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 出发/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此刻天色差不多已经临近黄昏了,而我们包了一个观景车重新回到码头后,就坐着一艘游轮开始返还乐山市,这次我提心吊胆的生怕再出现什么水怪,好在一直到了乐山市码头,游轮也安然无恙,这让我不禁有些奇怪,为什么那个水怪出现的突然。失踪的也那么突然呢?

不过我来不及多想,因为随后我们就下了轮船,接着我们坐上金大发的车子回到了室内,吃了晚饭之后,就回到了各自的房间里面。

我走进房间先是站在原地等了一会,但是随后发现蔣明君此刻竟然没有猴急猴急的窜出来,于是我拿起玉佩,说道:“你今天怎么了?”

但是我话说完又过了好久,玉佩里依旧是一阵死寂,渐渐的我心里有些慌了,难道这蔣明君真的出了什么事情?

随后我又呼唤了几声,但是玉佩里面依旧死寂一片,我愣了会,最后只能把玉佩放回了怀里。

这一晚上我辗转难眠,不断的想着蔣明君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第二天,我顶着一个大大的黑眼圈走出了房门,金大发见状愣了一下,说道:“初三……你昨天晚上干嘛去了?眼睛黑的跟熊猫似的。”

我打了个哈欠,没敢把原因告诉他,不然即便我讲明了原委,金大发也一定会露出yd的笑容。

随后我们吃了点早饭,接着我就重新回房里睡觉了,这次刚一进门,我的玉佩中就有一股红烟漂出,随后蔣明君出现,但是她身形不稳差点摔倒在地。

我连忙拉住了她,随后发现她那本就苍白的脸上此刻更加没有了丝毫血色,我心里猛地一紧,问道:“你到底怎么了?”

蔣明君被我扶到床旁后,看着我幽怨的说道:“昨天为了救你,光天化日之下说了一句话,所以才变成这样了。”

“一句话?”我愣了一下,随后不可思议道:“有……有这么严重吗?”

蔣明君摇了摇头,轻声道:“你不懂……”

我哦了一声,随后问道:“你现在身体怎么样了?”

蔣明君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容。说道:“没事……修养一个月就好了。”

我松了口气,心里这才放下心来,不过随后我又想到了一个问题,于是说:“那昨天河里的那个东西,你知道是什么吗?”

蔣明君茫然的摇了摇头,随后说道:“我不知道,但是,那个东西很危险,而你的灾血是至邪之物,虽然不能把它杀了,但是造成一定的伤害还是能的,这样它投鼠忌器下。就不敢再动你们了。”

虽然没有得到确切的答案,但是能明白水怪为什么会惊走也多少让我的心有了一丝慰解。

随后,我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随后我犹豫了下,说道:“今天……今天我去凌云寺了。”

蔣明君面色一动,随后不自然的点了点头,说道:“树还是那颗树,但是终究还是有些不一样。怎么了?我都没触动反而让你触动到了?”

我尴尬的咳咳两声,随后没有再说话。倒是蔣明君伸了一个懒腰,颇为慵懒的说道:“行了,姑奶奶出来就是给你解释下的。现在我要回去了。”

说罢,她就变成了一缕红烟飘进了我的玉佩里面。

我看着空荡荡的床愣了一下,随后心里苦笑一声,自语道:“姑奶奶……真论岁数来算。好像还小了点吧。”

说完我就倒在了床上,因为昨晚一夜没睡,所以我这次很快就进入了梦乡之中。

一直到下午,我才被金大发他们给叫了起来。随后我们准备了一下东西,就准备去乐山大佛了。

到达码头后,因为金大发准备的东西有点多,所以我们就特意包了一只船。这晚月亮很大,所以江面上的能见度很高,在心里不断的祈求中,我们顺利的抵达了河对岸。

随后金大发包的一辆车开了过来。把我们准备好的物资给装了上去,接下来我们坐在小皮卡上一路开往乐山大佛。

在乐山大佛的脚下我们停下了车,随后我推开车门走了下去,向四周放眼看去。只见除了江对面的乐山市还灯火通明外,乐山大佛的四周都漆黑一片。

“行了伙计们!”金大发拍了拍手,随后他看着雇佣来的三个劳工笑道:“把这些东西搬上去后,今晚的夜宵我请了。”

三个劳工笑着点了点头。随后我们六个人一人扛着一些东西,随后向凌云山上走去。

走在栈道上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那就是白天还姿势各异体态非凡的佛塑们,此刻一个个在夜色的渲染下,面目都隐隐有些狰狞起来,尤其是一些残破的佛塑,比如无头天王,断壁佛陀在此刻更显得有些诡异起来。

看到这我不禁抬头看了眼天上。发现刚刚还犹如一个玉盘样的月亮此刻竟然变得有些朦胧,这个发现让我心里暗自警惕下来,因为那些老者经常说,毛毛月的夜晚最容易发生一些邪事,虽然现在身处大佛旁边我应该显得无比安心才对,但是看着那面目有些模糊不清的乐山大佛,我心中总是有些不安。

好不容易到达山顶后,金大发把肩膀上的黑包扔在地上,随后他从兜里数了两千块钱后递给了面前的三名劳工,说道:“多谢三位小哥了,这里的钱多出来的就当请弟兄们吃酒的了,不能让你们白辛苦一趟。”

那三名劳工道完谢之后。就踏着栈道走了下去。

随后我和金大发在凌云山顶上一边抽着烟,一边看着渐渐往下走的三人,但是还没等他们走远,我就等到卡擦一声,随后便传来了那三个人的惨叫声。

我和金大发对视一眼,随后扔下手里的烟就冲栈道跑了过去,但是等我们跑到声音来源的时候,却被眼前的一幕给惊呆了。

因为在面前的木质栈道上。居然从中断裂露出了一个两米多宽的大洞!

金大发往洞口瞄了一眼后摇了摇头,说道:“这里最少有六十米高,那三人肯定没命了。”

“不对。”

不等我做出任何表示,墨兰就蹲在栈道的洞口旁,随后她指了指洞口旁边的断裂切口,说道:“你们看,这栈道木质很新,而且是用比较坚固的桦木打造的,即便是断裂也不可能会出现这么大的一个洞,这里面有猫腻。”

“猫腻?”金大发皱了皱眉头,随后说道:“你的意思是,有人想要暗害我们?”

“我不是这个意思。”墨兰摇了摇头,说道:“如果是有人要算计我们的话,刚刚上山时他们就应该动手了,布置这么一个陷阱显然不可能是为了坑杀三个和我们没多少瓜葛的无辜人。”

说罢,她抬起头深深的看了乐山大佛一眼。说道:“今天晚上的大佛有些不对劲。”

“那怎么办呀?”金大发烦躁的抓了抓头发,随后说道:“现在出了命案,我们究竟是现在立马就进去,还是暂且耽搁两天呀?可是无论如何,我们先离开这里好不好,我现在腿肚子有些发颤呀。”

墨兰白了金大发一眼,不屑的说道:“放心吧,要是我没有猜错的话,我们之前上山之所以会安然无恙,全都是拖了初三的天官印的福。”

金大发愣了愣,随后点头说道:“还真是,我把这茬给忘了,天官印可是克制百邪的存在呀。”

墨兰没有说话,她蹲在地上看了半饷后,才站起身来无奈的说道:“我也找不到什么线索了,但是我们现在不能再耽搁了,就算九爷给我们安排好了身份,可是为了避免夜长梦多我们也得赶紧进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