只不再受害。随后海通和尚就四处化缘,因为有弟子,百姓,和朝廷的帮助,所以乐山大佛历经九十年才最终修筑完成,据说乐山大佛修建完成的那天凌云山上漫天佛光,岷江从此再没出现过水怪作乱。”

说完后。李船长砸了砸嘴,说道:“只不过,如今不太平咯。”

“不太平?”见李船长烟抽光了,金大发连忙又递了一根过去,说道:“李大叔。到底怎么个不太平法呀?”

李船长点上烟后,笑道:“你要是有心的话,应该知道大佛闭眼吧?”

金大发愣了一下,随后连忙点头,说道:“听说过呀,据说每一次世间遭逢大劫的时候,大佛便不忍心看这世间疾苦,所以就闭上了眼,不过这事应该只是玩笑吧……”

“玩笑?”李船长不屑的笑了笑,说道:“我在这条江上跑了几十年,别的时候我不知道,不过在1976那年……大佛真的闭了眼。”

说着说着,李船长面上浮现出了一丝惊恐之色,他咽了口水,继续道:“那次大佛闭眼三天,基本上老一辈的乐山人都知道,可惜那时候照相机是个稀罕玩意,所以不知道有没有照片流传出来,当时大家都纳闷,这没灾没疾的,这大佛闭什么眼呀?可是谁知道,第三天就发生了一件事……你们,应该知道吧?”

我先是愣了一下,随后竟然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因为1976年,不就是唐山大地震的时候吗?

金大发也是面色一僵,随后他强笑两声,说道:“李大叔……你说的不会是唐山大地震吧?”

李船长点了点头,颇为唏嘘的说道:“可不是吗,一直到发生了唐山大地震。我们才知道大佛为何闭眼,而且刚刚我不是跟你们说过,乐山大佛刚开始修筑的目的,就是为了镇压岷江水妖吗?”

金大发点了点头,随后他好似想到了什么,面上露出一股震惊之色,说道:“李大叔……这不会是真的吧?”

李船长什么话都没说,他先是向四周看了看,发现没人之后才松了口气,接着他看向面前的岷江水面,眼神突然变得有些飘渺和迷茫,半饷,他喃喃道:“要我说呀,也是你们走运,因为这件事除了我之外。还真没几个人知道,其实我在岷江讨了几十年的生活,按理说应该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可是有时候一想起这件事,我就发现其实还是我看到的东西太肤浅了。”

说着,他自嘲一笑,接着好似发泄一样,他向我们讲述起了当年的经历。

“这件事我憋在心里26年了,即便是对我的老婆孩子,我也没有提到过。但是这次我就破例告诉你们一次,因为这事憋久了心里不痛快,大概26年前吧,当时我才十九,那时候乐山大佛的名气还没有如今的大。每年的游客也是寥寥无几,即便有,也全都是本地人,但是那时候我出来跑生活,就在岷江一艘捕鱼船上给老渔头打起了下手。老渔头家里四个儿子六个孙子,所以每天日子过得紧巴巴的,但即便这样,他对我依旧很照顾,大佛闭眼时,三江的渔民都说这不是祥兆,所以基本上没人敢出船打渔,但是老渔头家里都是一张张的嘴,一天不出去家里的人就得挨饿,所以虽然他也很忌讳。但是最后也只能无奈出船了,那时候一条渔船上四个人,其他两个人听到老渔头出船都不敢去,那时候我是个愣头青所以一咬牙就跟着他去了,毕竟他年纪大了。一个人再怎么样也肯定是不行的,那天我们下午出的船,当天下午天气很不错,渔获也很好,所以虽然我很累,但是还是很开心,但是……就在我们要返航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说到这,他咽了口水,面上的表情既恐惧又悲伤。我和金大发死死的盯着他什么话都没说。因为我已经被他的过往深深吸引住了,强烈的想知道后续。

“那时候老渔头开着船,我站在船头向江面看,那时候年轻,看什么都看不厌烦。可是……那时我突然看到我们船下的一片水域变成了暗黑色的,但是不像那种被颜料染黑的颜色,因为岷江交汇口水流涌急,所以即便倒了桶墨水下去也染不出什么颜色,所以我当时很奇怪就叫来老渔头让他看看怎么回事。但是老渔头看了一眼后脸都黑了,没等我们回过神来,那黑影就猛地一动,随后我感觉整艘船都升了起来,那时老渔头猛地把我推下船。让我快跑,我栽到水里后刚一冒头,就看到……就看到一个很古怪的东西,它很大,大的有点没边。老渔头的那艘渔船也不小,可是竟然被它给一口吞了!我被它掀起的水波打到了水里,随后我隐隐看到了它身体的大概……”

说完,他一脸诡异的看着我们,有些神经兮兮的问道:“你们……你们相信这世间有龙的存在吗?不对不对……好似也不是龙。但是跟龙差不多,它很大,大的能一口吞下渔船,而且身体很长,长的让我看不到边际。但是岷江虽然鱼虾很多,但是绝对不可能供养的起那个恶魔,而且就凭借它的身躯,不可能隐藏到那时才被发现!最主要的是,那天我死里逃生后,曾经打算一辈子不碰这个行业了,但是我沉寂了半年,再也没听说过岷江有渔船遭难,所以我很不理解,难道那个恶魔是凭空出现的吗?”

李船长说完后。我们都陷入了深深地震惊之中,下意识的我有些不敢相信,甚至我都有些怀疑李船长是不是个疯子了。

“怎么?”李船长冷静下来后看着我们淡然道:“你们是不是不信呀?哈哈哈,说实在的,这么多年过去了,就连我自己,也有些不信了,也许,那只是一场梦呢?”

金大发摇了摇头,说道:“李大叔。我们不是不信,只是这有点太玄幻了,当时,有没有一些别的什么线索呀?”

李船长想了想,随后说道:“按理说。在水下我应该听不到什么声音的,但是我当时……好像听到了隐隐的龙吟声,还有锁链声!对,就是锁链声,而且那个恶魔把老渔头连人带船吃了后,就下潜了,而且不是游往别的地方,而是下潜,最后了无痕迹,如果不是一些漂浮物提醒我的话,我真的以为那只是一场梦,一个梦魇!”

我和金大发对视一眼,从彼此的眼睛中都看出了深深地震惊,龙吟,锁链声,庞大的身躯,那不就是和西丘黄泉河里的那条庞然大物一样吗?

思索了一下,我看向那个李船长,问道:“李大叔,你确定你当时听到了锁链声和龙吟声?”

李船长点了点头,随后肯定道:“那一天我至今记忆犹新,所以绝对不可能听错的,怎么了?难道你知道那是什么玩意吗?”

我茫然的摇了摇头,此刻我心里无比的乱,因为西丘里的那头大家伙怎么会跑到这里来,两者之间到底有没有什么关系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