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 来历成迷/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嘞!”金大发笑了笑,随后他从身后的黑包里掏出一把电钻,接着就对着面前的石碑钻了起来,等钻出几个洞后,他又拿了一柄大锤,伦了一圈后狠狠砸向面前的石碑之中,随后只听澎的一声巨响,石碑上面顿时布满了蜘蛛网一般的裂痕。

金大发见有效顿时面上又是一喜,随后他往手中唾了一口唾沫,并拎着锤子狠狠砸向了石碑之上,这次石碑没有支撑住终于从中破碎并露出一个大洞。

仿佛是沉寂了太久一样,石碑刚一砸开就从中吹出一阵阴风。而且风中还带着一股浓烈的霉酸之气,

我见状连忙捂着鼻子随后跑到了洞口,这才让隐隐作呕的内心好受了起来,当那阵阴风吹过后,黑黝黝的洞口随之沉寂了下来,犹如一张择人而噬的大嘴。

等空气流通之后,金大发捂着鼻子从背包里掏出一根荧光棒,随后折叠几下抛进了石碑后面的黑暗之中。

有了灯光,石碑后面的空间也随之清晰起来,但是让我有些意外的是,这石碑后面竟然是一条往下的石阶!

看到这我忍不住往前凑了凑,随后发现这条青石台阶无比的深邃,仿佛是通往幽冥一样。

短暂的沉默后,金大发扔给我一个背包,随后说道:“走吧别看了,无论怎么样我们都得下去呀。”

我点了点头。随后背着包拿着手电筒就要往下面走,但是金大发拽住我,笑道:“初三你经验不足,我来探路吧。”

我愣了一下,随后点了点头没有反对,金大发见状嘿嘿笑了笑,随后就一头钻进了石碑之内。

我紧随金大发钻了出去,等走到石阶那个空间里后,我闻着空气中淡淡的霉酸味不禁眉头一皱,因为这味道仔细闻一闻的话,其中不仅有石室封闭千年的霉臭味,还有一股淡淡的腐尸味,这个发现让我的心紧紧吊了起来,因为这让我意识到前路绝对不会风平浪静的。

往前走了大概一分多钟,慢慢的我的心里开始压抑起来,因为队伍里一片沉默也就算了。关键是那清脆的脚步声来回回荡,犹如一记记鼓点一样敲在了我的心头。

“你们……有没有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呀。”终于,我忍受不住这样的气氛,于是开口问道。

“怎么了?”金大发回头看了我一眼,但是他的脸在我的灯光下显得格外苍白和狰狞,犹如一只百年厉鬼一样。

我咽了口水,看着他说道:“如果仅仅只是镇压的话,那么修筑一座大佛就够了,为什么还要大费周折的在大佛肚子里修筑暗道呢?”

金大发点了点头,随后他转过头颇为烦闷的说道:“其实从一开始我就知道这大佛不可能这么简单,甚至我怀疑这玩意根本就不是镇压什么所谓的水妖,而是另有用途。”

我点了点头。其实一开始我也有这种感觉,但是我一直想不通,如果这大佛不是为了镇压水妖而修筑的,那么应该是用来镇压谁的呢?要知道唐朝和别的朝代不一样。这个唐朝大多数时间都是处于长治久安的状态中,而开元年间也没有什么大凶大恶之人,更不可能动用这等规格的封印。

“好了。”

正当我还在绞尽脑汁的想是谁的时候,在我身后的墨兰突然开口道:“我们现在瞎想是没什么用的,只能跟巫显一样慢慢探究,到最后,真相总会浮出水面的,不是吗?”

我愣了一下,随后心里不由一阵好笑,墨兰说的也有道理,现在什么线索都没有的情况下,我们胡乱猜疑自会徒增烦恼。

想通之后我放下心里的乱麻专心赶路,但是这时卡擦一声,前面的金大发猛地顿住了脚步,而我促不及防之下撞上了他的后背,我抬起头看向一动不动的他心里有些疑惑。于是问道:“大发,你怎么了。”

金大发没有回头,而是用一种颤抖的语气说道:“妈的巴子……这里有机关,你和墨兰往后退退,不然我不好脱身。”

我犹豫了下,随后不知道该不该听他的,但是墨兰拽了拽我,说道:“放心。这事情金大发不是第一次经历过,没事的。”

我点了点头,心里稍微一松,随后我跟着墨兰往后退了一段距离,这时只见金大发深吸了一口气,随后猛的一个后空翻,但是他脚刚刚离地,我就听到空气中传来一阵机簧声,接着便传来一阵嗖嗖声,说时迟那时快,金大发刚刚站稳,在他原本站立的位置上就满是剑弩了。

这剑弩犹如是特制的一样,箭头居然没在了青石台阶上,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弓箭尾羽还在轻轻颤抖。

死里逃生金大发犹如虚脱一样,他坐在台阶上不住的大口喘着粗气。半饷他颤抖着从烟盒里抽出一根烟,随后点上火吸了一口,才庆幸道:“还好不是断子绝孙弩,不然这就真的玩完了。”

看他没事我也松了一口气,但是随后我对他话语中的断子绝孙弩非常感兴趣,于是就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金大发笑了笑,随后说道:“你看看这个机关弩,它只打击我站立的那块地方。虽然连弩很快但是也有一线生机,但是断子绝孙弩就不同了,它们多是四五把对准一片区域,只要触碰机关基本上就必死无疑了。只不过一般来说,墓中不会出现断子绝孙弩,不然会不利于生气的蕴养,毕竟如何十死无生。那么也犯了忌讳。”

我点了点头,随后我突然对那些插在地上的箭好奇了起来,因为究竟是什么样的箭头才能千年不腐呢?

想到这,我小心翼翼的想要拔起一根箭看一看。但是当我拔了下发现,这箭不仅拔不动不说,这箭身也非常坚硬,而且似铁又不像铁。似木又不像木,这让我一时间有些摸不清头脑。

金大发缓过神来后蹲到了我的身边,接着他摸了摸箭身,才面色难看道:“这叫铁檀,属于硬木科,这玩意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坚硬的木材了,硬度差不多是钢铁的两倍,奶奶的,这玩意在唐朝也是皇家贡品,怎么会流落到这种地方,而且最主要的是铁檀打造起来十分费力,这个地方真的不简单。真的太不简单了。”

墨兰走过来瞄了一眼,随后她看向我们,问道:“你们知道,乐山大佛虽然是海通提议修建的,但是你们知道出力最大的人是谁吗?”

我愣了一下,随后摇了摇头,之前我一直没在意这方面的东西,所以墨兰一问我还真的不知道。

反倒是金大发,被墨兰一问反而低头沉思了起来,随后他抬头说道:“剑南西川节度使章仇兼琼和继任的韦皋?”

墨兰摇了摇头,随后轻声道:“他俩出的钱不过是杯水车薪,所谓的出俸禄不过是为了讨好一个人罢了。”

“讨好一个人?”金大发先是一愣,随后他看着墨兰苦笑道:“墨兰姐,你就不要吊我胃口了,赶紧说吧。”

墨兰白了金大发一眼,随后正色道:“那个人就是李隆基。”

“唐玄宗?”金大发先是一愣,随后不解道:“可是,他这样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呢?”

墨兰摇了摇头,同样一脸不解道:“乐山大佛从开工到收尾一共用了九十年,其中除了李隆基的大力支持外,没有一个人可以担负起那个天文数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