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 只为等候一人归/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是谁?”老僧尼歪头笑了笑,说道:“我年轻时曾经当了三十年的守阁人,在漫漫岁月里,我曾经博览了许多书籍,而有的,就是关于青风寺的过往,再之后,我就成了凌云寺的主持,关于你们的到来,有一个人早已有了预言。”

“预言?”我歪着脑袋有些不解。于是问道:“是……谁的预言?”

老僧尼摇了摇头,说道:“在藏经阁最深处的一箱秘籍里,我打扫的时候抖出了一颗蜡丸,而腊丸里面则有一张纸条,上面说,有一天会有三个人来找我,而我只需要对其中的一个叫张初三的人说一句惜缘即可,说来也怪,自从我看了那张纸条后,藏经阁第二天就发生了火灾。虽然损失没多大,但是藏着纸条的那箱秘籍却被烧成了灰烬。”

“惜缘?”面对这千年前的预言,我心里除了震撼就还是震撼,但是对预言人,我心里却不禁产生了一丝疑惑。究竟是谁才能这么神通广大呢?

老僧尼看了我一眼后,笑道:“而巧合的是,那个人的名字和你的一样,也叫张初三。”

我低着头,心里掀起了一片狂滔,来自千年前的张初三,给千年后的我留了一张纸条让我惜缘?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呢?想到这,我心里不禁有些茫然。

老和尚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你跟我来,我带你去一个地方。或许去了那里后,你就懂得了。”

我点了点头,随后失魂落魄的跟着老僧尼走出了大雄宝殿,而他则一路向外走,最终在一个小院子里驻足停了下来,随后他指了指院里,笑道:“你可记得这是那里?”

听到老僧尼的话我情不自禁的冲着那个小院望了一眼,但是这一眼,却让我呆住了。

因为面前的小院里生长着一颗巨大的银杏树,此刻那银杏树叶已经变得金光,在小院的地面上犹如铺了一层地毯一样,上面满是银杏树叶,而那株银杏树就更不知生长了多少年,它的树干最少也要三人合抱,那枝干上挂满了银杏树叶,美的犹如炸开了一样。

见我露出这副神情老僧尼笑了笑,随后他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你自己进去看看吧,我就不打搅你了,其实这里历经千年经历了几次战乱。这院子原址已经被捣毁了,而原地只有一颗银杏树还留在这里,根据藏经阁的记载我又把它还原了,你自己进去看看像不像吧,如果你懂了,那你就来宝殿再找我。”

说罢,老僧尼就转身走了。

随后我一个人愣愣的走进了这个小院子里,而眼前仿佛也浮现出了一个小僧尼,他当时扫着还不甚健壮的银杏树的树叶,而他的面前则站着一个耀武扬威的小郡主,我走到了庭院中的石桌旁,随后坐了下去,看着这个似曾相识的小院子我心里一阵阵悸动,难道,我真的是千年前的张初三转世吗?

一个人坐在庭院中。不知不觉天边就吹来一阵寒风,这风把地上的落叶卷起,犹如一道金黄色的海浪一样美丽,我看了看四周,结果在庭院的角落里发现了一把扫帚。

这扫帚是手工编织的,和当年的张初三所用的一模一样,我走到墙角拿起扫帚,随后犹如当年的张初三一样,开始清扫起满院的树叶。

在扫地的过程中,我的心无比的宁静。不知不觉的,我竟然扫到了下午,但是我好似不会疲倦一样,依旧在清扫着数不胜数的银杏树叶,一直到金大发赶来。他看到我愣了一下,随后走上来夺走我的扫帚,问道:“初三,你干嘛呢?你神经病呀?!这一院子的树叶你扫到明天也扫不完!赶紧走吧。”

我张了张嘴,下意识的想说只要有毅力那么迟早就能扫完的话来。但是话到嘴边我却说不出口了,因为我是我,而不是千年前的张初三,我这样做根本什么意义都没有。

想到这,我突然懂得了老僧尼最后一句话是什么一起了。于是我扔下扫把,随后一个人走到了大雄宝殿内,在殿内,老僧尼依旧盘坐在蒲团上打坐,我走到他的身旁。轻声道:“大师,我懂了。”

“懂了?”老僧尼停了下来,随后他睁开一双犹如清泉一样洗涤人心的眼睛,说道:“你是谁,张初三又是谁?”

我盯着他的眼睛。毫不犹豫的说道:“我是我,张初三是张初三。”

老僧尼笑了笑,似是颇为开怀,他点了点头,说道:“孺子可教,经历这一场历练,以后你应该不会再怀疑自己了吧。”

我坚定的摇了摇头。

老僧尼点了点头,说道:“行,既然这样的话,你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贫僧知道的话会一一解答的。”

我想了会,随后问道:“张初三最后怎么了?”

老僧尼看了我一眼,叹道:“甘镇自身千百载,只为等候一人归,这就是他。可惜呀,当年的张初三真的是一个独一无二的佛种,如果世间有人能成佛的话,他应该能位列之一,但是就是这样一个人。最后居然为情所困,也真是讥讽。”

“甘镇自身千百载,只为等候一人归……”我陷入沉思之后,不禁抬头问道:“大师能否明示,当年的张初三最后到底怎么了?”

老僧尼沉默的摇了摇头。随后他说道:“这件事你最后会知道的,但是却不应该从贫僧嘴里得知,贫僧说了,看脚下,只要坚持,终有一天你能看到只属于你自己的风景。”

我无奈的点了点头,随后问道:“那大师……此行您对我有什么建议吗?”

老僧尼沉默了一会,随后他竖起三根手指,说道:“明心,明德。明事理,这就是贫僧对你此行的建议。”

我点了点头,随后刚想再问些什么,就见老僧尼摆了摆手,说道:“行了。贫僧已经泄露的够多了,如果再说几句估计就要折寿了,施主你只需要明守本心,不要被心魔所据,这样。你就差不多能化险为夷了,言尽于此,贫僧告退。”

说罢,老僧尼就起身欲走,但是我连忙拦住了他。问道:“大师,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请问大师法号叫何?来日我定当登门道谢。”

老僧尼看了我一眼,随后双手合十道:“贫僧法号知慧,施主有缘再见吧。”

目送知慧和尚走远后。我一个人站在殿内发了会呆,随后才出殿找到了金大发他们。

“初三!初三!”金大发跑过来勾住我的肩膀,笑道:“快跟我说说刚刚那个主持跟你说了什么?”

我想了会,随后把事情的原原本本告诉给了金大发,金大发听完后一脸的目瞪口呆,等他缓过神来后,盯着我,说道:“初三,你绝对是佛陀转世,不然为什么我们每次都能化险为夷呢?只不过这个也太坑了点吧。我兄弟前世好歹也是个有大佛性的佛才,可是放到如今居然给佛上柱香佛都不要,要我说这佛也忒特么艹蛋了。”

“行了!”墨兰不满的看了金大发一眼,随后看向我说道:“初三你不用紧张,你是你,他是他,心里面千万不要有压力。”

我心头一暖,随后看着她笑了笑,说道:“你放心,我心里有数,不会因为这个而迷茫的。”

“好了好了!这次是我不对!”金大发走过来抱住我,笑道:“今天我和墨兰已经把地形侦查的差不多了,等到明天晚上就可以行动了,趁着还有一晚我们回市里吃个饭,然后养精蓄锐等到明天再来。”

“好,就这样办。”

我看着金大发笑了笑,随后我们三个就冲寺外走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